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16 備戰

V8911
  
  至此,眾人對這具神秘引擎的興致基本就到此為止。雖然還沒有獲知它的具體性能,但是其中最關鍵的其實是源自某種虛空生物的呼吸器官。就是掌握了引擎的技術,又到哪去找這種虛空生物去?如果這器官不是取自虛空生物,而是虛空巨獸,那就算找到了也形同找死。
  
  千夜回到自己的小院,片刻后就收拾好了行裝,然后趕到軍械庫,遞給軍械官一張長長的清單。千夜一次性補充了足夠堅持一場大戰役的彈藥、物資和食物。接下來這場戰斗,或許將是到了中立之地以后最艱難的一役。
  
  準備萬全后,千夜即和宋子寧告別。
  
  此行他一方面要清掃周邊的異已勢力,更重要的則是向艾登和可能存在的永夜機動部隊表明,千夜又進入了荒野。不知所蹤的千夜才有足夠的威懾力,足以令永夜任何部隊不敢輕舉妄動,更不敢在沒有足夠防護力量下進行軍事活動。就如迷霧森林中的艾登讓帝國世家吃盡了苦頭,對永夜來說,在迷霧森林千夜則是接近于無解。即使有艾登纏戰牽制的那段時期,永夜也同樣損失慘重。如果沒有艾登,弄不好永夜都有可能被打出迷霧森林。
  
  中立之地的荒野雖然不如迷霧森林那樣對感知限制嚴重,但是這里隨處可見的虛空亂流甚至是風暴,都在不同程度地阻礙感知。在中立之地的荒野上,一個來自帝國或是永夜的獵人很容易丟失獵物。
  
  一旦千夜進入荒野,艾登勢必會把主要精力放在制衡千夜身上。如果他還像以往那樣隨意行動,那么很可能在出手的瞬間,就給了千夜襲殺的機會。
  
  在迷霧森林的對抗中,千夜最后占據了明顯優勢,不知在中立之地的荒野,這場對決的結局將會如何。
  
  此刻優勢在于,南青城還有李狂瀾和姬天晴坐鎮,也有宋子寧時刻備戰。在空中,分屬于三人的浮空艦不知隱藏在何方,在虛空中還有英靈殿。若魔裔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撞上來,多半會吃個大虧。
  
  “盡可能保住通往觀瀾城的商路,不給那些家族拖延的借口。”這是宋子寧的要求。
  
  “沒問題。”
  
  “等一下。”宋子寧叫住了千夜。
  
  千夜微笑,說:“還有什么要求,一起提出來好了。”
  
  只見宋子寧面露罕見的嚴肅,而且隱有一絲不安,他扭著手中的折扇,遲疑了半天,才緩緩說:“對不起。”
  
  “為什么要這么說?”千夜有些不解。
  
  宋子寧深吸了一口氣,說:“這次的戰斗和以往不一樣,你應該知道會有多危險。”
  
  “危險?艾登嗎?我感覺,還是狼王比較危險。”
  
  宋子寧搖頭,“狼王只是一個自大狂妄的家伙,他只有自己。只要被我們狠狠揍過一次,下一次他就會變得小心且多疑,再也不敢輕易和我們戰斗。這就是孤狼的弱點,他不能受傷。只要他多疑,我就有辦法對付他。而艾登不同,這一次顯然他只是先鋒,在他身后,或許不只是魔裔的一個名門。”
  
  “你想說什么?”
  
  宋子寧抓住千夜的肩,凝重地道:“做好準備,你面對的很可能是一整支永夜的軍隊,包括血族、狼人還有蛛魔。”
  
  “還有呢?”
  
  “我希望……你不會遇到公爵。”
  
  千夜一怔,道:“你在開玩笑嗎?”
  
  “當然沒有,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很像。我和你都很清楚,永夜的公爵究竟有多重要。而來到中立之地,他們隕落的可能性會大增。再者說,真正的公爵到了,恐怕先要適應這里的環境,戰力會大打折扣。”
  
  宋子寧未改鄭重,手上用力,道:“那只是一般情況!實際上,這次有理由讓永夜出動公爵,或許還不只一位!”
  
  “理由呢?”
  
  宋子寧欲言又止,苦笑道:“現在還不能說。這里或許已經被大人物們所關注,我一旦說了,怕是就會有人知道。總而言之,你千萬小心,任何狗屁目標都不要放在心上,你要做的就是想辦法活下來。我會盡一切可能迅速把英靈殿武裝起來,現在只希望一切還來得及。”
  
  “你總是這樣,什么話都只說一半,這樣你會沒朋友的。”千夜道。
  
  “我有兄弟就好。”
  
  “兄弟?我看女人對你更重要。”
  
  “千夜!你一向不是這么多話的。”
  
  千夜聳肩:“這是和你學的。”
  
  宋子寧搖了搖頭,道:“我說過,這不是在開玩笑。我總有種……很不好的感覺,希望你能夠明白。另外,因為狂瀾和天晴的身份特殊,所以這一次我不能讓她們跟你一同出戰。她們絕不能有事,至少不能因為你我出事。這一次,你只有自己。”
  
  千夜道:“我又不是一個人,還有你呢。”
  
  宋子寧似是想要說什么,卻只有一聲長嘆。
  
  “好了,別跟個女人一樣,我走了。”千夜推門而出,瞬間遠去。
  
  荒野仍和以往一樣孤寂和肅殺,黃沙漫漫,烈風如刃,時時出現的虛空原力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感覺到心悸和虛乏。暴露在過量的虛空原力中,哪怕是普通修煉者也難以承受。
  
  千夜獨自行走在荒野中,四顧無人。他摘下手套,肌膚上隨即感覺到細細的刺痛。這是虛空原力激射到肌膚上的感覺,它太過狂暴,會逐漸破壞生命的肌體。只有格外強橫的肉體,或是有原力保護,才能免受傷害。這也是為什么在中立之地,即使是修煉者,如果修為不夠,壽命也要遠遜于帝國和永夜之人。
  
  但是體質達到千夜這種地步,虛空原力就不再是有害而是有益。絲絲縷縷的虛空原力落在千夜身上,大多有去無回,都被千夜吸收。
  
  千夜雙眼微瞇,掃視著周圍的荒野。這片荒野既熟悉也陌生,在正常視野之外,感知中的世界也會時時扭曲變形。那是虛空原力影響了感知所致。千夜極目遠眺,同時最大限度地釋放感知,嘗試著尋找感知的極限所在。
  
  既然對手是艾登,那么準備得如何充分都不為過。
  
  千夜不斷將感知延伸到極限之外,反復嘗試之下,漸漸就有了一個模糊的界線。艾登的身影在這虛幻的世界中出現,平端狙擊槍,瞄準了千夜,然后穩穩地扣下扳擊。
  
  一顆纏繞著黑色魔氣的原力彈瞬息而至,正中千夜眉心!
  
  千夜全身一顫,睜開雙眼,一切虛幻影像就此消失。剛剛的艾登,其實是觀瀾城外狙殺千夜過程的重現。艾登和此刻千夜的距離,就是他當日出手偷襲的距離。而這個位置,離千夜視界的極限處還有相當距離。
  
  千夜稍稍心安,或許艾登也不是在最遠距離上出手,但是至少在視距上的優勢依然存在。中立之地和迷霧森林不同,這里的視界要大于狙擊槍的射程,因此千夜獲得的好處不似迷霧森林那樣明顯。但是在和艾登這種敵手的戰斗中,哪怕能多一丁點的優勢也是好的。
  
  千夜又閉上眼睛,反復回味接下艾登一槍的過程。那一槍隔著東岳都將千夜震傷,威力奇大。但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千夜都能擋下這一槍,接下來艾登想要擊中千夜,就要想辦法拉近距離。這對千夜來說明顯有利。
  
  此刻在千夜意識中,只剩下那顆纏繞著黑色魔焰,破空飛來的原力彈。彈頭穿透了千夜的眉心,就此消失,然后又出現在原本的位置上,重新飛來。
  
  一遍遍的回想中,千夜逐漸掌握了艾登這一槍的真正威力。這一槍威力雖然極大,不過卻是艾登養精蓄銳,蓄勢已久的一擊,不知道附加了多少能力。如果在迷霧森林中他也能轟出威力如此大的一槍,說不定戰局就被翻盤了。
  
  從這一擊看,艾登已經將黑暗禮贊的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而且在此之間不知他有何奇遇,魔力竟已達到侯爵水準,至少也是嘉德伯爵。
  
  在浮陸之戰中,帝國已經將和艾登有關的情報收集得十分詳實,連他所用的黑暗禮贊的數據都有所收集。但從這一槍看,黑暗禮贊比情報中的還要強大。這或許是過去的艾登還未能完全發揮黑暗禮贊威力的緣故。
  
  千夜手中的葬心雖然無論威力還是異能都要壓倒黑暗禮贊,但是一槍就能將千夜抽干,令他進入虛弱狀態。而艾登使用黑暗禮贊則是行有余力,至少有三槍的余地,因此單純從原力槍上來說,兩人可謂不相伯仲。
  
  至此,對艾登的分析準備已經完成,更詳細的情報,就要打一場才能知道了。艾登雖此前接連受了姬天晴和李狂瀾一擊,不過受傷不重,算起來此刻應當能夠重返戰場。只是他何時會出手,卻是未知。
  
  千夜雙眼微開,再度將感知放到最大范圍,關注著周圍發生的一切。宋子寧的想法是一回事,千夜心知當前的關鍵,就是將可能隱藏在荒野中的魔裔機動部隊找出來。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