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章八五有些難度

“有殺氣!”千夜驀然警醒,伸手握住了置于膝前的東岳。
  
  然而他動作還是稍嫌慢了少許,一縷冰寒銳利的氣息已經點在他的后頸上,換了尋常強者已是不敢稍動,這可是后頸要害,以那縷氣息的銳利,可以輕易截斷頸骨。
  
  不過千夜卻回頭,苦笑道:“這種玩笑不好玩。”
  
  站在身后的是李狂瀾,他又換回劍客裝束,手中寒月籠沙雖未出鞘,但是一縷劍氣已經離鞘而出,點在千夜后頸處。
  
  雖然千夜回頭,但是李狂瀾并未收回劍氣,這樣一來劍氣就指到了千夜的咽喉處。
  
  千夜微微皺眉,他身體再如何強悍,咽喉也是相對薄弱之處,李狂瀾的劍氣又是出了名的鋒銳。被寒月籠沙的劍氣點住咽喉,就連千夜都有些受不了。
  
  李狂瀾盯著千夜,目光中居然真有了殺氣。這讓千夜感覺十分的莫名其妙,沉聲道:“狂瀾,你這是何意?”
  
  誰想到李狂瀾突然怒了,喝道:“狂瀾也是你叫的?”
  
  千夜更是一頭霧水,狂瀾這稱呼也叫了不止一次了,自從李狂瀾參與了狼王一戰,千夜已視他為戰友,稱呼自然也不一樣。
  
  但見李狂瀾反應如此之大,千夜也就改口,道:“李公子,你這是何意?我讓你知曉行蹤,可不是為了給你偷襲機會的。”
  
  李狂瀾哼了一聲,咬牙道:“本公子用得著偷襲你嗎?難道我單人只劍,就斬不了你?”
  
  千夜絲毫不理會咽喉處的劍氣,站了起來,道:“恐怕真未必能斬得了我。另外我究竟做了何事,你要斬我?”
  
  “你”李狂瀾一時語塞,臉上驟然泛起緋紅,隨即又轉為惱怒,恨道:“跟你說不清楚!”
  
  千夜更是茫然,這都劍氣封喉了,卻還說不清楚,那要怎樣才能說得清楚?一劍梟嗎?
  
  李狂瀾似也知道自己失態,正了正神色,收回劍氣,道:“算了,這筆帳暫且記著,回頭再跟你細算。我現在問你,你是不是一定要救宋七?”
  
  “當然。”
  
  “那要是我想殺他呢?”
  
  千夜完全摸不著頭腦,不禁問道:“你為何想要殺他,他難道得罪你了?”
  
  李狂瀾欲言又止,咬牙道:“他哼!我只問你,若我想殺他,你怎么辦?”
  
  千夜臉色一沉,道:“當然是阻止你!李公子,這種玩笑今后最好少開。”
  
  李狂瀾深吸一口氣,慢慢平靜下來,道:“本該如此好吧,既然你想救他,那眼前就有個機會,把它學了吧。”
  
  千夜接過李狂瀾拋過來的書冊,打開一看,見是一門功訣。細微處雖不甚明了,不過粗看之下,還是能看出是篇有關天機推衍的功法。
  
  “修習了這篇鑒心訣,就能和同修此訣的人產生感應,能夠知曉對方說的是不是真話。這是駱冰峰給你的。”
  
  “他給我這個干什么?”
  
  “駱冰峰準備用濁世洞明和宋子寧交換你修煉出晨曦啟明的法訣。我已經替你答應下來了。這篇鑒心訣就是保證交易的法門。”
  
  “你!這,怎么可以好吧,條件也還不錯。”千夜的心境瞬息數變,最終無奈接受。這是他一直等待的結果,或許是可能得到的最好結果了。
  
  “他們有沒有對子寧做什么?”
  
  “駱冰峰保證,宋七沒死沒殘,也沒有隱患暗疾,至于有沒有吃飽飯,是否受過皮肉之苦,就沒有說了。”
  
  千夜長出了一口氣,道:“既是如此,那就再好不過。何時交易,這篇鑒心訣又要修習多久?”
  
  “一日即可修成,兩日后的正午,在宋七被擒的地方交易。”
  
  千夜沉吟片刻,道:“在那個地方啊,那駱冰峰能來嗎?”
  
  “據我所知,他多半不會來。”
  
  千夜松了口氣,道:“不來最好。”
  
  李狂瀾臉色古怪,“你難道打算給他假的?若是不全的版本,我勸你最好不要。鑒心訣功能通玄,要不是修煉的門檻太高,消耗太大,說不定人人都要習練。只要你說謊,鑒心訣就會有所反應。”
  
  千夜搖頭,“只要他們肯放了子寧,我又怎會食言?只是我那些功法有些問題,只怕對方看了之后會改變主意。駱冰峰不來也好,這么重要的東西,他不親手拆封,應該沒人敢偷看。”
  
  聽千夜這么一說,李狂瀾的好奇心也被勾了上來,道:“你修煉的功法有何問題,是練不成嗎?”
  
  “當然練得成,只是有些難度。”千夜臉色微紅,心底正在不斷安慰自己,說其實這也不算說謊,把兵伐訣練到太玄兵伐訣是有些難度,就是比五十輪潮汐難了一點而已。那宋氏古卷也僅僅是有些難度,其實玄篇曜篇都不算難,難的僅僅是需要兩篇同修而已
  
  而已。
  
  李狂瀾聽了卻釋然,道:“原來如此。這等絕世功法,哪有不難的?你不必擔心。我見過不少傳世級別的秘法,各有各的古怪要求,有的難如登天。以駱冰峰的見識,自然不會因為這點跟你為難,要真修煉不了,只能怪他自己天賦不夠。”
  
  千夜頓時感覺舒暢不少,贊道:“這話說得在理!”
  
  李狂瀾卻是莫名其妙的煩躁起來,惱道:“少拍馬屁!趕緊準備吧,把你那些功法秘傳抄好封裝,別到交易的時候拿不出東西來。”
  
  說罷,李狂瀾將背包扔給千夜,道:“你需要的東西都在這里面,我先走了。”
  
  他也不等千夜道別,當下就瞬息遠去,消失無影。
  
  千夜打開背包一看,見里面都是特制的紙張筆墨,還有幾個封裝的盒子,不禁暗贊李狂瀾的細致周全。
  
  抄錄秘傳功訣,也有許多講究。那種只是照抄一遍的,都是最低級的抄本,沒什么大用,也不能用來抄錄真正高端的秘法。真正高端的秘法,里面有許多可意會而不可言說的妙處,在繪制功訣圖冊時,繪者往往會留下原力,演繹自己對此的理解。
  
  因此世家門閥功訣秘本的可貴之處,就在于繪制秘本者往往不是門閥開山鼻祖,就是中興之主,至少也是整個世家歷史中有數的大高手。他們對武道的理解,自是留給后人極寶貴的財富。
  
  為了更好的保存原力,無數人在秘籍古卷的承載之物上大動腦筋,各種能夠留存原力的材料都有所嘗試,因此材質形形色色,千奇百怪。據說帝室鎮國之寶,太祖手書的幾冊秘錄,竟是書寫在幾塊極品原晶之內。
  
  無論千夜看到的濁世洞明還是緋金之晨,都是駱冰峰和神秘女子親自手書之物,作不了假。
  
  現下千夜要手書秘本,自然也需要特制的紙筆封盒,否則尋常紙張,哪里承載得了?
  
  然而李狂瀾卻不知道,宋氏古卷倒也罷了,那兵伐訣卻是真的可以隨便找幾張紙抄抄就是,這些特制的能夠承載原力的紙張,哪怕用了一張都是浪費。
  
  至于太玄兵伐訣,卻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別說千夜現在根本寫不出來,就是能夠錄下,手邊也沒有能夠承載太玄兵伐訣漩渦大力的載體。
  
  所以準備起來比李狂瀾預想的要快得多,僅僅用了兩個小時多一點,千夜就把三本秘冊抄完。其中抄錄宋氏古卷用了兩小時,兵伐訣僅僅用了十分鐘。這還是千夜為了把字寫得工整些,刻意放緩度的結果。否則若只是為了快,只須寫上兵伐訣三個大字即可。
  
  普天之下,只要是修習之士,就沒有不知道這門兵伐訣的。
  
  聽潮城內,駱云正一五一十地將與李狂瀾達成的交易報給駱冰峰。當聽到李狂瀾答應交易,駱冰峰不禁喜上眉梢,贊道:“干得不錯!”
  
  駱云卻有憂色,道:“城主,夫人那邊,恐怕不會同意吧?”
  
  “此事千萬不能讓她知道。”駱冰峰仔細叮囑,見駱云答應了,這才舒展雙眉。
  
  不過眉頭剛剛解開,卻又皺起。
  
  駱冰峰起身踱步,道:“不過宋子寧現在還在狼王手上,倒是有些棘手。他那邊有消息了沒有?”
  
  駱云道:“還沒有回話。”
  
  駱冰峰雙眼微瞇,道:“還沒有回話,嘿,真是好大的膽子!看來我這些年來閉關不出,已經被人看輕了啊。”
  
  這話說得帶有殺氣,駱云不敢接,老老實實在一邊站著。狼王也是戰力卓絕,從他敢挑戰張不周就可見一斑。這個時候萬一話說錯了,讓駱冰峰和狼王無謂火拼,那這罪狀可就大了。
  
  駱冰峰又道:“你上次見到狼王時,感覺他傷勢怎么樣?”
  
  駱云謹慎道:“他傷勢如何,屬下看不出來。但是從遠古圖騰戰堡的一些細節處,可以看出動用了大量先祖之力,而且還在準備更大規模的祭祀儀式。”
  
  駱冰峰冷笑道:“動用先祖之力,不是戰斗就是療傷。看來狼王傷得不輕啊,這就好辦了。你再去一次遠古圖騰戰堡,告訴狼王,他要是再不把人交出來,那駱某就親自去要人!”
  
  駱云大驚:“城主,您”
  
  “無妨,區區半日離開,不會有什么大礙。”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