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25 狹路相逢

在虛空中穿行時,英靈殿外的那層防護可以隔絕嚴酷的虛空環境,但是對于虛空原力卻毫無防護,也沒有抵御外空的嚴寒。網
  
  作為虛空巨獸,無處不在的虛空原力就如它們呼吸的空氣,自然不需要防御。而酷寒,對于體形龐大至極,天然強橫的它們而言可說毫無感覺。
  
  但是普通人族想要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就需要時時刻刻運轉原力保護自己。只要不到戰將,堅持的時間就很有限。即使成為戰將,也不過能是待得更久些而已。
  
  千夜看了看航路圖,除了負責引擎的船員外,其余人都讓他們去休息,然后輪流負責兩個引擎。
  
  兩具足以推動驅逐艦的大功率引擎,放在英靈殿上所起到的作用卻是微乎其微,僅僅讓英靈殿的時增加十幾公里,還需要一個加過程。相比之下,已經建好的那面動力帆效果還要更好一些。
  
  見大部分船員都回到了保護艙室,若大的英靈殿內,就只余千夜自己還在游蕩。他索性飛上地黽頭頂,靜默地站在那里,久久凝望著瑰麗無邊的虛空盛景,心中思緒萬千。
  
  虛空航行沒有日月,轉眼間兩天已經過去。
  
  在虛空深處,一支船隊正快航行。這支船隊主要由兩艘高運輸艦構成,另由一艘高戰艦護航。無論運輸船還是戰艦,上面的標識都被涂掉,亮色反光的部件也都被漆成了啞光。所有舷窗都拉上了厚厚的窗簾,不令燈光外露。整個船隊,只有引擎偶爾噴出些火光。
  
  遠遠望去,這支船隊就如同融入了虛空一般,無影無形,在一片茫茫黑暗中,迅遠去。
  
  在為的高戰艦指揮艙內,蓄有一臉大胡子的艦長正拿著望遠鏡,來回在虛空中掃視。旁邊的大副此時放下望遠鏡,道:“老馬,你這一天到晚看來看去,能看到些什么?我們此行如此隱密,連我都是登艦后才知道目的地,能有什么問題?”
  
  大胡子船長聲音低沉,道:“這種地方,生什么都有可能。”
  
  大副笑道:“我們又不會那么倒霉……”
  
  他話音未落,忽然打了個寒戰,一縷冰寒之極的感覺如同寒潮一般,掠過了整個指揮艙!
  
  指揮艙內頓時炸開,大胡子艦長立刻叫道:“是魔裔!我們被現了,訊號給后方的運輸艦,讓它們原路返回。拉警報,全艦準備戰斗!”
  
  艦員立刻分頭執行命令,忙而不亂,在聯絡燈光點亮,連續閃爍之后,后方的兩艘高運輸船即開始提、轉向,劃出一個大弧線,脫離了路線。
  
  大副在舷窗中看著那兩艘運輸艦逐漸遠去,忽然嘆了口氣,說:“他們逃不掉的,魔裔的船太快了。真是見鬼了,不是說中立之地不適合魔裔嗎,他們到這里來干什么?”
  
  艦長打開抽屜,取出里面的兩支短槍,遞給了大副一把,說:“拿著,一會用得著。”
  
  大副苦笑,“你覺得我們還有機會用得上這東西?”
  
  艦長臉色沉郁,眼中卻是戰意昂揚,道:“打死一個算一個。”
  
  “希望如此。”大副卻不樂觀。
  
  其實兩人都明白,還沒有看到對方的艦隊,就被對手感知掃描現,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有公爵級別的強者。這次的對手,已經強大得讓人絕望了。
  
  戰艦表面的偽裝一一撤除,迅做好了戰斗準備,前甲板上的弩炮快抬起,巨弩箭頭閃著陰冷寒光,直直指向虛空。全艦戰意昂揚,都知道虛空艦戰,敗就是死。只是這些普通的艦員卻不知道這次的敵人有多強大。
  
  大胡子艦長一言不,死死盯著前方。
  
  終于,一艘修長的魔裔戰艦從虛空深處躍出,如游魚般迅接近。它通體黑色,以暗金勾勒出流暢得似乎在躍動的線條。每當人們看到魔裔戰艦,都會為它的優雅和華麗所折服。然而在帝人眼中,這種優雅卻是不折不扣的死亡代名詞。
  
  隨著第一艘魔裔戰艦的出現,越來越多的戰艦接二連三地從虛空中躍出,直是無窮無盡。
  
  “這么多!”大副即使經歷過多次戰爭,此刻也禁不住抽了口冷氣。
  
  大大小小的魔裔戰艦一共出現了十余艘,這才告一段落。但是指揮艙內并沒有松一口氣,反而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死盯著似是空無一物的深黑,等待著最后時刻的到來。
  
  經過一段難以忍受的死寂之后,終于,一艘巨艦緩緩自虛空中滑出,在眾多魔裔戰艦的簇擁下,冰冷而傲然地俯視著面前這艘弱小如蟻的帝國戰艦。
  
  看著這艘足有三百米的巨艦,指揮艙內的氣氛徹底變成了絕望。能夠坐在這艘巨艦內的,至少也會是副公爵。魔裔副公爵,以其天生的詭異和高,縱使不依靠座艦,在虛空中也能夠打爆這艘帝國戰艦。畢竟這僅僅是一艘護衛艦,高和靈活是最大的優點。當這一點也被碾壓時,就再無還手之力。
  
  所有的魔裔戰艦都一動不動,只聽見一個冰冷的聲音在指揮艙內響起:“我是梅斯菲爾德家族的林嘉爾,放棄抵抗,不要讓我費事。”
  
  大副和艦長互望一眼,都是苦笑。
  
  出自梅斯菲爾德家族的林嘉爾,號稱永不凋零之花,算是前兩代的天才,近年來已經跨過最大關口,成長為副公爵。然而出自魔裔名門的她,盡管新晉不久,但在帝國評價中,她的戰力在所有永夜副公爵中已經可以列入中游。
  
  這其實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能夠突破到公爵,難度不比人族突破神將低,跨過這道天關的無不是一時英杰。突破之后,許多人到此耗盡了天資,戰力的提升往往要靠漫長歲月的積累。林嘉爾能夠在眾多天才中脫穎而出,說明前程并不止于副公爵,甚至公爵也未必是盡頭。
  
  在過往歲月中,永不凋零之花戰績輝煌,罕有敗績,讓帝國吃盡了苦頭。生平之中,她也就是在林熙棠手下連敗數次,只是林熙棠始終未能抓住機會徹底擊殺她,由此可見她的難纏。
  
  艦長面色凝重,道:“林嘉爾怎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還率領著如此規模的艦隊。不行,此事事關重大,一定要想辦法通知七少和帝國。”
  
  大副卻是苦笑,“你看我們現在還有通知七少的可能嗎?”
  
  此刻遠方一幕卻讓艦長勃然大怒,重重一拳擊在了操控臺上,將鋼鑄的臺面都砸出一個深坑。
  
  兩艘已經完成轉向,可以加逃離的高運輸船非但沒有加,反而停了下來,明顯準備束手就擒。
  
  艦長大怒:“這幫混蛋!”
  
  大副卻道,“逃又能逃得掉嗎?”
  
  艦長心知這話倒也是實話,運輸船再怎么快,也跑不過魔裔的戰艦。別說它們了,就是這艘高護衛艦也跑不過林嘉爾的座艦,所以艦長才打算拼死一戰。
  
  但即使知道是實話,艦長仍是極為惱怒,怒道:“那兩艘船上都是七少的心血,就算是逃不掉,又怎能落入敵手?為何不炸船?”
  
  大副輕嘆一聲,道:“老馬啊,你還是這個脾氣。你不怕死,可是人家想活啊,我們能怎么辦?”
  
  “難道就這樣看著貨物落到魔裔手中不成?”艦長眼中閃過怒意,忽然喝道:“全艦掉頭,瞄準那幫混蛋,給我轟沉他們!”
  
  大副急忙抓住艦長,叫道:“萬萬不可!那兩艘船上可都是跟了七少多年的兄弟啊!”
  
  “兄弟?兄弟會在這個時候投降?”
  
  大副卻不放手,道:“要打先打魔裔!”
  
  “也好!”艦長仍是恨恨不已。
  
  此時指揮艙內,林嘉爾冰冷至極的聲音再度響起:“前面的小家伙,你們不打算投降嗎?”
  
  隨著她的話聲,數艘魔裔戰艦的主炮都開始綻放光芒,顯示能量補充完畢,隨時可以轟擊。另有兩艘戰艦則加前出,包抄后路。
  
  艦長向側前方的魔裔戰艦一指,喝道:“就是那艘!兄弟們,不怕死的話就給轟他的,就算是死,我們也要給這些魔崽子來下狠的!”
  
  戰艦弩炮應令轉向,顯然艦上的戰士也都是不怕死的。
  
  艦長右手高高舉起,正待斬落,出開火指令,只見遠方虛空中忽然飛出一根巨弩,洞穿了最外側一艘魔裔戰艦的艦尾。魔裔戰艦后部頓時燃起一團耀眼的火球,烈火迅蔓延,片刻之間就吞噬了半個艦體。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頓時震驚了雙方。燃燒的魔裔戰艦光芒太強,反而令周圍更加幽暗,讓人一時看不清生了什么。
  
  帝國的戰艦因為位置因素,反而有更佳角度。大副指著遠方,結結巴巴地道:“那,那是什么!”
  
  同一時刻,在魔裔巨艦中,一襲高領華麗軍服的林嘉爾騰地站起,凝望著遠方虛空中徐徐浮現的巨獸,亦是難掩震驚:“虛空巨獸?不對,戰艦?不可能!這,這是什么?”
  
  遠方虛空中,一頭虛空巨獸正無聲無息地躍出,它從頭至尾長逾千米,光是頭顱就過百米。這才是真正的龐然大物,與之相比,林嘉爾的座艦就像小孩子的玩具。
  
  它看上去不是活物,明顯是具骸骨,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可是偏偏活動自如,宛如仍有生命。
  
  直到從它口中射出一弩炮,轟中了又一艘魔裔戰艦時,林嘉爾終于確定,它就是一艘戰艦。
  
  “全艦隊反擊!”林嘉爾冰冷的聲音響徹虛空,所有魔裔戰艦都出動了,如同聞到血腥味的鯊群,迫不及待地撲向這頭來歷不明的奇特巨獸。
  
  千夜此刻站在地黽口中,透過那一顆顆林立如峰的牙齒,盯住了沖在最前方的一艘魔裔戰艦。他牢牢鎖定著目標,用力一踏,身下那具龐大的弩炮通體巨震,長達四米的巨弩呼嘯而出,向著迎面而來的魔裔戰艦轟去。
  
  幾乎在同一時刻,那艘魔裔戰艦艦也綻放原力光芒,兩巨弩同樣射來,主炮射擊后,它立刻開始轉向,竭力想要規避轟來的弩箭。
  
  這艘魔裔戰艦訓練有素,度極快,火力也十分兇猛。它射出的弩炮雖然比千夜射出的略短,卻一次齊射兩。以火力論,它已經過了帝國主力驅逐艦。和血族戰艦的全面均衡不同,魔裔戰艦歷來以高、強大火力和眾多詭異能力著稱。
  
  此刻這艘魔裔戰艦通體變得若隱若現,如同籠罩了一層迷霧,就連飛行軌跡也變得飄忽不定。這是魔裔戰艦最為聞名的“霧隱”,一旦動,就會讓鎖定的弩炮失去目標。魔裔戰艦不知道多少次憑借這一能力避過了致命一擊。這亦是帝國艦長們最為痛恨的能力之一。
  
  霧隱一出,飛行中的巨弩頓時失去了目標,軌跡明顯偏離。然而霧隱或許對其他人有效,但在千夜的真實視野中,所有迷霧都被看穿,魔裔戰艦的軌跡清晰可見。
  
  千夜感知始終和射出的追蹤巨弩聯在一起,當下心念轉動,巨弩通體原力陣列光芒流轉,忽然掉了個頭,全向魔裔戰艦的艦尾轟去!
  
  那艘魔裔戰艦本以為已經避過了這一擊,沒想到災禍忽至,再也不及閃避,脆弱的艦尾被結結實實地擊中!
  
  巨弩直接射進排氣通道里,深深刺入引擎,然后猛然爆炸。強烈的沖擊同樣引爆了戰艦主引擎,在一連串驚天動地爆炸中,這艘魔裔戰艦整個后半部全被炸飛,前半段殘留艦身則在沖擊下翻滾著飄向虛空。
  
  在魔裔戰艦爆炸的同時,兩枚巨弩也同樣擊中了英靈殿。但它們轟在地黽牙齒了,就此爆炸。
  
  千夜以手臂護住頭臉,輕松頂住了爆炸的沖擊余波,然后開始查看受損狀況。
  
  地黽牙齒外側只留下一片焦黑,千夜揮出一道無形的原力之刃,將焦黑炭跡刮掉,現整顆牙齒竟是毫無傷,連最細小的裂紋都沒有。魔裔戰艦的傾力一擊,對地黽遺骸卻是毫無作用。
  
  千夜頓時放下心來,又瞄準了另一艘魔裔戰艦。這艘戰艦卻聰明了許多,不與千夜對轟,而是立刻躍升,飛到了弩炮的射界死角處。其它魔裔戰艦也有樣學樣,如同群鯊,圍著龐大的英靈殿不斷展開,各式各樣的弩炮如同飛蝗般射來。
  
  一時之間,英靈殿龐大的艦身上不斷爆出火球,震顫不已。
  
  千夜竭力操控英靈殿閃避,可是英靈殿太過龐大,動力系統現在連十分之一都沒有安裝完成,只能依靠心臟提供的能量以及遺骸本身殘留的本能飛行。它就如一頭真正的巨獸,蹣跚而又有些笨拙地與群鯊周旋。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