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七三自誤

一槍之后,千夜未再出手襲擊,然而商隊也沒有繼續前行。這支商隊本來就是為了把千夜引出來而設的誘餌,沒想到千夜自近千米外遙遙出手,一槍擊殺副統領杜玉鋒。埋伏已然被破,也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
  
  商隊即刻原地調頭,加速趕回聽潮城。隨行的城衛軍和傭兵沒有派人去搜索追獵千夜,甚至連外圍游哨都撤了回來,一路疾馳,逃回了聽潮城。
  
  城衛軍的指揮很清楚,這一槍必然消耗巨大,千夜或許不是心懷仁善,而只是在回力。逃得晚了,一旦等千夜恢復,那誰都別想走了。
  
  車隊遠去了,千夜方緩緩睜開雙眼,暗自點頭,也覺得對方的指揮十分老道,基本不給自己機會。至于那個十六級的強者,一方面是隱藏,一方面又是在炫耀,坐在裝甲車里根本不收斂氣息。或許別人看不到,但是在千夜的真實視野中,他這樣做簡直就如暗夜中的火炬,明晃入眼,隔得再遠也能看到。
  
  又修煉片刻,待原力有所恢復,千夜就轉身離去,消失在茫茫荒野中。
  
  此刻聽潮城內,一片緊張肅穆,氣氛降至冰點。連街上的行人都寥寥無幾,大多也是匆匆來去,面有憂色。
  
  杜玉鋒戰死的消息根本無法掩蓋,轉眼間就傳遍全城,頓時讓心存僥幸的商行全都打消了念頭。他們原本還想著調集重兵強者護送商隊出城,但是連杜玉鋒都被一槍擊殺,他們能找來的強者,最強也就這個層次,又有何用?
  
  杜玉鋒身為城衛軍副統領,自身是十六級的強者,秘法武技也均不弱。聽潮城的高級將領,都會由駱冰峰賜下一部或是多部適合自身的功法,是以實力普遍強過外面的同級強者。而杜玉鋒修煉功法隱隱克制朱猛,是以一直有念頭想要收編朱猛的部隊。
  
  出了這么大的事,聽潮城內所有高階將領和主要人物都齊聚城主府,商議對策。
  
  聽潮城的城主府更多是議事之地,駱冰峰已經多年不在此居住。
  
  議事廳內,此際桌邊坐了十余人,另有二十余人坐在后面,也是有資格與聞機密之人。
  
  長桌主位放著兩張椅子,此刻都是空著的。其中一張自然是城主駱冰峰的座位,而另一張則是屬于那個神秘女子。自她出現,直到現在,也無人知道她的身世來歷,甚至連名字都不知道。
  
  除了主位之外,坐在上首的是一名面白無須的中年人,微顯富態,隱隱含威,雙目狹長,眼睛半開半閉,似是沒有睡醒。但是偶爾睜大一點,房中就似有電光閃過。
  
  此人即是聽潮城城衛軍大統領杜遠。不過他這個大統領平日基本不管軍務,一年有大半年時間閉關修煉,每隔十天半月,才會看到他偶爾露面。所以城衛軍的實際權利基本都掌握在三大副統領和朱猛之手。
  
  然而盡管杜遠很少露面,也不攬權,卻是公認的城衛軍第一高手,在整個聽潮城中,也僅在城主之下。是以此刻杜遠在座,城衛軍那些平素桀驁不馴的將領一個個都正襟危坐,收起了油滑態度。
  
  在杜遠對面,坐著瑞翔。老者面無表情,端坐不語,偶爾目光掃過,卻隱隱顯出不屑。
  
  瑞翔這一邊坐著的人明顯少些,只不過是對面的一半。兩邊隔桌相望,氣息隱隱交鋒,顯然分成了兩個陣營。
  
  這時城衛軍中一個精干大漢目光如電,掃過全場,最后停在朱猛身上,冷道:“那人能在千米外狙殺玉鋒,手中定有極品槍械。我聽說當日一戰,他也曾以此招狙殺了馬將軍。朱猛!如此重要情報,你回來后為何不說!”
  
  這大漢聲色俱厲,殺氣騰騰。他也是城衛軍三大副統領之一,排位還在杜玉鋒之上。然而此刻喝問看似兇狠,實則另有玄機,朱猛畢竟是坐在杜遠這一邊的。
  
  朱猛不動聲色,道:“我當日只是遙遙看到,并未親身體會,實在是不清楚那一槍的威力究竟如何。而且馬兄弟的本事我是知道的,當日他不是無力招架,而是以為會有人阻擋,大意之下,這才中招身亡。”
  
  精壯漢子劍眉一皺,道:“有人阻擋?究竟怎么回事,你給我說清楚了,如有隱瞞,軍法從事!”
  
  朱猛不疾不徐地道:“當日那人開槍狙殺,射的不是老馬,而是瑞翔瑞大人。只是瑞大人避得太快,結果那一槍才射中了老馬。所以要說最了解那一槍威力的,該是瑞翔瑞大人才是。”
  
  一眾城衛軍將領皆是面色有異,有些心思單純的更是露出蔑視之意。按朱猛所說,這瑞翔分明就是臨陣怯戰,連遠程狙擊都不敢接,結果害死了身后同僚。
  
  老者臉上閃過一片殺機,撫須緩道:“那一槍事發突然,老夫也未有事前覺察,所以才避過。至于威力大小,老夫也未親身接觸,不好判斷。”
  
  一名城衛軍將領和馬將軍素來交好,聞言怒道:“這一槍隔了千米都能殺了老馬,還怎么不好判斷?此事你若早說一聲,杜統領也不至于如此大意,命喪那人槍下!”
  
  瑞翔一聲冷笑,道:“殺了個區區將軍,就叫威力大嗎?以老夫觀之,這種事沒有必要大肆宣揚,更不必專門說與你知曉。”
  
  那將軍滿氣得臉脹得通紅,雙眼圓睜。老者這話等如在說他根本沒資格要求什么。事實確也是如此,城衛軍的一名將領,身份和瑞翔相比自然差得遠。可這話當面說出來,卻是讓人難忍。
  
  許多將軍的目光就落在了杜遠身上。在場眾人,也惟有杜遠論身份論戰力,能夠壓得住瑞翔了。
  
  杜遠雙眼微開,廳中頓時為之一亮。瑞翔也是心中一凜,不再進逼。
  
  杜遠并沒看向瑞翔,而是對朱猛道:“玉鋒是我的堂弟,我那不成器的叔叔死得早,就留下這么一點骨血。我知道玉鋒一向和你不太對付,但是在軍務大事上,我從來沒有偏袒過他,這點你可承認?”
  
  朱猛低頭,道:“大統領一向公正,這是兄弟們都知道的。”
  
  杜遠點頭道:“好,那我問你,你為何不將那人戰力報給同僚?”
  
  朱猛道:“此事內情復雜,我本是回來第一時間想要求見城主,詳細回報的。只是城主仍在閉關,沒有見我。駱云總管想要求見城主,也被攔了回來。所以這事就耽擱了一陣,沒想到玉鋒統領就在這個時候出城了。”
  
  杜遠緩道:“此事確實是玉鋒莽撞,你所說也言之有理。那么我再問你,何事讓你覺得內情復雜,非得回報城主不可?是否可以在這里說說?”
  
  朱猛略有猶豫,向瑞翔望了一眼。而瑞翔則面無表情,眼中卻有森森寒意。
  
  杜遠見了,沉聲道:“城主久不議事,大家都是知道的,駱云總管和我等閑也都見不到城主。不過我多少還有點擔當,朱猛你無須顧忌,有話盡管說好了。”
  
  朱猛騰地站起,放聲道:“好,有大統領這句話,我朱猛還有什么好說?此次我率部出戰,被人沖入軍營,僅僅一招就殺我三百兄弟!后來千米外狙殺老馬和玉鋒統領的也是此人。若不是此人看出我們是被人有意放棄送死的份上,我和弟兄們也回不了聽潮城了。”
  
  此言一出,許多將領都為之震動。朱猛所部的精銳,他們都是知道的。別說這些將軍,就是杜遠全力出手,也無法一招滅殺這一營的三百戰士。
  
  中立之地有不成文的規矩,達到這一級數的強者,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一般不會和這等普通戰士為難,更不會出手大肆屠戳。比如將來聽潮城一旦易主,城衛軍還是這些人,那豈不是在殺自己未來部下?
  
  朱猛繼續道:“此人要我給城主和各位大人帶句話,如果不把他的兄弟放出來,那聽潮城內任何人出城都不再安全,他會一直殺到我們放人為止。若是他兄弟死了,那么城中所有高層此生都會被他追殺。”
  
  一眾將領紛紛怒道:“狂妄!”“不知天高地厚!”“須得給他點教訓!”
  
  一通叫罵之后,那些將軍們才發現叫嚷的都是下級將軍,杜遠瑞翔朱猛以及兩位副統領都是一臉沉靜,毫無聲音。
  
  他們這才意識到情況不對,喝罵聲漸漸小了下去。
  
  杜遠皺眉,問道:“他還說什么?”
  
  朱猛聲音轉低,道:“他說別以為神將就會安全。”
  
  杜遠雙眼驟張,然后緩緩合攏。鎮定如瑞翔,長眉也是跳了一跳。
  
  片刻后,杜遠方道:“此人名為千夜,聽說過去在帝國大為有名。但觀他過往行事,頗有寬厚之處,不知為何會對我聽潮城如此恨之入骨。”
  
  朱猛冷笑,瞪了瑞翔一眼,道:“我也不知為何好好的定要去攻打南青城,抓到的人也不知去向。這一仗真是打得糊里糊涂,瑞大人現在可否為我等解惑呢?”
  
  這句話問得指名道姓,瑞翔再也無法回避。他雙眼一開,眉間滿是不屑,冷道:“老夫如何行事,輪得到你來說三道四?”
  
  這話說得極不客氣,朱猛臉色由青轉黑,幾欲當場發作。然而一道柔和大力忽然罩住了他,讓他動彈不得。這時杜遠方道:“他問不得,那我來問一句,可夠資格?”
  
  瑞翔雙眼微瞇,掃過面前城衛軍眾將軍,一聲冷笑,道:“你們這是打算恃眾壓我了?不過你們可別忘了,就是在這聽潮城里,真正的主人也不是駱冰峰,而是張天王!你等不要跟錯了人,自誤前程!”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