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70 寂之夜

千夜走到洞口,向外望去。
  
  洞外已是夜幕低垂,萬籟俱寂。無論近處的森林,還是遠方的大湖和亂石灘,都寂靜得如同冰封一樣。除了風的呼嘯,再也聽不到其它聲音,之前的獸吼與蟲鳴,也都湮沒在這沉沉夜色中。如果把風聲去掉,那么整個世界就靜得如同已經死亡的世界一樣。
  
  千夜又打了個寒戰,莫名地感覺到一點懼意。那是渺小生命對巨大世界本能的畏懼。
  
  不過他畢竟意志堅定,心念一動,就強行驅逐了懼意。本能驚懼一去,千夜就發現了問題所在。其實他感覺到的溫度并不算低,也就是普通北地冬天的程度,大約在冰點之下十幾度。這點低溫原本對于他這級數的強者來說可以忽略不計,怎么會感覺到如此寒冷?
  
  千夜一邊觀察外界,一邊掃描自己身體,意外發現血核脈動變得十分緩慢,并且還在不斷變慢。隨著血核脈動變緩,燃金之血的流動也變得遲緩,血中點點金焰也十分稀少。如果說之前是漫天星斗,那么現在就只有寥寥數顆孤星懸空。
  
  身體機能變得如此遲緩,自然會感到寒冷。
  
  明白問題所在,千夜即刻強行催動血核,加快脈動。平時這不過是動念即可的事情,但是現在卻變得異常艱難。血核上就似堆疊著重重巨石,每次額外脈動,都要費盡心力搬動這些巨石方可。
  
  不止是血核,千夜身體每個部位都在變得遲緩,那種感覺就似被注射了強效鎮靜劑一樣,意識遲緩,每個部位都格外沉重。
  
  千夜集中意志,強力推動血核脈動,片刻之后,血核終于恢復到正常脈動水準,他這才行動自如。
  
  他忽然想起了李狂瀾,不禁暗叫一聲糟糕!
  
  千夜沖到李狂瀾旁邊,仔細檢視,果然,她此刻身體機能同樣變得十分緩慢,要過許久,心臟才會跳動一下。若在平時,這也沒有什么,可是現在李狂瀾重傷未愈,都是靠千夜晨曦啟明原力激活生機才活了下來,現在她的身體機能運轉遲緩,那就會在不知不覺中死去。
  
  千夜迅速取出一針強效興奮劑,給她注射進去。這一針倒是有了些效果,李狂瀾臉上有了些紅暈,血行開始加速。但是興奮劑的效果只能持續一段時間,千夜知道只靠這一針絕對撐不過這個晚上。而且這種興奮劑也不能注射太多,在短時間內每打一針,效果都會遞減。而且興奮劑的本質原理是激活人體自身的潛力,注射多了反而對恢復不利。
  
  等李狂瀾情況稍稍穩定,千夜就輸入原力,試圖加快她的身體機能運轉。
  
  然而這一次卻不那么順利,大量晨曦啟明原力進入她的身體,只使心臟脈動稍稍加快了一些,而其它內臟的活力增加卻不明顯。按照這個趨勢,就是千夜耗盡全身原力,也無法使她度過這個夜晚。
  
  連晨曦啟明原力都無法發揮作用,想要挽救李狂瀾,就只剩下一個辦法,那就是給她初擁。
  
  千夜從來沒有過初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這樣的能力,畢竟他只能算是半個血族。初擁失敗的后果極為嚴重,千夜的暗金血氣極為強大,殺傷力也同樣巨大。如果失控的話,那不僅是無法將李狂瀾救回來,而是會立刻要了她的命。所以不到最后時刻,千夜絕不愿意使用這個方法。
  
  一邊輸入原力,千夜一邊思索。他驅動自身血核時雖然困難,卻絕對沒有像現在這樣舉步維艱。顯然晨曦啟明在激活生機方面并無出眾之處,但血氣卻顯得尤為高效。若再進一步想,或許對抗這個世界夜晚的奇異寒冷,靠的不是原力,而是強悍的身體自身。
  
  一念及此,千夜就想到了一個辦法。他將李狂瀾的內甲重新脫去,自己也脫去衣服,然后將她緊緊抱在懷中,盡可能使肌膚緊貼的面積最大化。
  
  然后千夜深吸一口氣,血核強力脈動,身周浮起一層若有若無的血火,將李狂瀾也包裹在內。
  
  此刻兩人血核與心臟的位置正好相對,隔著血肉緊貼在一起。血核每一次脈動,都震動著她的心臟,令心臟保持同樣節律的跳動。
  
  這是血族最古老的天賦能力之一,能夠通過血核脈動影響其它有血液生物的心臟律動。強大的古老血族可以僅憑血核的脈動,瞬間引爆成千上萬個弱小生靈的心臟。那時候的古老血族,在弱小種族眼中,儼然是威嚴神。
  
  千夜只能算是半個血族,但是血氣之精純罕有匹敵,只要距離夠近,也能勉強使用這一天賦能力。
  
  李狂瀾的心臟被帶動,暫時沒有生命危險。而包裹身體的血火則不斷灼燒著她的肌體,刺激她的身體產生本能的抵抗。在極細微的層面,少許的肌體會死去,但是剩下的肌體將會變得更加強大。某種意義上,這有些類似于燃金之血對身體的改造強化,只是沒有那么徹底。
  
  眼見這個方法奏效,千夜終于松了口氣,保持著這個姿勢不再稍動,全心全意地驅動血核。現在血核每一次脈動,不光要對抗自身的負擔,還要帶動李狂瀾的心臟,難度加倍,想要保持也不是那么容易。
  
  好在千夜精血還有些剩余,黑之書中也有少許存貨,按照目前的消耗速度,支撐過今晚問題還不大,只是明天就必須想辦法補充。
  
  這里的夜很漫長,不知過了多久,血核脈動開始變得不那么困難,于是千夜知道,午夜終于過去了。
  
  隨著遠方一聲獸吼傳來,第一線晨光灑落大地,逐漸照亮山洞,千夜的身體機能終于恢復了正常,李狂瀾的情況也已穩定。
  
  千夜收了血火,將她輕輕放在地上躺好,再為她穿上內甲。
  
  一夜維持著血火燃燒,當起身時,千夜也感覺腦中一陣眩暈,眼前就是一黑。他走到洞口,向外望去。
  
  天色正在變亮,晨光如潮水般漫過大地,帶來的不僅是光亮和溫暖,還有生機。晨光所過之處,整個世界似乎都活了過來。
  
  千夜雙眼微瞇,以真實視野打量著這個陌生而又古怪的世界。這個白天,他必須找到獵物,補充精血,否則的話絕對過不了另一個寒夜,至少不可能帶著李狂瀾度過。另外,李狂瀾傷勢正在恢復,很快就會醒來。她也需要食物,可不像千夜這樣,只靠精血就能長時間維持生存。
  
  安度亞空間內還有少許吃的,但也僅夠三兩日之用。如此寶貴的空間,千夜不可能浪費在普通食物上,所以只儲備了最低限度的食物。而且他也沒想到和駱冰峰一戰剛結束就被宋子寧拋入空間通道,根本沒來得及補充物資。
  
  此刻看到森林和遠方的亂石灘,千夜又產生了隱隱的危險感覺。可是看上去,那里又一切正常,沒有絲毫異樣,即使在真實視野中也看不到原力的異常波動。但危險感覺就是存在,真實不虛。
  
  千夜皺了皺眉,暫時放棄了到湖邊那一帶探索的想法。在這陌生的世界里,受傷會是很大的麻煩。盡可能的不要受傷,是每個掠食者與生俱來的本能。
  
  這時千夜腳旁的一塊石子突然滾動,從下面沖出一點黑影,筆直向千夜射來!
  
  千夜雙眼藍芒涌動,掌控之瞳瞬間發動,一下就將這點黑影定在半空,隨即移到眼前。
  
  這是一個長相奇異的蟲子,身體似是毛蟲,但頭頂生著一根手指長短的利刺。利刺中空,看來兼有攻敵和吸血的功效。
  
  異蟲身體不斷掙扎彈動,每一下蜷縮彈動,都讓千夜感覺到那十足的力量。這小家伙的飛射之力,已與一顆原力彈相去無幾。這可是十倍重力的世界,若是在永夜,它一次飛射的力量,足以洞穿人體。
  
  又有石塊翻開,同樣的異蟲紛紛自石下鉆出,密密麻麻的一片。
  
  有少許異蟲出現在千夜身邊,它們紛紛彈起,激射千夜。千夜哪會被它們射到,雙眼藍光流轉,掌控之瞳威力盡顯,將數十只異蟲全部定在半空。
  
  千夜手指彈動,絲絲原力如刀鋒般將這些異蟲剖開切碎。
  
  異蟲的身體結構十分簡單,大部分是發達得近乎變態的肌肉,有少許消化和不知用途的器官。顯然它們就是靠本能行事,并無思考能力。
  
  千夜撤去掌控之力,異蟲尸體紛落如雨。更多的異蟲被血肉吸引,紛紛涌來,用頭部的利刺刺入同類血肉,轉眼間就吸得一干二凈。
  
  吸食到血肉的異蟲立刻兩兩湊到一起,開始瘋狂的交\\配。而沒有吃到血肉的異蟲則開始自相殘殺,地面上頓時涌起片片蟲浪,極度的血腥殘忍。
  
  或許是知道千夜厲害,所有異蟲都不再接近千夜,而是拼命地自相殘殺。
  
  僅僅片刻功夫,異蟲數量就減少了一大半。幸存的異蟲不再自相殘殺,而是開始吞噬血肉。這個時候,第一批交\\配的異蟲已經分開,各自伏地不動,母蟲的腹部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鼓脹。沒過多久,母蟲就紛紛開始產卵。
  
  它們產下的蟲卵也十分奇異,看起來就似是一條條細長毛蟲,而且還有活動能力,一出生就向地面鉆去。堅硬如鋼的地面在它們面前軟如豆腐,轉眼間這些蟲卵就鉆入地下,只留下一個個針眼大的小孔。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