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46 誰的意氣

房間內死一般的寂靜,許久,宋子寧才有些艱澀地說:“千夜,帝國再怎么樣不好,畢竟是我們人族的……”
  
  千夜騰地站起,指著宋子寧,放聲道:“我拼命是為了兄弟,為了朋友,不是為了帝國!今日……”
  
  宋子寧苦笑,姬天晴則抓著千夜的手,死命地拉,終于拉得他重新坐下。千夜有心震開她的手,可是武道修為太高,卻又在這時坑了他。千夜敏銳感覺到她的原力分布十分古怪,對自身全無防護,卻把大量原力用在束縛千夜上。如果千夜震開她的手,那么她的手骨也會被震碎。
  
  這讓千夜如何下得了手?結果自是被姬天晴拉得坐下。
  
  “聽他說完。”姬天晴的聲音十分輕柔,很不像她過往的樣子。
  
  宋子寧此刻也豁出去了,大聲道:“你可以不為帝國,那是我的事。可是我來中立之地,是為了誰?!我快把整個寧遠重工都搬過來了,又是為了誰?我放著那么多好處不要,只要一張配方,又是何故?”
  
  千夜只覺一腔怒火無處可去,忍不住用力砸了一下桌子。
  
  姬天晴敲了敲桌子,說:“現在不是你們互訴衷腸的時候,說正事。”
  
  宋子寧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說:“若是牽制不住駱冰峰,那么一切休提,誰都有可能死在他指下。因此我多方設法,聯系上了瑞先生。瑞先生除了能夠提供駱冰峰的詳細情報之外,亦會在關鍵時暗中出手。”
  
  “暗中出手?對付駱冰峰嗎?”千夜語帶譏諷。雖然他和姬天晴沒有直接和駱冰峰交過手,但是那晚的經歷,已然明了駱冰峰的恐怖。以駱冰峰的實力,就是站那不動隨便他打,瑞翔也未必傷得了這位聽潮城主。
  
  孰料宋子寧道:“當然不是駱冰峰,而是駱冰峰身邊那個女人。”
  
  千夜默然,片刻后方道:“好計。”
  
  宋子寧搖頭:“這是瑞先生想出的計劃,本少可不能貪功。”
  
  千夜終于望向瑞翔。一接觸到千夜那泛著深湛藍色的雙眼,瑞翔立刻打了個寒戰。
  
  千夜一字一句地道:“如果你到時候不出手怎么辦?”
  
  “這怎么可能?哼,這駱冰峰我是除之而后快的人,有此天賜良機,我如何肯放過?上一次和七少只是誤會,現下七少不計前嫌,又給了這么好的條件,老夫怎會不盡力?哼,那女人就是駱冰峰的最大軟肋,所以老夫要親自下手,就是想看看駱冰峰那狗賊心灰若死的模樣。當年他喝斥老夫之時,可想不到還會有這樣一天吧?”
  
  一提到駱冰峰,瑞翔似乎變了個人,雙眼微瞇,面頰抽動,言語之間盡顯憎意,顯是恨到了極處。千夜不禁有些奇怪了,以仇恨來說,瑞翔在千夜手上連吃好幾個大虧,被打得灰頭土臉。駱冰峰若不是出不了城,千夜也無法封堵聽潮城門。怎么他不恨千夜,反而恨上了駱冰峰?
  
  不過瑞翔的仇恨倒不似作假,接下來提供的駱冰峰各項情報更是出乎意料的詳實。千夜雖然仍然生氣,但身為強者的本能,讓他一聽到這些資料就開始潛心思索,漸漸進入忘我之境。
  
  “最需要注意的就是駱冰峰的死亡凝視,據說這是他早年擊殺一頭虛空巨獸幼獸,不知以什么方式將虛空幼獸的能力轉移到自己身上,才得到的能力。實力弱的人,僅僅被他稍加凝視,就會被擊殺。”
  
  千夜點頭,當初他可是親身體驗過死亡凝視的滋味。不過要論威力,比之東海深處的神秘存在卻是差得太遠,也遠不到能夠擊殺千夜的地步,是以虛空幼獸一說倒是可信。
  
  “至于那個女人,我也只知道她突然出現在駱冰峰身邊,少有看她出手,也不知道她究竟擅長什么。”
  
  姬天晴道:“那你怎么有把握能夠殺得了她?”
  
  瑞翔一彈墨晶長劍,傲然道:“老夫這把劍是天王所賜,其上有天王原力加持,無堅不摧!就是駱冰峰也要被捅個透明窟窿,休說區區一個女人了。”
  
  千夜微微皺眉,印象之中老者這把墨晶長劍只是異常鋒銳和特別堅固,沒看出哪里有天王原力加持了。
  
  他心中疑惑,宋子寧直接問了出來:“這把劍上似乎沒有天王原力吧?”
  
  “現在沒有,明天就有了。”瑞翔顯得別有深意。
  
  宋子寧和姬天晴對望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
  
  在這關鍵時刻,一直號稱閉關不出的張不周卻能為瑞翔的劍加持原力,要說張不周一點也不清楚瑞翔打算用這次加持的原力干什么,誰都不會相信。這其中原委可就值得玩味了。
  
  接下來就是一些行動的細節,包括如何聯絡,如何發難等等,計議已定,瑞翔立刻告辭,片刻也不想多留,如風而去。
  
  等瑞翔走后,室內又陷入沉默。最后還是宋子寧打破沉寂,說:“千夜,這不光是大局,也是為了少死些人。只要能牽制駱冰峰,任何助力都是我們的朋友,不管他們以前怎樣。”
  
  “你變了。”
  
  宋子寧坦然道:“因為我已經成長了。”
  
  千夜還待再說,姬天晴拉了拉他,說:“走吧,我跟你說。”
  
  千夜想了想,就點頭答應。現下情況,他心中積郁難去,實在無法好好和宋子寧說話,說兩句就想要吵架,心情根本無以平復。姬天晴明顯有話要說,有什么事由她來轉述,會更加好些。
  
  出了房門,姬天晴先是輕嘆一聲,才說:“你別怪他,他也是實在沒辦法,才想要這一條路的。”
  
  千夜默然不語。
  
  姬天晴又道:“我知道,你不喜歡這種方式,你寧可在戰場上與強敵同歸于盡,也不愿與瑞翔這種小人同流合污。可你是英雄,而子寧是統帥,有太多人的生死系于他的籌謀。所以他不能意氣用事,必須得到最好的結果,哪怕過程再怎樣的不如人意。”
  
  “千夜,你當然不會認同帝國。但宋子寧會,所以他還要擔負屬于他的那份責任。我想,在未來,這份責任或許不比今日的林帥和張帥小。”
  
  千夜終于開口,“天機推衍不是萬能,也沒有人能夠算盡一切。子寧此次謀劃,就有疏漏之處。他們這一類人,都太自信了。”
  
  姬天晴問:“有何不對?我怎么覺得除此之外,別無他策?”
  
  千夜淡道:“即使沒有瑞翔,我們正面對上駱冰峰,他也未必有余力他顧。”
  
  姬天晴頓時一怔,細細回味這句話,卻越想越是心驚。她剛想要發問,忽然間黑暗中有藍色電芒一閃而逝,氣溫驟降,如入寒冬。
  
  在長廊盡頭,李狂瀾負手而立,雙目如電,掃視著姬天晴和千夜。
  
  千夜第一時間感覺到了殺氣,順著李狂瀾目光望去,才發現自己的手仍和姬天晴拉在一起。
  
  千夜微微皺眉,松開了手。他倒并未覺得有何不妥,姬天晴以此法一直壓制著他的血線,不讓他出手對付瑞翔。否則的話,百米之內,血線都是瞬息而至,瑞翔身法再快,也無處可逃。生機掠奪,可不是一般的殺技。
  
  正是知曉千夜全力出手的威力,姬天晴才以自身安危作為籌碼來束縛千夜,只有這樣才能抓住千夜。
  
  不過刻下李狂瀾突然出現,而且殺氣四溢,顯然不是為普通事而來。
  
  千夜向姬天晴看了一眼,心道看來姬天晴和李狂瀾之間多半關系不簡單,或者不僅僅是普通朋友。所以千夜一察覺不對,立刻松手,以免誤會。不過三人都是強者,武道上那點事甚至無須開口,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大概。就是有誤會,也盡可解釋。
  
  千夜心下坦然,直視李狂瀾,卻發現有些不對。李狂瀾殺氣越來越盛,卻是沖著姬天晴去的。姬天晴昂著頭站著,一副受了委屈、卻死也不肯開口的小孩樣子。
  
  千夜頓時糊涂了,搞不清楚兩人之間的關系。難道李狂瀾礙于自己的面子,不好當場發作,所以全部遷怒到姬天晴身上?
  
  不過仔細一想,卻又不太對。若是李狂瀾懷疑他和姬天晴有什么曖昧,那也應該沖著千夜來才對。而且千夜也不覺得自己的面子有那么大,能夠讓李狂瀾退讓。再者說,千夜和李狂瀾之間的關系,似乎也沒好到哪里去。
  
  越想越是糊涂,千夜不禁大感頭痛,只覺這比面對神將還要困難得多。他有心解釋,卻又不知從何說起,更不知道要解釋什么。
  
  李狂瀾哼了一聲,森然道了聲:“好,很好!”就轉身而去,倏忽不見,留下一頭霧水的千夜在原地。
  
  “好什么?”千夜問,一臉茫然。
  
  “沒什么,就是很好!”姬天晴笑顏如花,變臉之快,讓人嘆為觀止。
  
  千夜搖頭,不再去想這些,道:“我要離開一段時間,明天晚上回來。應該趕得及決戰吧?”
  
  “來得及,三天之內都做不完準備呢。你要去哪?”
  
  “隨意走走。”千夜如是說,可是臉上一閃而逝的落寞卻泄露了些許心事。
  
  姬天晴似想追問,但欲言又止,只是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Ps:這才是新年賀詞的正確姿勢:
  
  回顧2016年,得失均在心之方寸,而我親愛的讀者們,從你們那里我從來都是得到,得到支持,得到等待,得到贊譽,得到批評,每一次訂閱,每一條留言,每一個點擊,彌足珍貴,讓我在自己選擇的那條披荊斬棘的道路上,走得無比勇敢。踏入2017年,請和我一起期待一次重大改變,加速打造我的萬千世界,呈現到你們面前,為此我愿意失去一些,放棄一些。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復制)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