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177 要我幫你嗎

千夜從來沒覺得自己在天機術上有造詣,也不認為自己的直覺能準到哪里去,至少從宋子寧那里聽說,和某些女人的直覺沒法比。
  
  但是眼下必須要選擇一個方向進行探索,找到了帝國在大漩渦內的基地,才有望返回。在暫時沒有方向的情況下,盡可能的了解環境至關重要。而要了解這個世界,這些土生土長的原生智慧種族無疑是最好的途徑。
  
  若是沒有李狂瀾,那千夜自己早就深入森林,一探原生種族的究竟。可是有了她就完全不一樣。不管怎么說,千夜絕不能讓她落入原生種族的手里,尤其是四臂人,那樣她的結局會比死還難受。千夜相信,李狂瀾寧可自殺也不愿意是這個結局。
  
  可是四臂人的白霧極為霸道,一旦中了就是身不由已,就是想死也不可能。正因如此,千夜才要慎之又慎。所以對于李狂瀾的提議一時難以決斷。
  
  此刻李狂瀾又一次恢復了平素的清冷,道:“我的傷勢已經好了大半,除了晚上不能堅持之外,戰斗已經無礙。你不敢去,難道是看不起我?”
  
  “當然不是,不過……”
  
  李狂瀾打斷千夜,“不是就好,我們走吧。”
  
  見她堅持,千夜也就下了決心,如法炮制,帶著李狂瀾踏石過河,又來到了森林外。
  
  兩人剛剛接近森林,頭頂就響起一聲尖嘯,一張大網當頭罩下,想將兩人一舉成擒。
  
  這種近乎原始的狩獵手段怎么可能奈何得了帝國年輕一代的頂級天才?李狂瀾揮刀就去挑網。這本是大忌,但是李狂瀾手腕一轉,吸血刃挑著大網開始飛旋,隨后她揮手一抖,大網就從何處來,回何處去,罩在一棵大樹樹冠上,將藏在那里一名雙臂獵人纏了個結實。
  
  那獵人一聲驚呼,從樹上墜下,重重砸在地上,頓時哼哼唧唧的爬不起來。
  
  這時千夜已從林中走出,雙手各提一個雙臂獵人,拋在地上。被千夜提出來的雙臂獵人四肢都被敲斷,再無反抗之力。這些土著天然具有隱匿能力,在森林中幾乎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可是在千夜的真實視野中卻無所遁形,被輕易揪了出來。
  
  三個雙臂獵人看到李狂瀾,頓時個個都有了生理反應,眼神直勾勾的,看得李狂瀾玉面生寒,提起吸血刃,就要將他們大卸八塊。
  
  千夜按住她的手,搖頭道:“沒必要殺人。殺心也是欲念的一部分,盡量控制。”
  
  “我不想控制!”李狂瀾冷道。
  
  千夜知道她近來暴躁,也不生氣,而是試著和這些雙臂獵人溝通。不過嘗試了半天,雙方語言沒有任何相通之處,只能放棄。千夜又搜了他們身上,除了一些食物和酒之外,就是一些雜物零碎,沒什么用處。不過每個獵人身上都佩帶著一種藍色的小花。這種藍花很是小巧,花瓣卻是晶瑩剔透,似是水晶一樣的材質,分不清是天然還是人工雕刻的。
  
  看花盤,應是天然生長的,但晶質的花瓣卻不像是天然。可是三朵藍花,每片花瓣都不一樣,如此細膩高超的手藝,就是帝國最頂級的高手匠人也做不出來。人族匠人,又怎能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相比?
  
  千夜將三朵藍花收了,那些雙臂獵人頓時拼命掙扎,顯得極是憤怒和惶恐,看來這些藍花對他們而言無比重要。
  
  千夜知道從他們口中問不出什么,就將網中的獵人四肢也打斷,用大網將三人罩在一起,扔在林邊。反正這些土著生命力旺盛頑強,幾天不吃不喝也死不了。
  
  千夜向森林深處一指,道:“走吧,看看能不能找到他們的老巢。”
  
  李狂瀾點頭,隨著千夜向森林深處走去。這些原生種族都是天生的獵人,無須訓練就懂得如何隱匿自己,消除痕跡。不過千夜和李狂瀾都是更出色的獵手,特別是李狂瀾,在追蹤獵殺技巧上比千夜還要更勝一籌。若不是千夜有近乎作弊的真實視野,就會被她全方位壓倒。
  
  兩人沿著土著獵人留下的蹤跡,一路深入,走了大約小半日的功夫,見到的土著蹤跡顯著增多,并且還不斷有新的蹤跡從旁而來,匯入其中。
  
  兩人相視一眼,知道找對了方向,于是放緩速度,更加小心。
  
  這時森林中響起一陣腳步聲,一隊土著出現在兩人視野中。這隊土著頗有規模,有五名四臂人,另有超過二十名雙臂人。他們排成一隊,快速走著。等他們走過,千夜和李狂瀾就悄悄跟了上去。
  
  跟了沒多久,一個四臂人忽然興起,按倒身邊的雙臂人,就開始繁衍。而其它四臂人也不甘落后,紛紛效仿。那些沒被選中的雙臂人也男男女女湊成幾對,就地大干。這荒誕一幕看得李狂瀾又羞又怒,不自覺地靠在千夜身上。
  
  千夜卻很緊張,緊盯著場中各土著動向,惟恐哪個四臂人再噴口白霧出來。好在四臂人的白霧似乎很寶貴,不是用在這種內部活動場合的。
  
  大約過了半小時,這些土著才結束了原始而又古老的娛樂,繼續向前。千夜拉了拉李狂瀾,示意繼續跟蹤。不過一拉之際,千夜感覺她似乎又變得有些虛弱,不禁有些奇怪。
  
  見千夜目光望來,李狂瀾頭低了下去,用細若蚊鳴的聲音說:“我,我剛剛有些控制不住,所以……和昨天差不多。”
  
  千夜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能說:“要我幫你嗎?”
  
  李狂瀾瞪了他一眼,道:“你肯就好了!”
  
  千夜頓時不敢再接話了,拉起李狂瀾,繼續追蹤。好在混戰一場之后,那些土著似也十分疲憊,速度慢了不少,讓兩人能夠輕易跟蹤。
  
  又過片刻,那隊土著就走出森林,向著遠方山腳走去。那連綿山脈山麓,坐落著一座頗具規模的石堡。石堡已經有些破敗,墻壁上有多處倒塌缺口,只有四角四座高聳塔樓完好無損地屹立著,很見氣勢。每個塔樓樓頂都站著一個強壯的四臂守衛,手中大弓比前日千夜所見要大得多,設計也更為精巧復雜。
  
  這張弓的威力毋庸置疑,射程足以覆蓋數百米范圍。樓頂的四臂守衛比四臂女人更加強壯,或許就是族中男子。
  
  石堡不斷有土著進進出出,看起來這個部落十分繁榮。但是他們似乎無心修理破損的城墻,寧可把時間放在繁衍上,也不愿意干活。
  
  千夜向李狂瀾打了個手勢,讓她守在林中,自己則沿著森林邊緣前進,小心翼翼地接近石堡。
  
  離近之后,透過石墻的缺口,可以看到石堡內頗為凌亂,道路兩旁雜草叢生,四周堆放著各種凌亂雜物,中央蓋著不少高大石屋,門戶寬大,進出的都是四臂人。觀察一會,千夜終于確定四臂人也是有男有女,雄性稀少而強壯,高近三米,明顯比女人要粗壯一圈。
  
  四臂人男女區別不大,之所以能夠分得出來還是因為土著可以隨地繁衍的天性。一對四臂人還沒進房,就迫不及待地開始繁衍。
  
  近距離觀察下,可見這些四臂人面目兇惡,男女都有著或長或短的獠牙,口吻前突,還保留不少猛獸的特征。在必要時候,撕咬會是他們強而有力的手段。
  
  相比之下,雙臂土著則有更多類人特征,體型也更相近。在石堡內,他們的居所低矮破舊,往往是一個由木頭亂石搭建的窩棚里,就要擠著幾十人。別說舒適,或許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千夜對雙臂人和四臂人之間的關系有些好奇,于是又悄悄接近,想要觀察得更仔細一些。這時一隊土著從前方路過,千夜立刻收斂氣息,隱在樹后。但是隊伍中一個四臂女人突然停下,仰頭嗅了嗅,臉現疑惑,隨即向千夜的方向走來。
  
  她邊走邊嗅,一直來到千夜藏身的那棵大樹,繞著樹走了好幾圈,不過一無所獲。她還想再找,但是隊伍中另一個四臂女咆哮起來,顯是等得不耐煩了。這個四臂女才帶著不甘離去。
  
  等這一隊土著走后,千夜才自樹頂輕輕躍落。他臉色凝重,沒想到這些土著的嗅覺如此靈敏,要不是關鍵時刻他發動血脈潛伏,收斂了全部氣息,說不定就會被發現。
  
  如此一來,千夜就不敢再接近石堡。石堡中看起來至少有幾百名土著,四臂人就有數十個,其中還有十來個明顯更加強大的男人。即使是千夜,也不愿意孤身挑戰這一大群人。倒不是這些土著的武力有多強,實在是那白霧太惡心。
  
  又觀察了一會,千夜就準備返回。他現在可不放心李狂瀾,不敢把她一個人放著太久。
  
  剛欲離開,土著石堡中突然起了一陣混亂,土著們跑來跑去,不住大聲叫喊著。石堡更是響起陣陣轟鳴,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千夜精神一振,這可是天賜良機。說實在的,他很想看看石堡中心究竟藏了什么,那說不定就隱藏著大漩渦世界的秘密。千夜即刻行動,向著石堡潛近。
  
  就在距離石堡不過百米時,石堡內的混亂更加劇烈。一角塔樓上突然出現一個身影,而原本占據這里的四臂守衛則一頭從塔樓栽下,在長長慘叫聲中通地一聲摔在地上,抽搐著爬不起來。
  
  那個身影直接從塔樓躍下,在地上的四臂守衛身上一踏,借力躍起,向千夜的方向疾奔。
  
  才跑了幾步,她突然一個踉蹌,差點摔在地上。她掙扎著站起,繼續奔跑,可是速度卻明顯慢了,身后一群雙臂土著如飛趕來,轉眼就追上了她。
  
  PS:不定時加更。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