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13 故人來訪

此刻屋頂徹底塌陷,中央卻被劍氣撕出一個恐怖空洞,千夜立在中央,劍指蒼穹,臉色卻是有異。
  
  “怎么是你們?”
  
  “我們不放心你一個人,所以來接應一下。”姬天晴搶著道。
  
  千夜不疑有它,點頭說:“東西已經到手了,我們走吧。”
  
  千夜一躍升空,當先向城外飛去。姬天晴和李狂瀾互望一眼,隨后跟上。
  
  兩人有意落后了一段距離,李狂瀾將原力束成小-說一線,對姬天晴悄聲道:“你不是說這門秘法可以輕易瞞過最菜的神將嗎?你看他哪里長得象神將了,哪根毛有神將樣子?”
  
  “你還說!我們被發現,都是因為你。”姬天晴道。
  
  “關我什么事?你是覺得,我打不過你?”
  
  “你還真打不過我。”
  
  “很好,回去之后,找個地方打上一場就是。”
  
  千夜似是不知后方漸起的火藥味,速度越來越快,全速向城外飛去。他并未刻意隱藏自己,在無數或驚訝,或陰沉的目光注視下,快速接近城墻。只要越過最后一道炮塔,就是無邊無際的荒野。
  
  而姬天晴早就重啟秘法,將自己和李狂瀾隱藏起來,在眾人眼中,千夜后方就是空無一物,僅僅是天空偶有扭曲。
  
  將過城墻時,千夜忽然須發倒豎,難以形容的危險感覺瞬間攫住身心!在視野的角落,一顆若有若無的原力彈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襲來!
  
  這一槍來得太準太快,千夜也不及閃避,危急時刻東岳倒豎,一手握柄,一手平按劍脊,以劍為盾,擋在身前。
  
  東岳上驀然綻放一團黑火,火焰升騰,化為一朵黑色薔薇。在黑火變幻的過程中,千夜已自空墜地,落在城墻上,單膝跪地,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這一槍之威,竟至于此!
  
  千夜伸指在東岳劍鋒上一抹,沾上一點黑色火焰,任它在指尖燃燒。看到如此純正的黑暗原力,千夜就猜到了狙殺者的身份,艾登。這是老熟人了,沒想到他也來到中立之地,許久不見,實力更是突飛猛進。這一槍,論威力已有侯爵水準。
  
  千夜抬頭,望向狙擊彈飛來的方向,眼中燃起熊熊火焰,仿佛又回到了迷霧森林中與艾登反復追獵的歲月。
  
  在原本空無一物的荒野上,忽有一道身影躍起,迅若閃電,就欲向遠方遁走。
  
  艾登的決斷仍和以往一樣犀利,一發現沒能重創千夜,立刻遁走,毫不拖泥帶水。在迷霧森林中他就知道,一旦被千夜纏上近身搏斗,那就兇險之極。
  
  千夜看到艾登騰空而起,就知道自己追不上了。許久未見,艾登還和以前一樣難纏。
  
  艾登在騰空轉身之際,還不忘向千夜揮了揮手,算是打過了招呼。戰力提升,他的自傲和張揚卻還是未變。
  
  然而就在他行將遠遁之際,忽然間一道無形的原力束帶破空而至,纏在他身上,頓時令他身形為之一滯。原力束帶隨即迸發恐怖力量,如巨蟒般將艾登死死纏住,要將他骨骼絞斷。
  
  這記襲擊突如其來,艾登大驚,瞬間骨骼被絞得喀喀作響。他大喝一聲,周身黑火熊熊燃起,瞬間將原力束帶燒盡。承繼自深黯之淵的魔力在整個永夜都屬頂級之列,于這一刻終顯現出強大威力。
  
  然而禍不單行,原力束帶還未燃盡,就又有一道冰藍劍光破空而擊,遙擊艾登。艾登拔出短刀,勉強擋下劍氣,自己卻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他忍不住怒吼一聲:“千夜,你夠卑鄙!”轉身遠遁,身影時隱時現,轉瞬間消失在荒野深處。
  
  千夜站了起來,望向姬天晴和李狂瀾。艾登出手狙殺千夜,時機可謂把握得完美無瑕,一擊未果迅速遠遁,也做得毫無瑕疵,絲毫不給千夜機會。可是他萬萬沒想到,千夜身后還隱藏著姬天晴和李狂瀾,位置暴露后所面對的反擊也都是來自他們。
  
  雖是出手遙擊,然而李狂瀾和姬天晴的實力豈是尋常人可比?姬天晴傷人同時困敵,令艾登無法閃避李狂瀾接踵而至的一擊,只能硬抗。連續與二人硬拼,艾登也支持不住,只能負傷遠遁。這樣一來,他傷得反而比千夜還重。
  
  望著艾登遠遁的方向,千夜雙眉緊鎖。就連面對狼王時,也未有此刻的壓力。狼王畢竟只有自己,其余屬下雖多,都不是千夜對手。可艾登卻不同,他出自魔裔名門,家族中強者如云。以他的天賦和如今戰力,必然不會孤身出戰中立之地,家族定有后援。
  
  姬天晴和李狂瀾來到千夜身邊,見他氣息正在迅速攀升,這才放心。姬天晴即道:“這個魔裔好強,究竟是誰?”
  
  “艾登,此前在浮陸迷霧森林活動。”
  
  “艾登?就是差點把李家打殘廢的那個魔裔?”姬天晴話一出口,李狂瀾臉色就異常難看。這是李家的恥辱,堂堂上品世家,有心競逐門閥的李家,還有眾多世家戰隊相助,居然被一個魔裔后輩打得落花流水,各世家的戰隊也都是死傷慘重,不少嫡系子弟都戰死在迷霧森林。
  
  雖說這些戰隊都是自愿前來,且是為天風云煙珠而戰,但是這些世家子弟可不是能隨意犧牲的,又是在李家的主場被大量殺戮,再怎么說,李家都要背個保護不力的罪名。
  
  在一眾世家興師問罪之時,當時李家長老逼走千夜一事就再也隱瞞不下去,為眾人所知。作為惟一能夠在迷霧森林中壓制艾登的人,千夜反而被逼走,自然使得眾世家矛頭全都指向了李家。
  
  因為李后的緣故,這些世家自然不好公然和李家翻臉,但是背后的議論,以及今后在許多領域合作的推遲,甚至是取消,依舊會讓李家損失慘重。
  
  是以艾登這個名字,為李家深惡痛絕,猶在千夜之上。
  
  李狂瀾手按劍柄,臉色鐵青,就欲追殺艾登。不過千夜東岳一橫,攔住了他,搖頭道:“現在已經追不上了。而且他多半不是一個人來,你現在追下去,說不定會有埋伏。”
  
  李狂瀾雙眉一軒,道:“我李狂瀾怕過誰?”
  
  千夜還沒來得及勸,旁邊姬天晴就插口道:“李后!”
  
  聽到這個名字,李狂瀾氣勢瞬間矮了三分,等他反應過來時,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姬天晴早就笑得直不起腰。
  
  李狂瀾眼中殺氣一閃,就欲拔劍,但看到千夜在旁邊若有所思的樣子,又慢慢把手放下。姬天晴也沒有太過份,收了笑聲,免得他惱羞成怒,真的動手。
  
  千夜深感頭痛,忙道:“先回南青吧,和子寧商議一下。艾登來了,不知道永夜那邊還來了什么人。”
  
  姬天晴和李狂瀾自無意見,隨著千夜返回南青。
  
  觀瀾城內,那座已化成廢墟的小院中,瓦礫突然炸開,老貓從里面一躍而出,一點也不像重傷的樣子。他挑開瓦礫,查看手下的情況。那四名壯漢實力只能算普通,欺負欺負平常傭兵還可以,哪里抵得住千夜領域之力?此刻都是奄奄一息,離死不遠。
  
  老貓皺了皺眉,已然看出四人全身骨頭不知斷了多少,傷勢已經重得難以挽回,就是救回來也是傷了根基,必然實力大減。看到這里,老貓哼了一聲,伸腳在一名手下的胸口一踏,頓時震碎了他的心臟。另外三人看了,心中大駭,拼命求饒,可是老貓毫不容情,一腳一個,全都踩死。
  
  作完這一切,他長出一口氣,自語道:“我不養廢物。”
  
  老貓抬起頭,望向千夜離去的方向,忽然冷笑:“以為自己多聰明,還不是上了鉤?”
  
  南青城內,暗火新總部已經基本建成,在總部一角建有幾座獨立小院,是為幾位高層準備的居處。這幾座小院基本都還是一片黃土,有的花園剛剛有個雛形,有的則還是一片白地。
  
  在這些小院中,有一座明顯與眾不同,庭院里居然是一片柔媚的水鄉風光。這在氣候嚴苛的東海,可是相當罕見。在如鏡的池畔,宋子寧斜靠在躺椅上,不住輕輕搖晃,半閉著眼睛,折扇輕揮,說不出的寫意,就差哼上幾句小曲了。
  
  院門開處,千夜走了進來。他所過之處,如畫美景頓時起了陣陣波動,現出一片片橫土泥墻來。原來這片美景不是真實,而是宋子寧用領域之力弄出來的幻境,只是真實到了難分真幻的程度。
  
  千夜微微皺眉,走在這樣的幻境領域中總是有種不自在的感覺。他跟宋子寧當然不會客氣,身上暗金火焰一閃,頓時身周幻境如雪遇驕陽,轉眼消融。
  
  面對黎明原力凝成的領域,千夜暗金血氣的效果格外明顯,連晨曦啟明都要差些。因此暗金血焰一出,連三千飄葉的領域都被摧毀。
  
  千夜走到躺椅旁,一把將宋了寧拎了起來,道:“你倒是會享受。”
  
  宋子寧用折扇拍開千夜的手,道:“你懂什么,我這也是修煉領域之力。只有時時使用,方能作到以假亂真。”
  
  “我不和你爭這個。黑暗種族也到中立之地了。”
  
  “黑暗種族?這中立之地黑暗種族可不比人族少,這有什么奇怪的。”
  
  “我不是說本地的,來的是永夜的強者。你還記得艾登嗎?我在觀瀾城遇到他了。”
  
  “永夜的魔裔名門?”宋子寧臉上也有了凝重。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