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章九四頹勢

8906
  
  宋子寧準備離開,千夜卻再也忍不住,一把拉住他,問:“把話說清楚再走。”
  
  宋子寧拍掉千夜的手,道:“這是說不清楚。反正真到了那時候,躲是躲不掉的。愿不愿意救我就看你了。”
  
  “你又惹什么事了?”
  
  “我能惹什么事?如果不是因為你那登臨圣山的夢想,我會來這?”
  
  千夜一時語塞,問不下去。
  
  宋子寧拍拍千夜的肩,道:“你先安心修煉,你的戰力越強,將來就越是能幫我。”
  
  千夜無奈,知道從宋子寧這里問不出什么,便再度向門外指了指。宋子寧半只腳跨出門外,忽然想起一事,說:“狂瀾讓我跟你說一聲,那本濁世洞明他要先研究幾天,等弄清楚了就來教你。”
  
  千夜皺眉,“我學那個干什么?”
  
  “等你習慣了推衍天機,就知道用處了。不過我也沒看過,不清楚究竟對你有沒有用處。”
  
  等宋子寧走后,千夜平復心情,繼續修煉曜篇,打磨原力。這是水磨功夫,躁進不得。反正看宋子寧的樣子是不打算說清楚了,倒不如索性不問。
  
  轉眼間數日過去,千夜就在日夜不停的修煉中度過,渾然忘了時間。直到體內積蓄的原力盡數凝煉完畢,千夜才徐徐收了功訣,起身活動。前段時間連番戰斗不曾停歇,此次縱情修煉,他只覺內外一片通明,格外舒適。
  
  千夜推門而出,看著撲面而來的燦爛陽光,先是一怔,然后才意識到這幾天似乎異常平靜,整個南青城中連警報都沒有響過一次。看來確實如劉公公所說,和周圍幾大勢力都打過招呼,一時之間,想必無人敢以身犯險,進犯南青城。
  
  千夜感知掃過,發現宋子寧和李狂瀾都沒在居處,不知去向。此刻他修煉已足,一時之間不宜再加修煉,于是出了暗火總部,在城中四處走走看看。
  
  南青城內現在已是變了個樣子,暗火傭兵雖然傷亡慘重,但這幾日中已經完成了撫恤。大大小小的傭兵團都有一定積蓄,以作撫恤之用。在兼并這些大小傭兵團時,姬天晴自然也把他們的財富都抄了回來。是以此次撫恤雖重,但也遠沒到把暗火拖垮的程度。
  
  現在各個工地基本都恢復了正常運作,許多設施其實已經修建完畢,剩下的距離完工也不遙遠。不過暗火傭兵的設施雖然大多完工,但是各大商行新建的店鋪工坊才剛剛開始,因此整個南青城依舊如同一個大工地,到處是飛揚塵土和嘈雜噪音。
  
  這種景象對紀瑞來說,就是最美妙的圖畫和最動聽的聲音。任何一個工地,都意味著已經給他的口袋貢獻了大量的金幣,而在將來,等這些項目建成,就更是一座座財富之泉,會源源不斷地噴涌金幣。
  
  千夜也能夠感受到這座城市的日益繁華和欣欣向榮,不覺在心中暗贊紀瑞的能力。不過千夜卻是不知,他為了營救宋子寧而對聽潮城窮追猛打,牽制了聽潮城和遠古圖騰戰堡幾乎全部的機動兵力。這才是南青城安定的原因。
  
  沒有正規軍團的支持,普通小傭兵團根本不是紀瑞訓練出的精銳城衛軍的對手,狼王的主力軍團又被宋子寧擊潰,是以雖然暗火傷亡慘重,但是南青城本身卻沒受到戰火波及。至于傭兵,只要有錢有酒,在中立之地要多少就有多少。暗火的損失想要補回來不需要花太多時間。
  
  在校場上,千夜找到了宋子寧。七少正在忙著編組和訓練新加入的傭兵,指揮人將成套的軍服發下去。整個校場上亂哄哄的,少說也有幾百人。看服色大約有六七個小傭兵團拼湊而成。只是不知道這些傭兵團是慕名而來,還是像過往一樣,是被姬天晴逼過來的。
  
  看到這里,千夜忽然想到,好像很久沒有看到姬天晴了。
  
  不過這個副官一向行蹤神秘,誰都掌握不了她的動向。千夜在心中記掛了一下,也就放到了一邊,不再去想。在城里轉了一圈,見一切太平,沒什么大事發生,千夜就回到居處,繼續凝煉積存的血氣。接連在生死關頭戰斗,也令千夜黎明原力修為進展神速,現在第五處原力漩渦已經隱隱有所感應,將來突破只是順理成章。有了黎明原力作為根基,永夜一側的實力終于可以稍稍向前推進一點。
  
  南青城蒸蒸日上之時,遠古圖騰戰堡卻是一片陰霾。
  
  狼王坐在寶座上,雙眉深鎖,面沉如水。遠遠看去,竟有些衰敗之相,不復往日的霸道凌厲。下方一眾狼人大將的眼中也少了許多尊敬和畏懼。
  
  前不久聽潮城主駱冰峰強勢施壓,強令狼王交出了宋子寧。雖然駱冰峰事后有所補償,另外也從吞掉宋子安預交的款項中賺了一大筆,整體說起來還是有所進益,然而此事對狼王的威望卻有極大損害,而且不可逆轉。
  
  在此之前,狼王因為曾經直接挑戰過張不周,一直被人們視為張天王之下第一強者,并且遠超同儕。而狼王也不斷擴張,所到之處人人退讓。除了駱冰峰之外,哪怕同是神將,也不敢正面攝其鋒芒,更無人敢跟狼王直接交手。
  
  駱冰峰過往名氣雖大,但已蟄伏多年,漸漸從人們視野中淡出。另外他據守聽潮,不出城門一步,也沒有和狼王正面沖突的可能。在世人眼中,就把這視為駱冰峰對狼王的退讓。
  
  誰都沒有想到,聽潮城主和狼王十余年來第一次正面交鋒,竟會如此強勢,不留分毫余地。而且更讓人意外的是,狼王居然是最終讓步的那一個。雖然駱冰峰抓住狼王身受重傷之機發難,但是單從他絲毫不懼狼王事后報復這點來看,就可知聽潮城主實力不在狼王之下。
  
  如此一來,許許多多在狼王多年壓制下蟄伏的人,就開始有了活絡心思。
  
  這一切,不光狼王知道,下面狼人大將也都心中明白。因此議事大廳中的氣氛變得不僅壓抑,而且詭異。狼人突破神將天關,說難也難,說容易卻也容易。借助先祖之力,會令突破變得容易許多,基本上有天賦的狼人都有突破可能,瓶頸不在天賦,而在于先祖之力的稀少。
  
  對于時時處處依靠先祖之力的狼人們來說,有多少先祖之力都不夠用。正因如此,能夠溝通先祖,并且分配先祖之力的大祭祀在部落中地位極高,往往還在大酋長之上。而大祭祀本人也常是部落中的第一強者,至少也能排進前三。
  
  正因為先祖之力的珍稀,因此前段時間狼王依靠大量消耗先祖之力強行加速傷勢恢復速度的做法,就引起了眾多狼人大將的不滿。狼王消耗的先祖之力越多,也就意味著下方一眾狼人大將能夠分配的份額越少,也就意味著晉階的希望更加渺茫。要不是狼王戰力遠超眾將,還有過往的余威在,這些狼人大將說不定已經爆發,將狼王掀下大酋長的寶座了。
  
  狼王也深知在表面平靜的水面下,實是暗流洶涌。沉寂許久,他才抬起雙眼,掃了眾將一眼,沉聲道:“我聽說,最近有匍匐者在我的地盤上活動,有這件事嗎?”
  
  下方一眾狼人大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不答。
  
  狼王等得有些不耐煩,隨手向一名狼人將軍一指,道:“踏風,你來回答。”
  
  那名狼人將軍不似其它狼人那樣雄健,但是身上棱角分明,根根肌肉如同鋼絲絞成,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他踏前一步,道:“大酋長,最近是有這樣的傳言,據說還會有一名使者來到我們的領地。不過近來我已經把可疑的人都抓了起來,正在逐一拷問,還沒有全部審問完畢。根據已經交待的內容,那些匍匐者只是在領地邊緣有所活動。這些人曾經聽過他們的布道蠱惑,僅此而已。”
  
  狼王臉色好看了許多,點頭道:“這件事辦得很好。繼續給我抓,凡是有匍匐者嫌疑的,都抓起來,問清楚了再放。在我的領地上,絕不允許有匍匐者出現!”
  
  踏風微微躬身,道:“遵命,大酋長。”
  
  狼王雙眼微瞇,隱隱有殺氣掠過。剛剛踏風的回答無懈可擊,可是躬身行禮的角度卻不如往日那樣深。此刻狼王格外敏感,從這微小的細節中,已經發現踏風對自己不是那么尊重了。
  
  狼王并未當場發作,而是把這件事壓到心底。他望向另一名將軍,問道:“蛛帝那邊有消息了沒有?”
  
  那名將軍道:“大酋長,使者剛剛返回,沒有帶來好消息。蛛帝的領地近來似乎有不小的麻煩,他說沒有多余的兵力可以出借。”
  
  狼王雙眉緊皺,不悅道:“蛛帝有那么多部隊,連攻打蘇定乾都能派出戰爭巨獸,現在有什么麻煩,能讓他一點兵力都派不出?”
  
  “據使者探聽,最近在蛛帝的領地上突然出現了一個神秘的女人,她不知為什么盯上了蛛帝,始終在周圍活動,攔截過往商隊車輛。只要她出現之地,就沒有一個商隊能夠通行。蛛帝派了好幾支部隊前去圍剿,卻都有去無回。現在蛛帝損失慘重,領地上人心惶惶,怕是無心援助我們了。”
  
  聽到這里,狼王不知為何想起來那個總是提著把大刀的白衣少女,心中頓時一顫。
  
  ...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