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5 遍地資源

一提及天孫草場,姬天晴和李狂瀾就是越說越興奮,雙眼放光,絲毫不掩飾貪心。在打劫宋閥這件事上,二女達成了驚人的一致。千夜反對無門,惟有苦笑。
  
  三人一邊趕路,一邊注意著周圍資源的收集。千夜一開始還打算不管什么樣的花草樹果,只要沒見過的就都摘一點帶回去。很快他就現這并不現實,沒過多久,安度亞的空間就塞得滿滿的,迫使千夜將一些體積又大,看起來似乎沒太多價值的東西,比如說奇異的礦石,巨大的野果,都重新拿出來拋掉。
  
  現在安度亞空間內,除了藥品、應急的糧食和水之外,大部分被白果酒所占據。既然知道這種酒有如此多的功用價值,千夜自是舍不得扔的。此刻千夜多少明白了前人的心情,看著滿地寶物卻帶不走,這種滋味著實不太好受。
  
  姬天晴和李狂瀾就更是如此。姬天晴身上還有空間裝備,李狂瀾干脆連空間裝備都損壞了,她只能把一點最想要的東西放在千夜這里。
  
  盡管裝了李狂瀾的東西,但安度亞的神秘空間裝載能力之大,還是令姬天晴和李狂瀾為之側目。即使姬天晴神通廣大,秘寶無數,空間裝備也不過是相當于兩個大箱子,僅僅是安度亞的神秘空間一角而已。
  
  千夜現在也知道安度亞的神秘空間有多珍貴,自然不敢說里面究竟裝了多少缸酒。如果讓她們現真相,不知道要把多少東西塞到千夜這里來。
  
  一路上,眼見著遍地珍寶,姬天晴和李狂瀾更是越來越痛苦,只好盡可能地精選路線,籌劃回歸時的物資分配。
  
  李狂瀾切了塊木板,在上面繪出已知的大漩渦地圖,姬天晴則接過木板,一邊奔行,一邊在上面寫寫畫畫,等到短暫休息的時候,她已經把自己所知部分的地圖也刻在了木板上。
  
  姬天晴隨手刻下最后幾個標記,就遞給千夜和李狂瀾,說:“一旦找到回去的路,那么除了天孫草場之外,還有幾個重要的地方也得去一下,我都標記在地圖上了,你們看一下。”
  
  李狂瀾指著一個標記,對千夜道:“這里是群星之井,實際上是類似于大漩渦通道的環境,在井中有虛空風暴的風眼。在這里將天風云煙珠投下去,它就會汲取虛空原力,與投放人的原力相融合,最終就有可能生成原晶。”
  
  說到這里,李狂瀾望向姬天晴,道:“你把這個標記畫得這么大,究竟帶了多少天風云煙珠?”
  
  姬天晴輕輕一笑,道:“你猜?”
  
  “兩個,最多不過三個。”李狂瀾篤定地道。天風云煙珠就出自李家,一年產量有多少她自是再清楚不過。
  
  孰料姬天晴哈哈一笑,傲然道:“若是只有這么點,那豈不是墜了我天晴大小姐的威名!算了,也不難為你了,一共是九顆!”
  
  “九顆!!”不光李狂瀾,連千夜都大吃一驚。當年他在迷霧森林出生入死,替李家賣命多時,差點把艾登打到懷疑魔生的地步,也不過拿到一顆天風云煙珠。現在姬天晴開口就是九顆,如何不讓他震驚?
  
  “就是九顆,等到了群星之井,我們一人三顆,正好可以好好玩玩,看看誰制出的原晶品階最高,威力最大。”
  
  李狂瀾道:“據我所知,最近兩年天風云煙珠的產量都不過十顆,你怎么一下就搞到了九顆?”
  
  “有些是我的,有些是我家的,有些是換的,有些是偷的搶的,還有些是借的。怎么,有問題嗎?”
  
  李狂瀾一臉木然,道:“沒有。”
  
  姬天晴一臉輕松地道:“別到時候有的人連三顆原晶都做不出來,那就好笑了。”
  
  李狂瀾頓時怒了,“你在說誰?”
  
  姬天晴眨眨眼睛,“誰胸大就說誰。”
  
  “……”李狂瀾為之一窒,旋即滿臉飛紅,對她恨得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不經意間,她偷偷向千夜望了一眼,見他一臉平靜,心跳才不那么快了。
  
  千夜平靜問道:“用天風云煙珠制取原晶,還有什么講究嗎?”
  
  姬天晴閉口不答,只是笑著。
  
  李狂瀾向她瞪了一眼,便轉向千夜解釋道:“想要成就原晶,需讓天風云煙珠深入群星之井。我們一旦入井,就得與虛空原力風暴相抗衡,同時激原力牽引天風云煙珠繼續深入。井中深處有種種富含生機的原力,望之如氤氳,似云煙,要吸收的就是這些原力。所以我們李家先祖,才將它稱作天風云煙珠。”
  
  “云煙珠越是深入,能夠汲取到的生機原力就越多。但同時,它汲取主人的原力也會相應增加。最終能夠生成什么樣的原晶,取決于井中原力與主人原力結合的結果,可謂千變萬化,每一顆都不一樣。”
  
  千夜聽到這里就明白了,“也就是說,在制取原晶的過程中需要消耗大量原力,若是原力不足,就有可能失敗。”
  
  李狂瀾點頭,“以我們的修為,只要不貪心,制取兩顆原晶還是問題不大的。就是第三顆,恐怕需要拼命了。”
  
  這么一說千夜就明白,為什么姬天晴會如此調侃了。看來三顆原晶確實是他們這個級數強者的極限了。
  
  三人當中,千夜自己自不必說,原力之渾厚,已經出常識;姬天晴則是底蘊深厚,秘法眾多,秘寶更是多如牛毛,誰知道她手里有多少能夠瞬補原力的貨色。就只有李狂瀾,進入通道時候即受重傷,空間裝備損毀,神劍也不知去向,除了胸大腿長生得好看之外,已經沒啥優點了。
  
  不過千夜忽然想到,有了胸大腿長生得好看,還需要其它嗎?
  
  他心中微微一蕩,旋即警覺自己思緒有異,抬頭看到天色方當正午,難怪會心思浮動。
  
  李狂瀾指著下一處標記,道:“這里有一株巨樹,樹果也能提振生機,可以幫助突破修煉瓶頸。我們稱它為世界原樹。但是世界原樹周圍常年聚集兇獸,必須快突進,搶幾顆樹果就跑。否則被獸潮圍住,就連神將也可能隕落。”
  
  “至于這里……”李狂瀾直接把木板扔給了姬天晴,道:“你來說吧!”
  
  姬天晴接過木板,輕笑道:“你什么地方我沒看過,什么地方我沒摸過,有什么可害羞的?”
  
  李狂瀾大,怒道:“我什么時候被你摸過了!?”
  
  “反正你全都被摸過了,這點不能否認吧?”
  
  “那也不是摸!”
  
  “有區別嗎?”
  
  “有……吧……”李狂瀾忽然氣勢全消。
  
  姬天晴倒也見好就收,笑道:“算了,看在大家同舟求生的份上,我就不難為你了。以后記得別惹我啊!”
  
  李狂瀾又羞又怒,卻偏偏不敢作。
  
  姬天晴對著標記處一指,道:“這個地方呢,叫眾生之池。名字好聽,其實和這里的白天差不多,只要接近眾生之池的生物,就難以克制本能**,會去干些你懂的事啦!而這里奇怪的地方在于,能否克制**,看的是意志力,跟修為關系倒不是很大。所以很是有些已經成名的強者栽在這里,死倒是不至于,可是臉就丟得大了。即使回到帝國,也往往就此沉淪。”
  
  說到這里,姬天晴有意無意地向李狂瀾看了一眼,話里有話地道:“這種對意志力的考驗也沒什么,千夜應該沒有問題。可是某個胸很大的家伙近來心境倒是堪憂啊!千夜,萬一她不行了,記得拯救她一下。”
  
  千夜張口結舌,這要怎么拯救?
  
  李狂瀾則臉上飛紅,羞怒交加,卻無法反駁。忍了半天,她才咬牙道:“我這兩天是有些問題,不過不用擔心,等到了眾生之池就會好了。”
  
  “真的嗎?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姬天晴另有所指。眼見李狂瀾目光如劍,快要殺人,她才收斂一點,正色道:“眾生之池其實也很危險,水中有幾種魚都有劇毒。很多強者受池水環境影響,哪怕沒做出羞恥之事,也會難以集中注意力,從而被魚咬到,毒身死。”
  
  千夜聽了,倒是有些輕松。若說毒,對一切生命來說,他的暗金血氣才是天下罕見的絕毒。各種毒素落在千夜身上,威力都要削去七八成。
  
  但是這樣的環境,對人族和其它黑暗種族卻很致命,只有蛛魔和魔裔稍好一些。
  
  “眾生之池里究竟有什么,這么多人都要去冒險?”
  
  “眾生之池其實很大,似湖似海,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夠稍稍深入。不過距離湖岸不遠,就有一味寶物,讓永夜和帝國一代代強者趨之若鶩。”
  
  “那是什么?”
  
  “海上蓮生。”
  
  千夜心中一動,想起當初在中立之地的冊子上看到過這個名字。海上蓮生是修補靈魂的圣藥,對當時夜瞳有奇效。只是現在,卻不知道還有沒有用。
  
  此刻休息得差不多了,千夜就率先站起,道:“我們走吧。”
  
  李狂瀾略有猶豫,還是咬牙站起,默默跟著二人,一路向遠方奔去。
  
  此刻在三人后方,安文和白空照站在樹梢,遙望著那座巨大的石堡。
  
  安文左看右看,終是不敢下手,嘆道:“好大一塊肥肉,卻吃不下。可惜!”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