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34 你就從了吧

在另一片空域中,林嘉爾站在舷窗前,盯著眼前無盡虛空,面無表情。所有魔裔都噤若寒蟬,一點聲音都不敢弄出來,惟恐惹來她的怒火。誰都知道,她沉默的時候,才是真正憤怒的時刻。
  
  舷窗外是無盡虛空,陣陣風暴的呼嘯之間,屈指可數的幾艘纖細戰艦,在遠方陸塊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凄涼和單薄。誰都沒有想到,出征時氣勢如虹的龐大艦隊,征途剛剛開始就折損近半。而和戰艦數相比,真正戰力的損失遠不止一半。林嘉爾座艦的戰力,就足以抵得上其余所有戰艦之和。
  
  這一場慘敗僅僅是開始,無論在魔裔,還是梅斯菲爾德內部,林嘉爾的敵人都是既多且強。真正殘酷的斗爭,要在她回去后才會開始。
  
  而現在的問題是,她要何時回去,以及如何回去。也許在返航之前,得想辦法弄點功績,才不會那么難看。
  
  就在她準備考慮這最現實的問題時,前方虛空中突然出現了一艘戰艦,竟筆直向著林嘉爾的艦隊沖了過來,舷側上鮮血王座的徽記格外刺眼。
  
  魔裔們頓時起了一陣騷動,林嘉爾抬手輕按,立刻讓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她緊盯著沖來的戰艦,目光極是銳利。
  
  鮮血王座,不光在血族中是個不能提起的名字,對魔裔來說某種程度也是禁忌。當初倒在破碎流年槍口前的,不光有一眾聲名顯赫的血族大人物,同樣也有魔裔的名字。那是兩個名聲不顯,卻是隱藏于幕后的關鍵人物。其中更有一名大學者,畢生致力于虛空領域的種種研究。他雖然實力平平,卻是魔裔克服中立之地的惡劣環境,在此立足的希望所在。
  
  這位魔裔大學者的死,瞬間讓魔裔在這一領域的研究倒退了數十年,原本成功在即的環境改善設備也就此夭折。以致敗退之后的十余年中,魔裔都沒能完成相關研究,也就無法再次大舉進入中立之地,眼睜睜地看著鮮血王座建立,并且穩固。
  
  時至今日,鮮血王座已經徹底坐大,當年還略顯稚嫩的年輕血族,如今也成為完全能和破碎流年匹配的大人物。無論魔裔還是血族早就承認了現實,但是對于林嘉爾這樣的后起之秀來說,任何歷史都可以打破,任何現實都可以改變。先輩的英雄,就是通向權勢王座的踏腳石。
  
  因此此次前來中立之地,她未嘗沒有和鮮血王座上的那一位接觸的想法,畢竟她身后那支精銳艦隊不是擺設。只是沒想到中立之地如此兇險,竟會有英靈殿這種前所未見的東西,幾乎是瞬間就葬送了她大半支的艦隊。直到現在,她也沒有弄明白英靈殿究竟是戰艦還是虛空巨獸,又或是別的什么東西。
  
  那艘戰艦來得極快,筆直沖向林嘉爾艦隊的中心,眼見就要撞到一起,這才開始減速。等它停下時,距離最前方的戰艦已經不過數十米。對動輒上百米的浮空戰艦而言,這點距離完全說不上安全,恐怕掉個頭都有可能撞到一起。
  
  林嘉爾面沉如水,目光犀利,這艘戰艦行事如此囂張,可以想見,待會的見面定然難稱友好。
  
  血族戰艦艙門打開,從里面走出一位面色蒼白、雙眼陰沉的老者。他大步走到艦首,朗聲道:“我家主人聽說林嘉爾副公爵大駕光臨中立之地,特地派我前來問候。不知道副公爵閣下是否就在艦隊中?”
  
  這血族老者話里話外,死扣著副公爵不放,可謂極不恭敬。平日里眾人稱呼林嘉爾都是用的公爵閣下,至于三個公爵級別間的差異,都被有意忽略。林嘉爾也早早就展示了過人天賦,晉階公爵只是時間問題,這個稱呼也算不上太過夸張。
  
  林嘉爾示意戰艦上前,自己則飛出艙外,凝停在艦首處,居高臨下地俯視著血族老者,冷冷地道:“你家主人就是派你這種貨色來羞辱我的嗎?”
  
  老者夸張地行了一禮,道:“小人哪敢羞辱副公爵閣下?您可是出自名門梅斯菲爾德,隨便伸根手指頭,也能把中立之地給碾碎了。”
  
  林嘉爾臉色鐵青,冷道:“少說廢話,你家主人有帶話來嗎,如果沒有的話就給我滾!否則的話,你可就回不去了。”
  
  血族老者卻不畏懼,陰沉一笑,道:“我家主人確實有話要對副公爵閣下說。主人的意思是,中立之地浪高水深,兇險重重,不是小孩子該來的地方。既然您已經來了,那就可以走了,否則的話會發生什么,可很難說。”
  
  林嘉爾氣得微微顫抖,偏又說不出話來。鮮血王座的警告其實很正常,無論永夜還是帝國,正規艦隊進入中立之地都會受到警告,除非是事先打過招呼。而若不聽警告,后果就有可能是挨上破碎流年的一擊。這也是老者話中兇險重重之意,鮮血王座自己,就是中立之地最大的兇險。
  
  只是鮮血王座還未出手,林嘉爾就折了大半艦隊,這是誰都沒有預料到的。
  
  說話之時,血族老者也一直在暗暗觀察林嘉爾的艦隊,艦隊中都是魔裔最新銳的戰艦,看得他也暗暗心驚,只是戰艦普通規格偏低,基本都是護衛艦,只有一艘是驅逐艦級別,而且數量也少,連個分艦隊標準都差得遠。這和林嘉爾的地位十分不符。
  
  血族老者雙眼一轉,道:“副公爵閣下,您此次出行難道就只帶了這點戰艦嗎?不知您的座艦此刻在何處?我家主人可不喜歡把話說兩遍。”
  
  血族老者明顯是在試探,可卻偏偏戳中了林嘉爾的痛處。座艦被毀的丑事,怎么能說出來?她臉色當即一沉,喝道:“你廢話太多了,今天就給你個教訓,讓你好好記一段時間!”
  
  說話間,林嘉爾突然揮手,一道若有若無的魔氣跨空而至,啪的一聲抽在血族老者的臉上,將他抽得倒飛出去,直撞進船艙中,轟轟隆隆的撞毀了好幾道艙壁,這才停下。
  
  林嘉爾哼了一聲,道:“這記耳光就給你留個教訓。下次讓你家主人派人捎話的時候,換個會說話的人來。”
  
  說罷,林嘉爾即返身入艙,頭也不回。整個魔裔艦隊隨即徐徐轉向,歸航永夜。
  
  血族老者又飛出艙門,看著逐漸遠去的魔裔艦隊,又羞又怒,放聲道:“這一記耳光,我家主人定會返還!”
  
  魔裔艦隊毫無反應,既不加速,也不折返,保持既定航速,逐漸遠去。
  
  血族老者哼了一聲,說了聲:“返航!”,就回到船艙,再也不出來了。他也是侯爵,一向自忖實力,可沒想到在林嘉爾面前竟然連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林嘉爾那記耳光,如果出手重點,完全可以將他的腦袋抽碎。
  
  此際英靈殿也在虛空中航行。此次歸航,首先要去北陸,將一些裝備物資卸下,同時得自魔裔戰艦的材料也要在此加工。這批材料頗為敏感,南青城人多眼雜,被人看到了可不是好事。處理完這些之后,千夜才會返回南青城。
  
  這趟航程足有十余天,途中無事,千夜日日坐在地黽頭頂,吸納凝煉虛空原力。中立之地形勢波瀾詭鷸,千夜也隱隱感覺到了壓力。
  
  航程途中,英靈殿內的艦員都沒有閑著,特別是兩艘貨船上的船員們干活格外賣力,以求戴罪立功。十余日中,英靈殿的設備就安裝了大半,林嘉爾座艦的主炮也拆了下來,挪到了地黽口中。不過現在這門主炮只能看看,根本沒有能源驅動,要等到了南青城,再去找宋子寧想辦法解決。
  
  半月很快過去,千夜又回到東海。他將英靈殿停于虛空,自己則只身前往南青城。
  
  一段時間沒來,南青城又不大不小地變了樣子,城內新建了幾棟頗為宏偉的建筑,都是各大工坊的廠房。城外的土地一部分已經完成了平整,開始修建地基,另一部分則剛剛開始圈地。圈地范圍又比千夜當日所見大了不少。
  
  當他走進南青城內時,幾座新建成沒有幾日的工坊正冒出滾滾濃煙,已然開工。城市中通向浮空艇起降場的幾條道路上則充塞著載重卡車,有的道路已經堵得水泄不通。南青城當年規劃中可沒有想到城中會有這么多的大工坊,大多道路只能勉強并行兩輛載重卡車。
  
  千夜信步從一座工坊大門前走過,正看到幾個人身著工裝,正圍坐在空地上吃飯休息。這幾人千夜倒都認得,曾經都是傭兵,有兩人還是暗火的小頭目。此刻他們卻搖身一變,變成工坊中的工匠。
  
  不過他們此刻談笑風聲,臉上全是滿足。幾人吃得很快,隨即起身,又回去干活去了。
  
  千夜搖了搖頭,徑自返回暗火總部,去找宋子寧。
  
  暗火總部依舊戒備森嚴,門口幾名哨衛目光精亮,掃視著過往行人,極是盡責。千夜看得暗自滿意,正想過去,心念一動,收起了打招呼的想法,徑自向大門走去。
  
  他身影微微閃爍,幾步已穿過大門,進入暗火總部,那些哨衛卻都一無所覺。這一結果,千夜自己也微覺詫異。他剛剛每一步都是踏在幾名哨衛的目光死角,分毫不差,才會有這等效果。這并不是以速度取勝,所以才難得,就連千夜自己都沒想到會如此行云流水。
  
  直到此時,千夜才知道,和林嘉爾一戰給自己的收獲有多大。他的戰技,已經晉入一個新的境界。
  
  千夜走進總部大樓,一路上樓。樓內來來回回的傭兵都對他視而不見。
  
  轉眼間千夜就上到頂樓,不出意外的話,宋子寧就應該在這里。他來到宋子寧的辦公室前,已經感知到七少就在房內,里面還有一個其他人的氣息。
  
  千夜正待推門而入,忽然聽到里面傳來陣陣急促的呼吸,一個嬌柔的聲音急道:“七少,不要這樣,求你了……不,那里不能動,快拿出來!”
  
  緊接著宋子寧的聲音響起,“怕什么!跟了本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還有什么可愁的?你就從了吧!”
  
  “不,不行!你再不住手,我可要叫了!”
  
  “叫吧,這里上上下下都是本少的人,你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的。”
  
  屋內傳來深深吸氣的聲音,顯然那女子并不打算妥協,要來一聲穿金裂石的尖叫。只是氣才吸了一半,她的嘴就被捂住,然后傳出宋子寧有些氣急敗壞的聲音:“該死的,今日本少就不信了,非要拿下你這小妖精不可!等本少吃到了嘴里,看你還能飛上天去!”
  
  到了這時,千夜實在有些聽不下去,咳嗽一聲,推門而入。】(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無錯誤、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nbenheji(按住三秒復制)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