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197 貴客臨門

大漩渦通道重返帝國掌握,是個好消息,卻也沒有太好。
  
  檢查過通道的狀況后,帝室專門派來的天機術強者有些無奈地宣布,通道已經變得很不穩定,雖然還能通過,但是危險大增。普通強者進入通道,有很大可能在通道內隕落。
  
  通道本來不至于衰弱得如此之快,但是永燃之焰明顯抽取了通道周圍虛空的力量用來加固通道。當永燃之焰的力量消散,通道周圍的虛空就變得格外狂暴,而通道則如暴風雨中的絲線,不斷飄移搖擺。
  
  想要通道重新變得穩固,一個辦法就是等,等待虛空重新平靜下來。這需要時間,而且會是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誰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或許會久到永夜大軍重返中立之地。另一個辦法,就是帝國也出動天王重新加固通道,這樣就能夠讓通道重新投入使用。只是用過這一次之后,就需要更長的時間來修復。
  
  帝室的天機術強者提出第二個方案后,各方頭腦都自動無視了這個選項。帝國天王地位極為崇高,別說在場這些人,就是帝國皇帝沒有合適理由,也調不動這些高高在上的絕頂人物。而且各方勢力需要進入大漩渦的人,大部分都在第一次時就送進去了。直到現在還沒有進去的,頂天也就是個下品世家的人物。門閥世家中,有的已經把四五名候選都送了進去,就算有再多的名額,也很難找出合適人選了。
  
  到了現在,還在排隊等著進入的人,大部分都是平民出身。里面自然有不少人不憚風險,拼命也想要搏個出身的大有人在,可是沒有誰會為了這些平民去煩擾天王。
  
  還沒有進入通道的人,真正重要的就只剩下了一個,就是宋子寧自己。但無論帝室,還是世家,都不覺得宋子寧應該進去冒險。七少在軍略上有驚世大才,已無須靠個人武力證明自己。
  
  此刻通道的狀態,可說將大勝的喜悅澆熄了一大半。眼前狀況,守也不是,不守也不是,反而將帝國一支規模不小的艦隊牽制在了中立之地。
  
  如此尷尬狀況,不過持續了一天。
  
  一艘淡青色涂裝的高速戰艦突然出現在外空,沖入東海,直奔聽潮城而來。
  
  帝國外圍警戒的戰艦一陣騷動,隨即放下了炮口。因為駛來的高速戰艦是帝國戰艦,而上面的涂裝徽記清晰表明了身份,北府軍團。
  
  轉眼之間,帝國軍隊如同沸騰,一艘艘戰艦紛紛升空,前往迎接。一時禮敬,無以復加。
  
  林熙棠至今仍執掌北府軍團,這是他一手帶起來的嫡系。自張伯謙晉階天王后,曾與他齊名的林熙棠隱隱成為十大元帥之首,亦是最深不可測的人物。有傳說他亦距離天王不遠,若不是在血戰與浮陸之戰中間和夜之女王/莉莉絲拼了一記,或許已經步張伯謙后塵,也已踏入天王至境了。
  
  即使未到天王,林熙棠已是帝國上下公認的天機術第一人,只是礙于李家的面子,沒有經由皇帝之口宣布罷了。光是這一點,就讓林熙棠成為無人愿惹的人物,甚至比天王還要難纏。至少這一年來,已無人知道林熙棠的真正實力。
  
  戰力接近登峰造極,就補全了林熙棠最后一塊短板。論施證,論領軍,論謀略,帝國又有何人敢說穩勝林熙棠?即使是風頭正健的右相,表面上對林熙棠亦得客客氣氣,自承不如。
  
  而甚囂塵上的帝黨,則自行將林熙棠列為帝黨的精神領袖,全然忘記了就在不久之前的敵視。對他們來說,林熙棠是不是真的帝黨并不重要,只要他不否認就可以了。而林熙棠不知道是因為沒有注意到還有這么一件事,又或是有其它考慮,并未公開否認。
  
  此刻的林熙棠,已成帝國內舉足輕重的大人物。甚至有消息說,浮陸之戰就是他在幕后一手推動。若是此役能夠圓滿大勝,那么林熙棠實已成為國師一級的人物,足以列名青史。
  
  北府軍團是林熙棠的嫡系,也是惟一的嫡系,就連紅蝎都要隔了一層。北府軍團這艘高速戰艦,顯是代表著林帥而來。眾家也不在意使者是誰,如此禮敬,敬的是林熙棠。
  
  在一眾戰艦簇擁下,北府軍團的戰艦緩緩降落。
  
  宋子寧已經先一步在艦外等候,等戰艦艙門打開,一名身著北府軍團軍服的將軍走出艙門,向左右一望,哈哈一笑,道:“這他媽的才叫風光!”
  
  這句話其實頗不客氣,而且帶著粗魯和張狂,不過各世家主事看在林帥面子上,也都忍了,紛紛施禮:“恭迎將軍!”
  
  只有少數人覺得站在舷梯上的這人有些眼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一看不要緊,立刻失聲驚呼:“這不是魏侯世子嗎!”
  
  這一聲喊,頓時驚醒了眾人,紛紛仔細打量。這樣一看,不少人就認了出來,來人正是遠東博望侯世子,魏破天。
  
  眾人趕緊重新行禮,口中道:“恭迎博望侯世子啟陽將軍!”
  
  魏破天手一揮,不悅道:“叫什么啟陽?叫我魏破天!”
  
  魏世子這個癖好,不少人也是知道的。只不過依帝國禮儀,魏侯既然沒有正式給魏破天改名,那么他私自改名實際上是大違禮儀的舉動。這事私下做也就罷了,在這眾目睽睽的場合,要還是叫魏破天,那可不太妥當。若是被人參上一本,也是有可能的。只是魏家乃是封疆侯,勢大根深,一般京官閑著沒事,誰也不會干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罷了。
  
  因此眾人此時就有些尷尬,不知該如何接話。好在有聰明人立刻道:“魏世子此來一路辛苦。”這句模糊了名字,卻是皆大歡喜。眾人瞬間消了矜持,圍上來大拍馬屁,可謂熱情洋溢。
  
  和宋子寧不同,魏破天可是貨真價實的世子,早早就確立了繼承人的地位。近年以來,魏破天在遠東打出相當不俗的戰績,自身戰力亦是突飛猛進,可說繼承侯位已是板上釘釘。這位可是未來的魏侯,論身份比在場諸家的長老之流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更何況魏破天身上還多了一身北府軍團的軍服,這就更加引人遐想。這是魏家和林帥聯手的標志嗎?那么是魏家投靠了帝室,還是林帥打算就此脫離帝黨?
  
  這事實在事關重大,一眾首腦長老都下定決心,回去后要仔細打聽。不過眼前首要大事卻是巴結好這位魏侯世子。別的不說,魏破天可還未婚娶,一個魏侯夫人的位置還空在那里,怎能讓人不眼紅?
  
  人群中的魏破天滿臉笑容,不停地打著招呼。和當年的血氣方剛相比,現在的魏世子顯然對迎來送往這套東西嫻熟多了。
  
  宋子寧站在原地未動,卻未能避免被關注的命運。
  
  魏破天老遠就向他招手,大聲道:“子寧,你也來了?哈哈哈,怎么站得那么遠啊?我們兄弟好久沒見了,怎能不好好親熱親熱?”
  
  宋子寧頓時臉色發青,毫不掩飾心中不快。說來也怪,他城府之深不比在場任何一根老油條差,可就是看到魏破天,怎么看都不順眼,恨不得一腳把他踢回遠東去。特別是這家伙還是如此張揚,非要當眾叫出來。
  
  堂堂七少,迎的是北府軍團的使者,敬的是林帥,可不是魏家那頭野豬。
  
  但是宋子寧站著不動,魏破天卻不打算放過他,不斷揮手,叫道:“子寧,你怎么還不過來?這迎接的人也實在多了點,有點擠。不過沒關系,我不介意,哈哈!”
  
  旁邊也有那不怎么會看眼色的敲邊鼓,道:“七少,世子在叫你哪!趕緊過去吧?”看他一臉艷羨樣子,恨不得自己以身代之,倒是一條狗腿的好料。
  
  宋子寧實在無法,走了過去,一把握住魏破天的手,含笑道:“啟陽,確實好久不見!”
  
  他一邊叫著魏破天最不愿被人提起的本名,一邊手上加勁,就準備給這頭野豬一點顏色看看。對于修為,宋子寧一向自信,他貌似不怎么修煉,實際上修為增長緊緊跟著千夜腳步,最近又要有所突破了。相比之下,魏破天無論是修為級數還是原力品階,都要稍遜一籌。握手較力這種暗斗方式,拼的就是原力,宋子寧怎么可能會輸?
  
  可是一握下去,宋子寧卻是大吃一驚,感覺手中如握了一座微小山峰,雖小卻堅硬無比,非是血肉之軀能夠撼動。而且山峰險峻,越是用力,反擊之力就越是犀利。握得狠了,宋子寧的手都在隱隱作痛。
  
  宋子寧審時度勢,當下徐徐收了力,嘴角含著微笑,道:“多時不見,啟陽兄修為又有進益啊,這可真是相當不易。看來啟陽兄近來運勢正旺,不抓緊時間建功立業,跑到這窮鄉僻壤來做什么?”
  
  這番話,宋子寧自是暗諷魏破天不過是運氣好,怕是剛剛突破修為就跑到中立之地來了。
  
  魏破天自是明白他的意思,哈哈一笑,滿臉自得,道:“子寧有一句話說得不錯,我近來運勢確實是旺得不得了!哈哈,這不,前不久剛得了林帥的當面指點,然后就突破了幾個瓶頸。”
  
  眾人聽到他竟得了林熙棠親自指點,大感欣羨之余,趕緊馬屁如潮。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