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七八不作交易

然而千夜感覺,確實有人隱藏在那個方向,只是隱藏得極為高明,令他的真視之瞳都失去了作用。長久以來,千夜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真視之瞳只有在遇到天王或是與之相近的絕世強者之時,才會失效,或是被人察覺到。
  
  千夜微微皺眉,正要仔細尋找之際,忽然有所感應,回頭望去。
  
  只見李狂瀾又出現在身后,身邊還站著一位中年男子,兩鬢泛著幾抹霜花。
  
  李狂瀾道:“這位是駱冰峰的總管,他一定要見見你,我就帶他過來了。”
  
  那小~說~中年男子上前一步,施禮道:“在下駱云,目前是城主府總管。”
  
  千夜上下打量著駱云,并且毫不客氣地用上了真視之瞳。駱云坦然受了,并未惱怒或是隱藏。如此一來,千夜倒是不好意思太過進逼,眼中藍意褪去,道:“現在這個時候,我們之間似乎沒什么好談的,除非你們愿意放人。”
  
  駱云道:“放人一事,不是在下的職權范圍,所以無法給出答復。在下此來,還是想要交換您修煉晨曦啟明的功法。”
  
  “這個就不必談了,不換。”
  
  駱云道:“先不忙著拒絕,在下已經帶來了兩部功訣,您可以先看看,再做決定。”
  
  千夜點了點頭,接過駱云遞過來的兩個古意盎然的木盒,先打開一個,見里面放著一本亮金封皮的古冊,上面寫著《緋金之晨》。翻開古冊之時,千夜即感知到一縷精純之極的原力氣息,引得自身原力暗暗涌動,與之相合。他一不留神,指尖就燃起一朵緋色蘊金的原力火焰。
  
  這朵原力火焰一閃而逝,卻已被駱云看在眼里,當下嘆道:“千夜先生果然大才,竟能將原力修煉到如此至精至純的地步,前程不可限量,不可限量!”
  
  千夜淡淡一笑,道:“既然知道我前程不可限量,那就趕快將子寧放回來。否則的話,若是子寧有個三長兩短,我掉頭就走。十年后我再回來時,這座城就不用存在了。”
  
  駱云既不急,也不惱,道:“那不是在下職權范圍的事。您先看完這兩冊功訣,再議不遲。”
  
  千夜翻開亮金卷古冊,看了幾頁,見里面內容確實精妙之極,凝煉原力的方法更是妙到毫巔,僅就這一點而言,還要在宋氏古卷之上。曜篇那種研磨凝煉的法門,相比之下就顯得粗糙了,之所以能夠凝煉出更為精純的黎明原力,僅僅在于更加粗暴而已。
  
  這就好比錘煉鋼胚,一個普通人,哪怕錘法再精妙,因為力量有限,能夠鍛打出來的鋼胚品質都是有限。而若是力大無窮的真正強者,胡亂幾錘下去,鍛打出的鋼胚效果也會好得多。這無關手法,區別只在于力量大小。
  
  宋氏古卷的曜篇若是單獨運轉,所產生的壓力已遠非普通人族所能承受,這還是有玄篇牽制的結果。若是沒有玄篇,只有曜篇,就是現在的千夜繼續修煉下去,用不了多久身體也會承受不住,爆體而亡。
  
  所以這冊《緋金之晨》真論起來,價值還在宋氏古卷之上。之所以修煉出的效果不如宋氏古卷,只能歸因于千夜那非人的強悍體質。
  
  大約翻了十幾頁,千夜就有所猜測,問道:“這是城主夫人所修煉的功法吧?”
  
  駱云道:“這確實是......夫人的功法,千夜先生目光如炬,在下佩服。”
  
  千夜若有所思地看了駱云一眼,剛剛他在夫人之前,有意省略了城主這個詞,看來內里頗有隱情。
  
  千夜沒有再往后翻,而是將功訣放回盒內。然后又打開了第二個盒子,里面是一本深藍色古卷,名為《濁世洞明》。這一冊主修的是靈魂等方面的力量,顯然就是駱冰峰那門恐怖的視線攻敵的秘法。
  
  濁世洞明也是極為高明,巧妙地借助推衍天機的許多法門,將殺招憑空送至目標身上。想要修煉這門法訣,在推衍天機上也需要有相當高的天賦,看上去倒像是為宋子寧量身訂制的一套功法。
  
  千夜同樣只看了小半,就將書冊合上,交還給駱云,道:“你就不怕我把這兩冊古卷搶了就走?”
  
  駱云毫不驚慌,道:“先生若是那樣的人,也就不會為兄弟甘冒生死大險了。”
  
  這駱云倒是頗懂千夜,千夜嘆一口氣,道:“你回去吧,不換。下次相見,我可就要動手了。”
  
  駱云頓時急了,咬牙道:“這樣吧,若先生肯換,那我作主,兩本功法都給您如何?”
  
  條件如此優渥,旁邊李狂瀾也聽得眼睛一亮。其實那門濁世洞明可以和多種功法搭配,比如對李家就非常合適。李家世代精擅天機推衍,李狂瀾雖然沒有修習,但天賦也是有的,需要時可以迅速上手。
  
  而《緋金之晨》更是一門主修功法,能夠修煉到晨曦啟明,亦是極為罕見,不比四閥的主修秘傳差了。
  
  光是這兩部功法,就足以撐起一個上品世家。以二換一,駱冰峰確實有誠意。
  
  不料千夜仍是搖頭,淡然而堅定地道:“不換。下次再見,我們就是敵人了。”
  
  “為什么?”連李狂瀾都忍不住插口問了一句。
  
  “我不和抓了我兄弟的人交易。”千夜一句話就堵死了駱云所有勸說的理由。
  
  “即是如此,那么在下告辭了。只希望先生接下來,能對那些普通人手下留情,畢竟他們對您構不成威脅。”
  
  千夜冷笑,“想要活命,那就不要出城。你們驅趕炮灰出來布網,卻要我手下留情,真是笑話!無論是誰,只要敢出城,那就做好送命的準備吧。”
  
  駱云嘆一口氣,告辭離開。
  
  等駱云走后,李狂瀾嘆道:“這都不肯換,你對宋七倒是真好。”
  
  千夜不語,只是取出葬心,仔細檢查了一番,就向聽潮城的方向走去。
  
  “逼得這么緊?”
  
  “不緊的話,我怕子寧會出事。”
  
  李狂瀾暗嘆一聲,看著千夜消失在遠方。
  
  此際瑞翔和杜遠立在一座小山頂上,正放眼遠眺。兩人都是真正的強者,行動似緩實快,轉眼間已搜過了方圓數十公里的范圍,現在正準備再往遠處搜索。
  
  瑞翔看似隨意,實際視線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警戒地掃過周圍,以防被偷襲。杜遠則是認認真真地一個方向一個方向地觀察著。
  
  “我們這樣,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抓到千夜。”瑞翔抱怨道。
  
  杜遠道:“就算我們找不到他,他也會來找我們的,大不了讓他先出手就是。”
  
  瑞翔哼了一聲,“他先出手,我們當中有一個人可就要倒下了。”
  
  “一個倒下,另一個就有機會擒殺他了。”
  
  “倒下的怕多半是老夫吧!大統領真是好算計!”瑞翔毫不客氣。其實被脅迫著出城,兩人之間早已撕破臉皮了。
  
  杜遠只是嘿的一聲,未再回答。
  
  瑞翔心下焦躁不安,他很清楚,在兩人之間千夜多半會選擇自己。若是擋不住那一槍,就算事后杜遠擊殺千夜,又有何用?他瑞大總管可是已經死了。退一步講,即使僥幸未死,至少也是重傷,多半會影響今后晉階的潛力,搞不好神將此生無望。無論哪種結局,都不是瑞翔能夠接受的。
  
  他下意識地摩挲著手上戒指,顯出肉痛之色。萬不得已之時,這個保命的寶貝也只好用掉了。
  
  正分神之際,瑞翔忽然心頭一緊,胸口有種要窒息的沉郁感覺。他立時大驚,這是被人鎖定,恐有生命危險的跡象!
  
  此時此刻,除了千夜,還有何人?
  
  瑞翔再不猶豫,長劍出鞘,團團黑白二氣迅速彌漫開來,變為防身的網罩,將自己身形掩蓋其中。
  
  杜遠也有所感應,他雙眉一揚,從背后摘下那面巨大的方盾,支在地上,雙目生電,掃向四周。
  
  千夜這一槍瞄準的果然是瑞翔。不過能夠感知到被鎖定,卻不知危險來自何方,說明千夜多半還在很遠的地方。
  
  戒備許久,也未見千夜這一槍射來,被鎖定的感覺卻是源源不斷。片刻功夫,瑞翔就是額頭見汗,而杜遠也時刻戒備,巨盾上光芒閃爍,始終不敢中斷原力防護。
  
  瑞翔轉念一想,瞬間就明白了千夜的用心,忍不住罵道:“小賊惡毒!”
  
  如此遠的距離,千夜本來可以讓他們毫無所覺地瞄準,然后在射擊的剎那才進行鎖定。這是哪怕三四級狙擊手都會使用的技巧,高手和低手之間的差別,無非是射擊前多長時間內鎖定而已。
  
  千夜早已證明自己是狙擊方面的大師,完全可以在射擊的一瞬間才進行鎖定,不給敵手留下反應時間。但他現在卻讓瑞翔清晰感覺到了鎖定,分明是在有意消耗瑞翔的原力。
  
  然而千夜那一槍實在太快,威力太大,即使是在千米之外,瑞翔大意的話也有很小的可能中槍。是以就算知道千夜是有意鎖定,瑞翔也不得不時刻保持戒備,原力還是會不斷消耗。
  
  瑞翔如此,杜遠的情況比他好的有限,同樣在全神戒備,時刻維持著原力防護。
  
  當務之急,就是快點把千夜找出來,哪怕是確定大致方向,也能擺脫目前的被動局面。
  
  ps:今晚還有一更,會比較晚,大家可以明早再看。不管怎么說,八月終于還清虧欠了。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