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66 能奈我何

宋子寧將眾人神態都收于眼底,從容道:“如此說來,各位今日是定要讓我給個交待了?”
  
  “正是!”
  
  “縱然七少你已名動天下,可也不能這樣不把大家放在眼里。”
  
  宋子寧點了點頭,似欲開口。眾人也就安靜下來,等候下文。熟料宋子寧那招牌般的迷人微笑忽地一笑,卻立刻神色轉冷,喝道:“我宋子寧就是要照顧兄弟,你等能奈我何?”
  
  這句話大出眾人意料,誰都沒想到一向溫文爾雅的宋閥七少竟會公然撕去遮羞布,把實話赤裸裸地放到眾人面前。
  
  這已經不僅僅是說出心里話,而是毫無忌憚地挑釁了。
  
  盧家長老騰地站起,指著宋子寧,氣得渾身顫抖,怒道:“黃口小兒,竟然如此猖狂!今日若不給我們盧家一個交待,你休想善了!我侄兒的性命,可不是白送的。”
  
  宋子寧向盧家長老望了一眼,就不再看他,對眾人道:“你們各家子弟的命是命,千夜的命就不是命?各位還能活著坐在這里,圣山一戰的表現究竟怎么樣,應該心知肚明。哼,出戰時不敢效死,搶名額時倒是個個舌綻蓮花。我宋子寧辯不過你們,那何必廢話,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就憑你們這些貪生怕死的貨色,也配要我給個交待?”
  
  盧家長老氣得臉色陣青陣白,怒道:“真是猖狂,真是猖狂!宋閥管教不了你,老夫倒很想替你家長輩教訓教訓你!”
  
  宋子寧夷然不懼,冷笑道:“想教訓本少?很好,那么三日之后,本少傷勢已愈,就在城外恭候您老人家大駕,我們不死不休!”
  
  盧家長老大是愕然,指著宋子寧連道了幾聲“你,你”,卻不知該如何接話。
  
  宋子寧不等他說話,又道:“盧長老不會想趁著我傷勢未愈時,就進行這場決斗吧?”
  
  盧長老神情一窒,似是被說破了心事。他雖然原力修為高過宋子寧,可是盧家只是下品世家,和宋閥這等龐然大物無法相提并論,無論秘法武具都差得太遠。這兩項就把實力差距拉近了不少。而且近年來幾場大戰都能看出,帝國這批最杰出的年輕天才戰斗時都悍不畏死,著實可怕。
  
  三日后宋子寧傷勢盡復,踏上生死舞臺后,活著出來的多半不是盧長老。這一點,他心知肚明,周圍人也都清楚。
  
  可是宋子寧話已挑明,盧長老怎么都說不出立刻決斗的話來。且就算說了也無用,宋子寧可不傻。
  
  轉眼之間,盧長老就和宋子寧變成了不死不休的關系,這可不是他原初所想。但現在要說些軟話,可是顏面盡失,以后多少年都抬不起頭來。
  
  旁邊有人見局面僵了,忙打圓場,道:“盧老不是這個意思,七少休要意氣用事。帝國現為多事之秋,豈能自相殘殺。盧家此次折了棟梁之材,損失非小,我們該一起商議商議,如何給他們些補償,方是正理。”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附和,盧長老趁機坐下,就此下臺。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在宋子寧身上,心意不言而喻。
  
  宋子寧也不客氣,折扇一開,道:“各位的意思,無外乎想要第二批的名額是吧?最好是我把自己的名額讓出來,再不濟,排序也要往后排排。”
  
  眾人笑容立刻有些尷尬,打著哈哈道:“也不一定非要如此,這樣我等實在有些過意不去,呵呵,哈哈!”
  
  宋子寧笑容一斂,冷道:“本少的名額不會讓,順序也不會變。誰想要本少的名額,現在就請站起來,讓本少認識認識。”
  
  眾家又是一窒,當下有人勉強擠出笑容,道:“七少這是何意?”
  
  宋子寧哈哈一笑,道:“你等決戰不出死力,搶東西倒是積極!誰想要我的名額,那就站出來,讓我認識認識,別打著逼我讓出名額,然后你們再偷偷分配的主意。老實告訴你們,本少可是個記仇的,從來學不會心胸開闊。誰想和本少為敵,那可要想清楚了,最后這一兩年內就把本少殺了。否則的話,若讓本少活過三年,管你什么下品世家,本少都給你滅了!”
  
  盧長老臉色忽青忽白,已經有些坐立不安。他用盧家威脅宋子寧,而宋子寧反過來要滅盧家的門!
  
  眼見眾人默不作聲,宋子寧又向天空指了指,曬道:“就算你們下得了這個決心,那也沒用。不怕告訴你們,本少上面也是有人的。”
  
  宋子寧和宋閥關系不睦,這誰都知道。但宋閥老祖宗對宋子寧的喜愛人盡皆知,現在宋閥又在想方設法讓宋子寧回歸。若他出了事,多半不會置之不理。
  
  除此之外,宋子寧出了名的長袖善舞,在帝國和很多大人物都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誰也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哪一派的人。若是暗中做掉宋子寧,除非是做得滴水不漏,否則的話說不定會惹出哪道雷霆之怒來。
  
  眾人想到這里,笑容頓時變得有些僵硬。他們基本都是世家中下流,真正的頂尖世家早就把自己的人選送進去了。現在只是多家聯合在一起,想要借眾人之力逼宋子寧低頭而已。真若一對一,能不能擋得住宋子寧未來的報復都很難說,哪里抵得住真正大人物動怒?
  
  見壓不住宋子寧,許多人的目光就落在帝室中人身上,現在也只有代表帝室的張公公,有望壓一壓宋子寧的氣焰。
  
  張公公見狀,知道是自己站出來的時候了。他咳嗽一聲,不疾不徐地道:“這件事畢竟是因為七少而起,且大漩渦機會對如今的七少而言,也不是缺此不可。若是七少肯把順序往后挪一挪,那就是皆大歡喜。若你這樣做了,有何其它要求,也不妨說來聽聽。”
  
  眾人皆是豎起耳朵,生怕漏過了一個字。進入大漩渦的名額對他們來說太過重要,一旦成功,就是整個家族向前一個臺階的機會,怎肯錯過?張公公這話,等如是要雙方各退一步,宋子寧讓個順位名額出來,眾家給他一些補償。
  
  這個方案眾人倒是都可接受,財富資源都可以再積累,但沒有突破性的天才,家族就沒有更進一步的希望。
  
  宋子寧也清楚各人心中所想,當下微微一笑,道:“好,我就一個要求,把云中云海的來歷背景一查到底。”
  
  張公公臉色登時微變,道:“這事不是已經查得很清楚了?這兩個逆黨臨陣畏戰,被劉總管出手擊殺,已有定論。”
  
  “是嗎?那可惜了。”
  
  張公公坐直了些,神情凝重許多,沉吟道:“七少若是一定要查,那咱家也可以答應你。但只能是盡力而為,能查到什么地步,可不是咱家能做主的。”
  
  “張公公若是做不了主,那這事還是算了吧。不然的話,到時候沒查出什么結果,只是一句盡力而為,恐怕大家面上都不好看。真要到了那一步,恐怕我得找找上面的人說道說道。”
  
  張公公臉色又是一變,顯得有些不太自然。他身體前傾,試探著問:“敢問七少想找的是哪位?”
  
  宋子寧似笑非笑,意味深長地道:“那個名字,我可不敢說,你也不會想聽的。”
  
  張公公長出一口氣,道:“即是如此,那咱家看來是管不了這事了,告辭!”
  
  說罷,張公公竟起身離席,徑自離去。他一走,帝室的人也都跟著離去。如此一來,場中就只剩下世家中人。世家聯盟中,如李家這樣的絕頂上品世家早就把自家人選送入通道,此刻根本無人在場。湊在一起的都是小世家,全都指望著帝室給撐腰。沒成想張公公一聽說宋子寧要徹查云中云海來歷,竟拔腳就走,再也不趟這渾水。
  
  如此一來,倒是把這些中小世家給晾到了臺上。
  
  宋子寧目光掃過眾人,慢慢堆起笑容,一字一句地道:“我宋子寧就是要照顧兄弟,你等能奈我何?”
  
  片刻之后,一眾世家中人垂頭喪氣地離開旗艦,個個臉色陰沉,沉默不語。他們最終發現,還真奈何不了徹底撕破臉皮的宋子寧。
  
  至于報復到千夜身上,更是想都不要想。別說關鍵時刻,身為宮中第一高手的劉總管冒著被鮮血王座截殺的危險也要出手相救千夜。就算沒有這層關系,以千夜此刻的可怕程度,萬一在大漩渦中更進一步,這些中小世家誰又能擋?
  
  圣山一戰中,就算這些人當時沒有看明白,事后也都知道,真正重創駱冰峰的就是千夜的三記原初之槍。特別是最終絕殺一槍,真正威力更是堪稱驚天動地。
  
  如此一槍,這些人誰人能擋,誰又敢擋?
  
  所以相比千夜這位殺神,他們寧可去打宋子寧的主意。至少這位七少以謀略著稱,一般來說善謀者寡斷,宋子寧說不定會妥協。要是換了千夜,恐怕早就一記原初之槍打過來了。
  
  只是誰都沒有想到,堂堂宋閥七少,竟會徹底撕破面皮,寧可踏上生死決戰擂臺,也不肯有絲毫退讓。這只是為了賭氣,還是在報復眾家此前合謀排擠千夜?
  
  誰也不知道答案,只有那句“我宋子寧就是要照顧兄弟,你等能奈我何”反復在耳中回響。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