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40 指揮

“永夜那邊知道嗎?”千夜問。
  
  “既然我們算得出來,那邊自然也能算出來,不過是早點晚點而已。現在帝國這么大的動作,怎么瞞得過去?林嘉爾想必就是為此而來,好在你把她打了回去,讓我們有了先機。”
  
  千夜皺眉道:“這先機似乎沒什么用。”
  
  誰搶占先機,就意味著要和聽潮城硬拼。在這中立之地,以帝國和永夜能夠投送過來的力量,實是難言勝負。若是和聽潮城一戰損失過大,就算是勝了,也會給另一方趁虛而入。所以占了先機未必是好事。如此三方糾纏的局面,最是難以處理。
  
  “這先機確實沒什么大用,不過有總比沒有好。”宋子寧再向地圖上一點,道:“比如說這一帶的魔裔暫時絕了后援,全都蟄伏不出。我們正好可以利用這點空當時間,把傾向于魔裔的家族全部連根拔起,讓當地人知道,誰倒向永夜那邊,誰就要倒霉。”
  
  見宋子寧所指的位置正是觀瀾城,千夜說:“這里有幾個家族還是有可能倒向我們的,比如薛家。”
  
  “那就讓薛家也出人出力,由他們的人打頭陣,去把親近魔裔的家族給滅了。”
  
  千夜微微皺眉,宋子寧這種做法絲毫不給薛家留后路,恐怕會引起反彈。不過在這種謀略上,宋子寧早有盛名,他做的決定無論看起來再怎么難以施行,事后看總是洞悉先機。
  
  宋子寧看了千夜一眼,道:“如果你沒有意見,那就這么辦了。我馬上就派人去通知薛家。”
  
  見千夜點頭,宋子寧即道:“那就說下一件事。這個嚴定……”
  
  宋子寧微微皺眉,似也覺得有些棘手。他思索片刻,問:“千夜,如果你再遇到陸均一,有多大把握贏他?”
  
  “陸均一?就是在不墜之城出手阻攔我的那個人?”
  
  “是的,就是他。”
  
  千夜沉吟道:“若是他沒有什么進步,那么在中立之地的荒野中,我應該有機會殺掉他,如果有朱姬和其他人配合,把握就更大了。不過,如果他再有突破,就很難說了。”
  
  宋子寧失笑,道:“距離那一戰才過去多久,你以為誰都是跟你一樣的怪物,沒事干就升升級?”
  
  千夜有些尷尬。
  
  宋子寧收了笑容,道:“陸均一再不入流,畢竟也是神將。你真有把握對付他?”
  
  千夜正色道:“現在看起來,他的攻擊乏善可陳,當年的小朱姬擋得住,現在的我肯定可以承受下來。至于防御,沒聽說過他有什么突出之處,應該受不起我的一記原初之槍。如果是荒野追獵戰,那把握就更大了。畢竟我現在的血氣,已經晉階侯爵。”
  
  宋子寧點了點頭,道:“這就好辦了。這種戰斗我不方便出手,只能靠你自己。”
  
  “你要對付陸均一?他畢竟是帝國神將,這種時候,是不是有些不妥?”
  
  宋子寧輕嘆一聲,道:“能夠不這樣當然最好,只可惜……”
  
  可惜什么,他沒有明說,千夜也就沒有再問。
  
  接下來,宋子寧和千夜詳細講了講如今的布署。帝國先遣艦隊分成三批,目前已經全部抵達,主力艦隊還在途中。先遣艦隊除了嚴定所領的這一支外,另外兩支分別是由世家和帝室組建。此次世家行動由李家主持,主因是確定通道具體位置,以及進入通道都需要李家天機推衍術的支持,在四大門閥沒有全力出動的情況下,李家主持大局理所應當。
  
  帝室的直接參與讓千夜有些意外,一般而言,這類行動帝室很少出動直屬力量,大多是假手軍部或是一些世家。這一代的大帝平素深居簡出,武功并不顯赫,和歷代先帝比起來,基本就是蟄伏。只是近期帝黨的活躍,才顯露出些許崢嶸。
  
  李家和帝室也都駐扎在南青城周圍,各自找了地方建起補給基地。兩方各找了一家中立之地的大商行作為掩護,打著修建工坊的名義,實際上建的都是秘密基地。至于起起落落的浮空船,有多少是真的貨船,就是兩說了。
  
  三支先遣艦隊集結,雖然比林嘉爾的艦隊實力稍遜,但也足以一戰。魔裔在中立之地實力削弱明顯,相比之下,人族就有明顯優勢。
  
  現在林嘉爾被千夜重創,無須宋子寧提醒,千夜也知道此刻優勢有多大,特別是失去艦隊支援,先期抵達的魔裔只要稍敢露頭,就是死路一條。
  
  “那還等什么,集中全部軍力,直接探查通道位置所在不就行了?”千夜看來,現在局面已經十分明朗了。
  
  “哪有那么容易?”宋子寧苦笑,收起地圖,說:“先不說硬碰硬能不能拿得下聽潮城主駱冰峰,就算能夠拿得下,就一定會去打嗎?這三支先遣艦隊,除了帝室我能說幾句話,其它兩支可不聽我的。”
  
  千夜一怔,問道:“此戰的指揮不是你?”
  
  “當然不是。”
  
  這看起來很不可思議。宋子寧和千夜在中立之地經營已經有一段時間,早就站穩腳跟。且在千夜看來,宋子寧無論謀略還是實際戰績,都遠非那些所謂世家大佬可比。以軍功而論,宋閥上下,就沒有幾個及得上他的。長老會多少老人,平生連個伯爵都沒殺過,卻還在妄談軍政?
  
  此刻遠征中立之地,爭奪大漩渦通道控制權,這是何等大事,僅次于浮陸之戰。如此戰役,宋子寧出任主帥是順理成章之事。握有一手好牌的七少有多么可怕,只有永夜才最清楚。
  
  然而主帥居然不是宋子寧。
  
  千夜道:“不是你,難道是嚴定?”
  
  “那個廢物,怎么可能?上面再怎么糊涂,也不至于做這種事。”宋子寧定了定神,嘆道:“歸根結底,還是我們太年輕了。讓那些征戰幾十年,年紀足以做你我爺爺的人聽我指揮,他們的臉如何拉得下來?三支艦隊集結后,曾經開過一次會,我也自薦指揮,結果有幾人強烈反對,只能作罷。”
  
  千夜皺眉,道:“誰在反對?我去找他們談談。軍國大事,豈能由得這些老家伙肆意妄為!”
  
  “談?你打算怎么談?”宋子寧失笑。
  
  千夜揚了揚拳頭,道:“當然是好好談,來的人中,我勸不了的應該不多。”
  
  “算了,隨他們去吧,我反正也有些累了。”
  
  “怎么能隨他們去?他們爭權奪位也就罷了,下面的可都是帝國將士。怎么能因為他們的一已私利,就讓這些人去送死!”
  
  宋子寧笑了笑,道:“他們也沒有那么不堪。”
  
  千夜哼了一聲,道:“魔裔那邊現在就來了艾登。這些老家伙要是真有本事,當年在迷霧森林怎么會被艾登打得那么慘?”
  
  宋子寧這次沒有反駁,嘆道:“艾登不止是戰力出眾,從迷霧森林之戰就能看出,他至少是戰術級別的大師。如果魔裔這邊由他來主導,這些人……還真不一定打得過他。這也是我想出任主帥的原因。只是那幾個老頭子自覺征戰幾十年,絕不會輸給一個乳臭未干的魔裔,我又能說什么?”
  
  千夜道:“艾登真實實力說不定已到侯爵,只是隱藏而已。這種名門侯爵,也叫乳臭未干?那些老家伙打得過他嗎?”
  
  “在人家看來,領軍打仗和個人戰力無關。”
  
  “說這種話的人,戰力肯定不怎么樣。他有十五級嗎?原力都是吃藥吃出來的吧?”
  
  宋子寧哈哈一笑,道:“又不是你被排擠,這么激動干什么?不過啊,你確實變壞了。說這話的那老頭子,僅僅十四級,哈!”
  
  “十四級,好,我去找他談談。”
  
  宋子寧拉住千夜,搖頭道:“你又看不起人了,十四級怎么了,別忘了,你是十四級,我也是十四級原力。所以人家不覺得比我們差多少。”
  
  千夜冷笑,“你我和他怎會一樣?這種老朽,在你我手下能撐得過三招嗎?”
  
  “那是你,本少可不喜歡打打殺殺的。”宋子寧白了千夜一眼。
  
  千夜手中絕技,無論定八方、生機掠奪還是原初之槍,都是威力絕大、一招見生死,實力稍遜的對手,絕難在千夜手下撐過半招。只不過宋子寧說自己不喜歡打打殺殺,就不是自謙,分明是虛偽。這家伙戴上面具、手持銀槍之時,兇悍程度僅比千夜稍遜。
  
  看千夜怒意未消,宋子寧收起浮滑,嘆道:“他們不僅是忌我,也是在忌你。我們關系太近,你又把軍部得罪到死,這些人也有幾分討好軍部的意思在內。”
  
  千夜冷笑,“我得罪了軍部?”
  
  宋子寧緩道:“千夜,你想過嗎?夜瞳是這種情況,就是沒有栗風水的混沌磨盤,她的覺醒也只是遲早的事。”
  
  “你想讓我和軍部和解?”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不想你因為憤怒做出錯誤決定,軍部是個龐然大物,想要扳倒它需要耐心。除了扳倒它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途徑。”
  
  “是什么?”
  
  宋子寧卻不肯說了,只是道:“現在還太早,等到時候再說。現在先說眼前的事吧,觀瀾城那邊,你要去一趟嗎?”
  
  “好。”
  
  宋子寧點頭,道:“這次策略和以往有些不同,無須打殺,我會派個人跟你一起去,他會處理一切,你聽著就是。不到必要時候,你也不必出手。”
  
  “那我去干什么?”
  
  “一個是防著魔裔,一個就是鎮住那些家族。只要有你在,無論艾登還是那些家族,想要干點什么之前都會三思。哈,他們可都是被你打怕了的。”
  
  “我還是不覺得這有什么意義。”
  
  “意義重大。”宋子寧不容千夜反對,拉開房門,道:“來人,去請指揮官進來!”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