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45 誰的大局

入夜時分,千夜在靜室中盤坐修煉,徐徐煉化原力,寂靜無聲。
  
  忽然他睜開雙眼,眼中有電芒閃過,旋即泛起深沉藍色。他騰身而起,直接撞向墻壁。堅固的磚墻在千夜面前如紙糊一般,瞬間被撞出一個大洞。破墻而出的瞬間,千夜右手伸出,指尖射出數道血線,直接穿透前方數道墻壁,射入一個房間,向房中一名老者的心口刺去!
  
  老者反應極快,身上立刻迸射出黑白二氣,化作無數小盾,環身飛舞。黑白氣盾似是極為堅固,又異常靈活,應是一門絕技。然而在血線面前,這些氣盾卻如同紙糊,一擊即穿,數道血線幾乎沒受阻擋,已經到了老者面前!
  
  老者一聲驚呼,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可是千夜這些血線來得何等之快,哪容他閃避?
  
  這些血線銳利無匹,幾是無堅不摧,又最擅擊穿原力防御,只要被它射中,就是死路一條。
  
  老者以為必死之際,身周忽然出現數片飄葉,飛舞穿梭。飄葉一現,血線似乎迷失了目標,飛射速度驟緩,游移不定。有了剎那的緩沖,旁邊又出現一把折扇,一敲一攪,就將血線全都纏繞在折扇上,拉向一旁。
  
  此時砰的一聲悶響,墻壁磚石亂飛,千夜破墻而入。看到老者,他頓時面色一寒,右手猛然一抬,帶動血線回緊。數道血線纏繞在折扇上,驟然拉緊,喀喀聲中,竟將折扇生生絞得扭曲變形。這數根血線本是無形之物,現下卻顯出無以倫比的堅韌。
  
  就在這時,側方憑空出現一個拳頭,擊向千夜。這一拳剛剛出現,周圍景物就有些扭曲,千夜竟有被拳頭吸引過去的錯覺,可見這一拳之重!
  
  然而千夜知道自己一退,就有可能讓老者逃出生天。他索性不閃不避,吐氣開聲,左拳擊出,毫無花假地和那一拳硬拼了一記!
  
  這一瞬間,房間中似是失去了重力,所有東西都飄了起來。
  
  千夜騰騰騰連退三步,差點退出房間,左手也在微微顫抖。站定之后,他忍不住張口,噴出一口鮮血。血色艷紅帶金,落地即燃,熊熊血焰直沖屋頂。血火瞬來瞬去,眨眼間就已熄滅,地面上再無分毫血漬。
  
  姬天晴自虛無中現身。她雖然沒有后退,但是身形不斷扭曲,就連外表都在不停變化,臉上更是有數十張不同面容紛至沓來。她一聲驚呼,趕緊捂住自己的臉,這個小動作,卻可以看到她的右手在不住微微顫抖。
  
  宋子寧也自另一側現身,看著手中扭曲得不成樣子的折扇,一臉苦澀。
  
  直到這時,房間中飄浮的物品才紛紛下墜,一觸地面,就化為飛灰,就此湮滅。
  
  通的一聲悶響,東岳出現在千夜手中,劍鋒落地,深深插入地板。雖然劍鋒并未指向老者,但是老者反而不敢逃離,他猛一咬牙,拔出墨晶長劍,遙指千夜。
  
  千夜手扶東岳,看都不看墨晶長劍一眼,仿佛這把能與寒月籠紗對斬的神器根本不存在一樣。他面露冷笑,利劍般銳利的目光在老者的脖頸處掃來掃去,看得老者冷汗汩汩而下。
  
  僅僅瞬間的對峙,老者已經有些承受不住,手中墨晶長劍一振,喝道:“老夫此劍必中!”喝聲中,他鼻中噴出黑白二氣,激射在墨晶長劍上,環繞劍鋒飛舞。房間中眾人頓時都有種被鎖定的感覺,老者目光到了哪里,哪里就有陣陣刺痛。
  
  千夜卻不為所動,只是冷笑,東岳卻漸漸變得沉重。
  
  老者臉色越來越蒼白,眼看就要承受不住壓力,被迫出劍之際,宋子寧終于回過氣來,一掌拍出,萬千落葉飄飄而下,粘在黑白氣盾上,帶得墨晶長劍往下一沉。
  
  雙方氣機牽引,千夜聞聲而動,東岳震顫、聲如龍吟,就欲一劍斬出。但他眼前一花,姬天晴插進兩人中間。她依舊捂著臉,但是恰好站在東岳出劍的線路上。再怎么樣,千夜也不可能真的一劍斬到姬天晴身上,只好強勢收力壓住東岳。
  
  “你們干什么,為什么不讓我殺了這老東西?”千夜聲音中隱含怒意。
  
  宋子寧剛要說話,卻是一陣劇烈咳嗽,什么話都說不出來,只好指了指姬天晴。姬天晴仍然捂著臉,身形還在變幻不定。她干脆轉過身去,根本不理宋子寧。
  
  老者悄悄向后退了一步,千夜雙眼一張,冷道:“瑞翔!你敢動一步,就算他們也保不住你!”
  
  老者又羞又惱,道:“你,你豈有……”
  
  但是“豈有這等本領”一句,卻怎么都說不出來。剛剛剎那的對峙已經讓他明白,現在的千夜想要殺他,并不是胡吹大氣。
  
  宋子寧終于止住了咳嗽,苦笑道:“你還記得我說的,晚上就會有情報嗎?情報就是他帶來的。”
  
  “也就是說,這算是合作?”千夜語意中有了譏諷,“當初你可是被他抓走的,還差點送了命。現在居然變成合作了?”
  
  宋子寧道:“當時也算各為其主,現在情勢變化,早跟當日不同,雙方有合作的價值。”
  
  千夜目光銳利,宋子寧卻也坦然對視,絲毫沒有退縮。最后還是千夜把目光轉向別處,看了姬天晴一眼。姬天晴站到了角落里,示意不關她什么事。她的手已經放下,顯露出一張平平無奇的少女面容,千夜印象中似乎見過這張臉。
  
  環視一周,千夜的目光又落在宋子寧身上,一字一句地道:“如果早知道有今天,或許我就不會去堵聽潮城的大門。”
  
  宋子寧嘆了口氣,寬慰道:“先別生氣,坐下吧,我慢慢跟你說。”他習慣性地伸手去拍千夜的肩,然而千夜身體微微后仰,不動聲色地讓過了宋子寧的手。
  
  宋子寧的手在空中僵了一刻,就收了回去,拉開房門,說:“到隔壁說吧,這間屋子已經毀了。”
  
  四人一路來到隔壁的會議室,路途雖然不遠,但是瑞翔卻似是經過了數年,汗水已經濕透衣衫,鼻息粗重,每走一步都帶起無數黑白二氣,顯得格外艱難。
  
  千夜似乎什么都沒做,只是目光不斷盯著瑞翔的后心而已。
  
  好不容易進了會議室,瑞翔這才感覺壓力小了些,長出一口氣。他忍不住向千夜看了一眼,又是驚懼,又是不解。就在不久之前,他面對千夜雖處下風,卻還可戰可退。這還沒過去多久,千夜怎么就變得如此可怕。
  
  四人分別坐定。似有意似無意,姬天晴和宋子寧分坐左右,將千夜和瑞翔隔開。
  
  “千夜,事情是這樣的,你也知道現下情勢微妙,和以往大不相同。我先給你講講現在的大局勢。”
  
  宋子寧話未說完,就被千夜冷冷打斷:“有話直說。”
  
  宋子寧怔了怔,以他的八面玲瓏,一時之間竟找不到措辭。
  
  就在這時,姬天晴忽然伸手,在桌下握住了千夜的手。兩人以前雖然也有過種種接觸,卻都是在戰斗時刻,如眼下這種情形還是第一次。千夜微微一怔,就往回抽手。但是姬天晴握得緊了些,力道并不大,態度卻是異常堅定。
  
  千夜有些不明所以,也不欲撕破臉皮,就先讓她抓著。只是這樣一握,他指尖上幾道時隱時現的血線卻射不出去了,又不能刺到姬天晴的手,只好收了回去。
  
  姬天晴握的只是一只手,千夜另一只手手指舒張,指尖上又探出血線。姬天晴身體微微一動,動作雖然微小,但千夜亦是戰技晉入大師境界的強者,見微知著,知道她接下來就是去握自己的另一只手。只是這樣一來,她整個人都會貼在千夜身上,并且形同抱緊了千夜。
  
  千夜身體一僵,立刻收了血線,姬天晴也隨即坐直。只是在回到自己位置上時,她似是瞪了千夜一眼,眼神中充滿了說不清的滋味。
  
  只是姬天晴面目千變萬化,直到現在千夜也不知道她真正長相是什么。或許剛剛變幻不定的數十張面容中有她的真面目,但是也被她捂住了。所以千夜也不費心去猜她的心思,疑惑一帶而過。
  
  見千夜終于冷靜下來,瑞翔也松了口氣,又出了一身大汗,幾欲虛脫。這種直面生死的滋味,著實不好受。
  
  宋子寧字斟句酌,緩緩地道:“千夜,此戰至為關鍵,重中之重就是駱冰峰。可以說,能否牽制駱冰峰,直接決定了此役成敗。恰好在這件事上,瑞翔和我們有共同的目標,可以攜手合作。他抓的是我,這點恩怨,我都放下了,你為什么不能放下呢?”
  
  千夜冷笑,“他抓的是你,后來拼命的是我。然后現在你告訴我你們和解了?”
  
  宋子寧搖頭,“我也不想,然而眼前卻是要以大局為重。”
  
  “大局?你告訴我什么是大局?”
  
  宋子寧苦笑,向姬天晴望去,姬天晴卻轉過頭,根本不去看他。宋子寧無奈,只得自己解釋道:“千夜,大漩渦不光事關帝國新銳一代的潛力,里面還有眾多珍稀資源,甚至有傳言,橫渡虛空的秘密也隱藏在大漩渦內。可以這樣講,如果能夠送些人進入大漩渦,對帝國未來十年都會有益。”
  
  “所以,這是帝國的大局。”
  
  “是的。”
  
  “帝國的大局,與我何干?”
  
  一時之間,宋子寧竟無言以對。
  
  Ps:新年第一天,說點什么好呢?
  
  ()還是加更吧!
  
  有沒有人因此心想事成?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
  
   /div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