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八四把千夜宰了

李狂瀾的態度出人意料的強硬,令經驗老道的駱云也措手不及。且那神秘老人在座的情況下,再放狠話試探也不再適宜,至少駱云心知肚明,自己心防已然失守,想要多爭取些利益已無可能。
  
  他心中暗嘆一聲,知道當那神秘老者出現,雙方實力對比已經發生逆轉,至少南青城不再是有敗無勝之局。在這種情況下,光靠談想要令李狂瀾讓步,決然沒有可能。
  
  一旦明了形勢,駱云倒是果斷利落,當下便道:“就依此辦理。不過需要經過一個小小的步驟,城主有一門特殊秘法,只需修煉一日即可上手。到交易時候,雙方同時運轉這門秘法,即可知道對方是否遵守承諾。還請李先生將這門秘法轉交千夜先生,交易之前,須得修煉完成。”
  
  李狂瀾接過駱云送上來的古卷,打開看了一眼,雙眉微挑,道:“《鑒心訣》!真沒想到居然在中立之地還有這門傳承。”
  
  駱云一驚,道:“李先生也知道這門秘法?”
  
  李狂瀾冷笑,道:“這不過是天機推衍中的一門小術而已,只是修煉門檻既高,本身又沒什么用處,漸漸的也就失傳了。知道它有何出奇?”
  
  駱云此際傲氣已去,道:“既然李先生知道,那就最好。何時何地完成交易?”
  
  李狂瀾略一沉吟,即道:“三日之后的中午,就在宋七被擒之地交易。”
  
  “好,在下會準時抵達。”
  
  駱云準備告辭之際,李狂瀾忽道:“你們城主許下的最終條件,不會是兩門秘法外加一個宋七吧?”
  
  駱云無奈搖頭,“怎么可能?城主交待的底線,就是任一一門秘法外加宋子寧公子。不過千夜先生既然有更好的秘法,多半是看不上夫人那門功訣的,兩門一門,其實也沒什么差別。”
  
  李狂瀾點頭,命人將駱云送了出去。
  
  房間中空無一人時,李狂瀾臉色忽然一變,騰地站起,向著門外就沖。他身法如電,一晃就到了門口,正欲穿門而出,忽然間眼前多了一道身影,正是老人。
  
  老人當當正正地站在門中央,把去路堵了個嚴嚴實實,而當他出現的時候,李狂瀾距離房門已不到三米。以他的速度,這點距離甚至還來不及轉動念頭。
  
  他驚得長發倒豎,差點就是一聲尖叫。好在他應變亦快,伸手在門框上一點,整個人就貼著墻橫移出去,閃向窗口。
  
  這一下不可謂不快,實力弱點的戰將甚至看不清李狂瀾已經換了方向,只會看到留在原地的一個虛影殘像。
  
  然而此刻李狂瀾眼中耳中卻是另一個世界,窗戶那里明明空無一物,穿出去就是遼闊天地,可是偏偏就在他剛剛換了方向之時,那個方向上就傳來一聲咳嗽,分明是老人的聲音。
  
  李狂瀾心知眼中所見耳中所聞或有虛妄,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他到了窗前時,老人一定在那里等著。
  
  李狂瀾亦是天資絕高,剎那間再度變幻方向,竟然直接對著墻壁撞了上去,居然打著穿墻而過的主意。這下絕對出人意料,一旦給她破墻而過,那就如脫籠之鳥,從此海闊天高。
  
  可是這道本應一碰就破的墻壁,此刻卻忽然變得堅硬無比,在墻壁表面還多一層柔和卻堅韌的原力。李狂瀾全無防備,直接一頭撞了上去,然后被彈了回來,踉蹌后退。他這和身一撞,就是戰車也能撞毀,這堵薄薄墻壁卻是毫發無傷,連墻皮都沒掉一塊。
  
  這一下撞得極重,李狂瀾出了全力,等如是吃了自己的全力一擊,頓時氣血翻涌,雙頰染上嫣紅,再加上迷茫眼神,微微氣喘,剎那間有了些許迷離嫵媚之意,艷色足以令陋室生輝。
  
  就在搖搖晃晃站立不定之時,他耳中響起老者的聲音:“咱家須得把話帶到,否則娘娘那里可不好交待,您還是不要為難咱家了。娘娘說的原話是,狂瀾年紀也不小了,須得著緊”
  
  李狂瀾一聲尖叫,雙手捂耳,“我不聽,就是不聽!”
  
  可是盡管捂住耳朵,老人的聲音還是毫無影響地在耳中回響,好似一陣陣的浪潮拍岸,甚至李狂瀾用原力封住耳孔,聲音也會直接在意識中響起。
  
  老人出現在李狂瀾身邊,嘆一口氣,道:“就算借剛剛那人拖延了一陣,可是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咱家要傳的話,注定是要傳到的。除非你現在能出得了這間屋子,并且以后也不被咱家找到。”
  
  李狂瀾默然不語,現在情況很清楚,要想從老人手下逃走,恐怕不是再練一年兩年能辦到的。
  
  見李狂瀾已然認命,老人微笑道:“這樣就好,也省咱家些力氣,可以早些回去復命。那咱家就繼續往下說了,這遍說完,還有一遍。三遍聽過,這話就算傳到了。”
  
  隨后老人雙唇微動,細細密密的聲音不斷在李狂瀾耳中回響。這些話中每一個字他都知道,也都明白含義。可是這些詞拼到一起,就令他萬萬無法接受,甚至連想都沒有想過。
  
  盡管已經聽過一遍,可是第二遍重聽時,李狂瀾依舊臉色發白,腳步虛浮,如同剛剛大戰過一場,連站都有些站不穩。
  
  老人頓了頓,問道:“還有一遍了。要不要先喝杯茶,穩穩心神?”
  
  李狂瀾牙一咬,心一橫,道:“不用!說吧,早死早超生!”
  
  老人笑道:“超生這種事,那是沒有的。這些虛妄話兒,說多了有損身份。在外面說說倒也無妨,娘娘那里您可得小心些,一旦說順了口被娘娘聽去,少不了要受責罰。”
  
  “少廢話,快點!”李狂瀾此刻已把什么教養禮儀都拋到了九宵云外。
  
  若是平日,老人少不得要教訓他幾句,但是現在卻知他心神激蕩,受不得更多刺激。一個弄不好,做點什么出格的事來,可就不妥了。
  
  當下老人以不變語速,又將那段話說了一遍。
  
  等他說完最后一個字,李狂瀾已是出了一身冷汗,氣息虛弱。他呆呆坐在椅中,不說不動,似也沒有想任何事情,就像一座了無生氣的雕像。
  
  “事情已經辦好,還有什么要問咱家的嗎?”
  
  李狂瀾忽然道:“要是我不奉命呢?”
  
  “娘娘的手段,大家都是知道的,您還是聽話的好。否則的話若是惹怒了娘娘,總沒有好果子吃。再者說,娘娘這也是為李家好,為你好。否則的話,何苦要我這把老骨頭不遠萬里地跑來,就為了傳這句話?想要勞動咱家,說難不難,說易卻也不易。”
  
  李狂瀾聲音低沉,輕聲道:“為李家好,這我知道。可是為了我”
  
  “咱家倒是要說句公道話,這確實也是為了你好。您應該知道,有些事,可不在您的選項范圍里。”
  
  李狂瀾只是嘆了口氣。
  
  老人顯得輕松許多,端起一杯茶,慢慢飲著,徐道:“咱家揣摩著娘娘的意思,雖然宮中事多,但也不必立刻急著回去。我就在這里再留三天,若不是什么大事,倒可以幫你辦上一件。”
  
  李狂瀾苦笑,“我可欠不起公公的人情。”
  
  “咱家剛剛說了,不辦大事,也就說不上是人情。”
  
  “大事是指?”
  
  “神將以下,都不是大事。”
  
  李狂瀾忽然道:“那您能把千夜給宰了嗎?”
  
  老人一怔,隨即失笑,搖頭道:“咱家還沒活夠,不想回去就被娘娘砍了腦袋。”
  
  “那把宋七宰了也行!我看這事弄不好就是他搞的鬼!”李狂瀾咬牙切齒。
  
  “這話倒是有幾分靠譜。可惜七少也與此事有關,入了娘娘的眼,眼下卻是動不得的。等這件大事了了,倒是不妨想想辦法。”
  
  李狂瀾頓時呆住,怒道:“這件事要都了了,那還殺他干什么?什么都晚了。”
  
  老人輕描淡寫地道:“就是出口悶氣,也是好的。再者說,哪怕不好害他性命,可總能打一頓的。”
  
  “都那個時候了,打了又有什么用!”
  
  老人笑了一聲,就轉身離去,只留李狂瀾一人。
  
  李狂瀾獨坐片刻,越想越是不對,忽然雙唇一扁,就想哇的一聲哭出來。可是哭聲到了嘴邊,多年的倔強卻強行把它壓了回去。雖然沒哭出聲,但眼淚還是不爭氣地滾滾而下,怎么擦都擦不干凈。
  
  這世上之事,總有寒月籠沙斬不斷理不盡的時候。
  
  斜陽低垂,轉眼間落入遠方群山,滿天云霞漸漸暗淡,只在天邊留下一抹深沉的暗紅。夜風四起,皎月初現東方,寥寥星辰在重重云間隱隱閃爍。
  
  會客廳內,已經昏暗得幾乎看不清景物。李狂瀾就獨坐在這黑暗里,沒有開燈。
  
  不知過了多久,忽聽砰的一聲,會客廳的兩扇大門被一腳踹飛,狠狠砸在對面墻壁上,摔得粉碎。對面的墻壁都微微凹了進去,可見這一腳踹得有多重。
  
  李狂瀾自黑暗中走出,轉眼間就在長廊盡頭消失。直到這時,才有衛兵聽到聲響,匆匆趕來,待看到這幅狼藉景象,驚得立刻鳴響警/號。
  
  眾多傭兵團將領紛紛趕來,卻見那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會客廳旁,淡淡地道了句:“狂瀾現在心情不好,不用管他。你們把這收拾一下吧。”然后就憑空消失。
  
  眾人倒是知道這老者和李狂瀾關系不一般,也不敢多問,悶頭收拾一地殘骸。
  
  聽潮城外,千夜正獨坐絕峰之頂,遙遙對著那座大城。就在此時,他身后忽生一道寒意!
  
  ps:現在把千夜宰了,是不是就能完本了?
  
  ps:晚點還有一更,補欠。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