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53 異類開山

嚴定道:“若是那駱冰峰現在就殺出來,可有點不妙。”
  
  無須宋子寧回答,帝室老者即道:“不會。他也不能確定我們是不是給他設下陷阱,要將他誘出城外伏殺。若我是他,絕不會冒這無謂之險。在城中,至少有圣山之利。你們看!”
  
  帝室老者伸指一彈,無數晶粒從指尖射出,在遠方化成無數飛雪,飄飄灑灑。一些雪花落下,便被無形屏障托在空中,不再下落。轉眼之間,在眾人面前就出現了一道晶瑩屏障,看那弧度,隱隱將圣山包裹在內。
  
  “這就是圣山領域了,看來比咱家想的還要強些。”
  
  此刻浮空艦停留地點距離圣山邊緣不遠,看到屏障如此之近,就有人變了臉色,道:“若是他突然沖出來,一擊即退,那可如何是好?”
  
  許多人都同樣臉有憂色。
  
  宋子寧則哈哈一笑,道:“無須擔心!駱冰峰是個英雄,不屑偷襲弱者,免得墜了名聲。這種事嘛,只有我才會干,哈哈!”
  
  方才說話之人跟著訕笑幾聲,借機下臺。
  
  李家長老皺眉道:“這圣山領域,看著著實不簡單啊!若是那駱冰峰一心躲在圣山里面,恐怕還真不好辦。七公子,你可有什么好辦法?”
  
  另一名世家長老也道:“是啊,這圣山看來非解決不可。七少,你收了我們各家這么多錢,可是說過是為了解決圣山用的。現在別告訴我們你也沒辦法。”
  
  宋子寧微微一笑,道:“辦法早就有了,到了現在,也沒什么必要瞞著各位。你們看,那不就是解決圣山的辦法嗎?”
  
  眾人順著宋子寧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的是一排排重炮陣地。一直到現在,還源源不斷有貨箱運過來,從里面拆出零件,就地組裝出新的重炮。
  
  “重炮?”
  
  眾人早就看到了這些重炮,不過都不以為然。重炮這種東西華而不實,面對強點的戰兵就沒什么大用,對強者更是幾乎全無用處。他們以為宋子寧弄了這些重炮過來只是為了拆城防工事,心中還在嘲笑他小題大做。聽潮城雖然堅固,但是防御體系和帝國與永夜的重城不可同日而語,哪用得著這么多重炮。
  
  “就是它們。至于如何使用,等明日天明,就會知道了。”宋子寧又賣起了關子。
  
  夜深人靜,帝國大軍已經集結完畢,整個營地燈火通明,反而比聽潮城還要耀眼奪目。不過營區內靜悄悄的,戰士們都在休息,養精蓄銳,等候著第二天的總攻。而城防軍卻是一刻也不敢大意,連夜防守,惟恐被偷襲。
  
  天空中總是懸浮著戰艦,讓城防軍偷襲無門,好不容易等到天明時分,帝國一方的戰士精神抖擻地走出營房,而城墻上的城衛軍卻顯出疲態。
  
  城衛將軍眼中布滿血絲,顯然一晚都沒有睡好。他死盯著城下,不放過對手的一舉一動,而他按在墻頭的手,正在微微顫抖。
  
  旁邊忽然伸過一只大手,按在他的手上,然后有人問:“怕了嗎?”
  
  城防將軍轉頭一望,急忙站直,道:“杜將軍!”
  
  杜遠微微點頭,目光如電,又問了一遍:“你怕了嗎?”
  
  城防將軍臉脹得通紅,道:“這么多年,您何時見我怕過?我只是想不明白,他們究竟是要干什么。”
  
  杜遠向城下望了一眼,雙眉微皺,隨即哂道:“華而不實,怕他作甚!堆這么多重炮,想要拆城嗎?哈,給他拆!”
  
  “杜將軍,恐怕……”城防將軍欲言又止。
  
  就在這時,大地忽然微微顫動了一下,遠方的重炮陣地上騰起一團白色煙霧,伴隨著一聲響徹云霄的巨響,一門重炮開始試射擊了。
  
  這是校正射擊,本來并沒有什么出奇之處。但是隨著炮彈在空中劃過,尖銳的嘯叫隱隱傳來之際,杜遠的臉色突然變了。
  
  以他接近神將的眼力,重炮炮彈可說慢如蝸牛,軌跡清晰可見。這枚炮彈射程遠得出奇,高高掠過城區,落向圣山。
  
  不及細想,杜遠一聲怒吼,沖天而起,如流星般攔在炮彈的軌跡上,一拳擊出,將炮彈凌空擊爆。
  
  城衛將軍一臉驚愕,其他將士也都滿頭霧水,不明白杜遠為何會對一發炮彈如此在意。
  
  聽潮城外,宋子寧折扇張開,冷笑道:“攔得了一枚,難道還攔得了幾百發不成?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原力多,還是我的炮彈多。來人,傳令下去,全體重炮準備,急速三連射!”
  
  片刻的寂靜之后,驚天動地的重炮轟鳴就淹沒了一切,一排排炮彈如蝗蟲般越過聽潮城城區,飛向圣山。
  
  杜遠臉現絕望,再度躍上天空,身上噴射出無數青色火團,剎那間遍布百米范圍。重炮炮彈只要撞上火團,就會立刻爆炸。空中燃起團團火球,蔚為壯觀。
  
  但是杜遠竭盡全力,也只能攔截身周百米的炮彈,可是圣山何等之大,漏過的炮彈仍是大多數。城防將軍也看出不對,咆哮著命令手下出手攔截,但是那些軍官雖然不怕重炮轟擊,可攔截的難度比之防御何止大上一倍?眾將士全力出手,也不過攔下一半,仍有半數炮彈狠狠砸在圣山上。
  
  一時之間,地動山搖。
  
  杜遠停在空中,看著圣山上不斷騰起的煙火,臉上閃過絕望。他晃了晃,忽然一頭栽向大地。剛剛的攔截,幾已耗盡了他全部原力。
  
  城防將軍大驚,飛身過去,扶起杜遠,叫道:“將軍,將軍!”
  
  杜遠睜開雙眼,勉強提氣,道:“他們的炮彈……還多嗎?”
  
  “這個……”城防將軍不知道該不該說。
  
  杜遠雙眼怒睜,喝道:“說!”
  
  城防將軍咬牙:“還有很多,非常多。”
  
  杜遠聽了,雙眼一陣失神,似乎全身的力氣都隨之而去,嘴唇動了動,卻說不出話來。他伸手扶住城防將軍的肩,掙扎著站了起來,沉聲道:“扶我,去,圣山。”
  
  “那沒有用!”城防將軍道。
  
  “帶我去!”杜遠也很堅持。
  
  就在這時,二人腳下又微微震動,一枚重炮炮彈破空飛來,又在圣山上留下一個彈坑。
  
  若是繼續集火轟擊,倒不出意外。反而是一發炮彈飛來,才顯得奇怪。
  
  浮空艦內,宋子寧吩咐道:“繼續校炮,等我命令。對了,把那個人帶上來。”
  
  片刻之后,侍衛就帶進來一個面色白凈,頗為英俊的年輕人。他低頭哈腰,見了宋子寧就欲撲倒在地,以行大禮。
  
  宋子寧折扇輕抬,一道柔和原力托起了年輕人,道:“不用跪,我受不起。”
  
  那年輕男子忙道:“七少您受不起,還有誰受得起啊?”
  
  宋子寧不為所動,淡道:“這次你帶來的情報看起來還不錯,若拿下此戰,許你的官職地位自會兌現。”
  
  年輕男子大喜,道:“多謝七少栽培!”
  
  宋子寧似是漫不經心地問:“我記得你還說過一句,這個杜遠似乎和那位……夫人關系非淺?”
  
  年輕男子忙道:“或許應該叫她小姐,據我所知,楠小姐雖然和城主相處已經有段時日,但似乎一直沒有逾界。”
  
  宋子寧雙眉一揚,似是對此很感興趣。思索片刻,又問:“聽說杜遠待你不薄,為何你要投奔我們呢?”
  
  年輕男子咬牙道:“待我不薄?哼,名義上我是他的義子,但我自小就給他做牛做馬,什么事不是盡心盡力。可是那老家伙就是不肯把絕學傳給我,什么好東西都要留給他兒子!這樣的人,我還跟他干什么?只有七少您這樣的名主,才值得我追隨……”
  
  宋子寧趕緊止住他,“好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等年輕男人走了,宋子寧來回踱步,輕聲自語:“沒有逾界,沒有逾界……”
  
  片刻之后,宋子寧忽然停步,冷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明月琴心流的余孽!哼,讓我知道了你的來歷,你還想逃得掉嗎?”
  
  宋子寧推開艙門,大步走進指揮室,道:“傳令,全部重炮準備,集火圣山,直到把炮彈打光為止!”
  
  傳令兵急忙而去,宋子寧又道:“給我準備衣甲,備槍!”
  
  一眾將士大驚,紛紛道:“七少,現在就要決戰?”
  
  宋子寧點頭,道:“用不了多久,駱冰峰就會出來了。傳令,戰艦向前,升戰旗!”
  
  天空中的旗艦排出大團蒸汽,蒼涼悠遠的號聲回蕩在聽潮城上空。聽到戰號,下方的營地開始沸騰,大門打開,一隊隊戰士在戰車和加掛了鋼板的卡車掩護下,開始緩緩向聽潮城逼近。
  
  戰號聲很快就被重炮的轟鳴所淹沒,無以計數的炮彈呼嘯著飛入聽潮城,砸向圣山。轉眼之間,圣山就被濃煙和烈火所吞沒,一枚枚炮彈仿如流星雨,呼嘯而下。
  
  天空中,原本懸停的戰艦都緩緩啟動了,好似一頭頭獵食的巨獸,向前壓進。火線也隨著戰艦的移動而移上了城墻,轉眼之間,聽潮城的城墻就淹沒在火海里。帝國正規戰艦的火力之猛,也是東海前所未見,城防炮塔幾乎第一時間就被摧毀,守軍也被炸得毫無還手之力。
  
  在空中,還有三艘戰艦懸停未動。分別是帝室、世家聯盟和宋子寧的旗艦。
  
  世家聯盟旗艦中,李家長老望著被煙火籠罩的圣山,雙眉緊皺。旁邊一人終于忍不住,問出心中疑惑:“這不就是在炸個荒山嗎?能有什么用,還真能把山給炸塌了不成?”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