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193 質問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姬天晴和李狂瀾相對而坐,卻都無心修煉。她們看著天色由明轉暗,眼看寒夜又將到來,都不說話,想著各自的心事。
  
  夜幕已自遠方徐徐而來,漸趨寂靜的山頂上,她們同時捕捉到了一個細微的聲音,正由遠而近,迅速向營地沖來。
  
  兩人對望一眼,一左一右隱藏在營地邊緣天然的石墻后,收斂氣息,向外望去。聲音漸響,遠方森林中突然沖出一個人影,如離弦之箭,向營地奔來。
  
  李狂瀾毫不掩飾心中的歡喜,因為那是千夜回來了。而姬天晴卻拉了拉她,再向千夜指指,自己就躍出營地,以潛行狀態向千夜接近。
  
  李狂瀾眼力自也不差,立刻就發現了問題,千夜的速度太慢了。以一般強者的標準,又是在十倍重力下,千夜這速度已經算是快的。可是在這個世界中,千夜的強悍身體優勢才充分展現,純以速度而論,甚至還要壓過李狂瀾一籌。他怎么會這么慢?
  
  李狂瀾心跳得快了些,盡量鎮定,拿起旁邊的原力槍,對準了千夜身后。
  
  好在千夜后方的森林中并沒有追兵出現。當姬天晴接近時,千夜似有所覺,向她的方向望了一眼,但并未停步,依舊筆直對著營地狂奔。姬天晴則繞了個彎,轉到千夜側后,一路護翼著他回到營地。
  
  一翻進營地,千夜一個踉蹌,差點摔倒。李狂瀾立刻扶住千夜,忙問:“你怎么了?”
  
  千夜如同被拋上岸的魚,拼命喘氣,過了片刻方才感覺好了些。他擺了擺手,略顯虛弱地說:“我沒事,就是有些脫力。”
  
  “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無怪李狂瀾驚訝,她和千夜之間并肩戰斗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深知千夜的恢復能力有多恐怖,幾乎從來沒有見到他累過。現在他卻累成這樣,這一天中,他究竟跑了多遠?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找到了一些東西。【↑去△小↓△Qu】”
  
  千夜取出一個小盒,小心翼翼地打開,里面赫然是六枚白果!
  
  連姬天晴都吃了一驚,“你找到了另一個土著人的基地?”
  
  千夜點頭。
  
  “這不可能,我跑了大半天都沒有離開過這個石堡的領地范圍。”
  
  “那就再跑遠點就是了。”千夜微笑道。
  
  有了六枚白果,也就意味著又可以度過三個寒寂之夜。這本該是值得慶祝的好事,可是營地中的氣氛卻不是那么歡樂。千夜雙眼微閉,顯然極為疲累。而李狂瀾和姬天晴的情緒似乎也是不高。
  
  姬天晴仔細查看著盒中白果。這批白果和她上次拿出來的有些差異,表面上多了一道淡淡的紅線。光是聞到氣味,就讓她血行加速,全身都泛起異樣的感覺。無須細驗,這批白果的效果比她搶回來的那些要好得多。
  
  然而作為土著的圣物,白果效力越強,顯然守護它的土著就越多。這類半原始形態的土著,族群越大,里面的強者也就越多。
  
  姬天晴看了看千夜,突然出手,掀開了他的衣服。
  
  在他腹側,有個拳頭大的傷口,貫穿前后。透過傷口,能夠看到臟器。無論肌體還是受損的臟器,表面都多了一層灰蒙蒙的東西,在阻止著傷口修復。除了這個最大的傷口,千夜身上還有多處未愈的傷痕,其中心口一道也是深可見骨。只是千夜目前骨骼已經相當堅固,這一擊未能斬倒肋骨。
  
  看到這些傷口,姬天晴輕咬下唇,臉色轉冷,道:“你瘋了?”
  
  “當然沒有。”
  
  “那么多土著戰士,你卻硬要沖進去搶這東西,然后再跑回來。你覺得自己很英雄,很厲害是不是?你覺得自己已經拼命了是不是?我們兩個就這樣讓你討厭,寧可自己出去拼命也不愿意碰我們?”
  
  一連串的質問讓千夜完全還不了口,直到姬天晴要換氣才算告一段落。李狂瀾雖然沒有說話,但就那樣靜靜看著他,帶給他的壓力也一點不小。
  
  千夜一臉無奈,試著解釋:“天晴,不是這樣。那些土著數量雖多,但還能對付,說不上是拼命。”
  
  姬天晴臉色更是冰冷,“你是說自己比我厲害是嗎?”
  
  千夜想要說不是,不過想了想,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姬天晴狠狠瞪了他一眼,咬牙道:“你給我記住這句話,等出了大漩渦,我再好好和你打過!到時候誰也不許逃,一決生死。”
  
  說著,姬天晴取出一把精致之極的小匕首,拋到了千夜手里。
  
  李狂瀾臉色卻很古怪,說:“天晴,你真打算這么做?”
  
  “當然!我看這家伙就不順眼!”
  
  李狂瀾搖了搖頭,不再相勸,只是道:“你別后悔就成。”
  
  “我有什么可后悔的?難道還會輸不成?”
  
  千夜嘴唇動了動,很想說你多半就是輸。可是卻知道這話不能說,一旦說了,說不定姬天晴當場就要和他動手。
  
  此刻千夜有傷在身,體力原力都消耗殆盡,打不過她倒也算了,原本他也不是要在自己人面前講究面子的人。千夜只是擔心,一旦讓她原力消耗過大,會不會讓她體內的藥力失控。
  
  李狂瀾拉了拉姬天晴,說:“讓他恢復吧,再拖延一會,運功效率就不高了。”
  
  姬天晴瞪了千夜一眼,哼了一聲,道:“便宜你了。”
  
  她手中多了一根針劑,趁千夜不注意,閃電般刺進他的頸中,將藥液全部推了進去。這一針的藥量可不小,她下手卻毫不留情,推得又快又狠,瞬間就在千夜頸中弄起一個鼓包。不過千夜肌體確實強悍,轉眼間就把藥液全部吸收。但這個過程,也讓千夜痛得皺眉。
  
  千夜知她有意報復,不過這點小事沒必要放在心上。
  
  姬天晴注完藥劑,就將針筒在手中一揉,捏成了廢料,然后雙手間火光一閃,瞬間就燒成了灰燼。她動作雖快,但是李狂瀾已經看清了藥劑針筒上的標記,神色復雜。
  
  藥力入體后,千夜只覺全身如同燃燒,藥效所到之處所有肌體組織活力都在瞬間提升,恢復能力剎那間提高了數十倍。剎那之間,他全身上下每一處最微小的血肉都傳遞出饑餓訊號,渴求更多的能量與養分。
  
  營地中突然響起沉悶的戰鼓聲,激蕩得姬天晴和李狂瀾的心臟也隨之跳動。她們都盯著千夜,知道這所謂的戰鼓,其實是千夜血核脈動的聲音。
  
  此時此刻,千夜血核以平常數十倍的頻率在脈動,每分鐘數百次脈動,將燃金之血源源不斷地送向全身各處。但是燃金之血一進入肌體,所有能量就被瞬間吸光,而肌體的饑餓感覺卻只滿足少許,還在向血核需索更多的養分。
  
  轉眼之間,千夜所儲存的暗金血氣就消耗一空,儲存的精血被調動出來,在血核中轉化成新的燃金之血。但是轉化效率遠不足以滿足身體的需求,于是血核的脈動速度越來越快,不斷加快轉化過程,哪怕新轉化出的燃金之血遠不如此前的精純,但至少可以稍許滿足一些身體的需求。
  
  沒過多久,千夜身體中儲存的精血也消耗大半,但距離滿足身體需求還差得遠。此時似乎是感覺到了危機,黑之書再度出現,迅速翻開,將存儲的精血傾倒出來,灌注到血核中。黑之書中的精血都經過了少許凝練,讓血核轉化的速度再度加快。
  
  片刻之后,黑之書中的精血同樣見底,它再度虛化,緩緩沉入血核。在它合攏的瞬間,千夜似乎感覺,這本黑之書似乎又多了兩頁。但這兩頁的內容卻沒來得看清。
  
  到了這時,不光血氣耗盡,就是存儲的精血也已干涸,但身體仍然有強烈的饑餓感。眼見對血核的需求難以得到滿足,燃金之血漸漸減少,千夜心中忽然一動,本能地就想到了黎明原力。
  
  他的意識一轉,身體本能就似發現了新大陸,需索轉向了各處原力漩渦。
  
  千夜的原力漩渦原本靜靜旋轉,此刻感覺到了肌體的需求,驟然加速,一片片緋金光芒從原力漩渦中流瀉而出,照亮了肌體每一個角落。
  
  晨曦啟明的感覺又有不同,它如光,如火,在它的照耀下,肌體組織大片死亡,然后又有新的肌體組織以更快的速度生長。新生的肌體組織感覺更加致密,蘊含著更多力量。若仔細感知,就能發現在這些新的肌體組織內包含了無數細小的晶粒,和千夜原力漩渦中晨曦啟明的存在方式十分相似。
  
  在晨曦啟明的照耀下,一片片新的肌體不斷替代舊的肌體。如果說舊肌體就如堅硬無比的玉石原礦,那么新生的肌體就等如剝去了外面的石衣,只留下內藏的美玉。
  
  肌體全方位的改造,帶來的是對原力越來越強的吸力,五處原力漩渦源源不絕的傾泄光炎,也難以滿足突如其來的需求,對原力的牽引仍在增加。
  
  忽聽卡的一聲輕響,第六處原力漩渦的壁障終于抵受不住,就此破碎。
  
  壁障一碎,原力漩渦即刻成形,與已有的五處原力漩渦隱隱形成共鳴,太玄兵伐訣自行運轉,開始牽引虛空原力。
  
  不知何時,千夜頭頂凝聚出片片鉛云,緩緩旋轉,形成一片百米左右的云渦。云渦中不時激出血色雷光,一道道暗色的空間裂隙則緩緩游動。
  
  營地中驟然起了一陣狂風,將營帳、棚屋、木箱至營火都席卷而起,吸上天空。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