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7)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7)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7)     

永夜君王211 會迷路的執念

一天過去,白空照還蹲在樹叢里,盯著遠方的巨大石堡。』E小┡說┡.』
  
  遠處傳來極輕的腳步聲,以及刻意壓低的呼喚,片刻之后安文出現。他身上衣甲有些破損劃痕,略顯狼狽,臉上也露出少許疲憊。
  
  他看到少女,眼睛頓時一亮,隨即苦笑,說:“你果然又回來了。”
  
  “我迷路了。”少女緊盯前方,顯然全副心思還都撲在那座石堡上,只是隨口應付。
  
  安文滿臉無奈,“你都迷路三次了!”
  
  “哦,我迷路了。”少女顯然壓根沒在聽他說什么。
  
  安文徹底拿她沒有辦法,在她身邊蹲下,道:“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們現在還吞不下這塊肥肉。你怎么又跑回來了?”
  
  少女指了指石堡,說:“那里面有好東西。和那些酒一樣的。”
  
  “你想要喝酒跟我說啊!只是那種酒有些很不好的副作用,不能多喝。你喝過之后,沒什么感覺嗎?”
  
  少女的目光終于從石堡上挪開,回想了一下,道:“有感覺。很舒服,很暖和,身上有點點麻,像有針扎一樣,但是不難受。另外很困,想睡覺。”
  
  “其它的呢?”
  
  “沒有了。”
  
  “沒有那種……很奇怪的感覺?”
  
  “沒有。”少女睜大眼睛,反問:“怎么個奇怪法?”
  
  安文出了口氣,表情說不上是失落還是高興,道:“我明白了,你的身體應該有很多暗傷,這種酒在提振生機的同時,實際上也在同時修復你的身體。而且你體質太弱,所以本能的想要強化自己。不過這種酒真的會有副作用,現在你沒有感覺,但可能只是積累起來,會在今后一起爆。”
  
  少女認真地問:“有什么副作用?”
  
  在她的凝視下,安文竟然有些許的慌張,他張了張嘴,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道:“其實這個作用就是催情,也就是說,會讓人想要擁有后代。”
  
  “后代?”少女的眼睛亮了亮。
  
  安文看得一怔,瞬間心底就生出了一大堆莫明其妙,稀奇古怪的想法,其中不乏“萬一她真的要給我生個孩子,該怎么辦”之類的。
  
  “后代這種東西,可以慢慢研究。我們先把這里打下來!”
  
  見少女又指向石堡,安文很有一頭撞樹上的沖動。
  
  “不行!”他斷然拒絕。
  
  “那我自己去。”
  
  “你也不能去!”
  
  “為什么?”
  
  這個問題少女已經問過好幾遍了,每一次安文都是含糊其詞的敷衍過去。現在看來,拖延根本沒有用處,不說服她,就不可能離開這里。安文每次把她拉走,過了一會就現人不見了蹤影,然后就只好到石堡附近來找她。
  
  安文很擔心這樣下去,說不定哪一次會生他趕不及的意外。
  
  他嘆了口氣,道:“主要原因,是四臂人的白霧。我不是很怕,但那也是相對的。中的多了,還是會被白霧控制。而且剛剛已經驗證過,這種白霧的效力很難徹底清除,只能暫時壓制。也就是說,積累得太多,早晚都會作。”
  
  “作之后……”
  
  “就有可能逼你做些你很不喜歡的事。”
  
  少女想了想,道:“我不怕痛。打我的話我可以忍著,如果打得厲害,會傷到我的話,我會還手的。”
  
  安文苦笑,“不是打你,不過比那個更糟糕。我不想這樣,真的不想。”
  
  少女慢慢點了點頭,似懂非懂地建議:“其實我們可以把他們一點一點引出來殺掉,就象我開始做的那樣。”
  
  “不行。這里環境不好,我們不能停留太久,必須要盡快趕到安全區域。在這里過夜,我們都要靠白果酒支持。酒是會喝完的,在喝完之前,一定要趕到足夠溫暖的區域才行。”
  
  少女向前指了指,“溫暖區域?你是說這個方向嗎?”
  
  安文微感驚訝,他也是跑了很遠,又兜了個大圈子,才最終確定重力趨緩的方向。這件事他從來沒有跟白空照提起過,但少女本能地就指出了正確方向,這讓魔裔少主頗有種失敗感覺。在魔裔內部,他可從來沒有在感知上怕過任何人。
  
  “是的,就是那個方向。”
  
  少女望著安文,道:“你好象喝一點就夠了。那些酒夠我們用很久,打下這個石堡,一天時間就可以了。”
  
  安文無奈道:“我喝的少,是因為不敢多喝。它的藥性也會累積,一旦我控制不住自己,就會對你下手。”
  
  好在這次少女沒有再問出“會不會打我”的問題,讓安文省去一番解釋的功夫。
  
  “但那里的東西怎么辦?”
  
  安文認真看著少女,片刻后忽然嘆了口氣,說:“你既然這么想要,那我就拼一次吧。只是如果我失控的話,你就自己跑開,跑得離我越遠越好。”
  
  “為什么?”
  
  安文這次卻不解釋了,只是說:“沒事的。到時候不用我說你也知道該怎么做,反正你是靠本能判斷的。”
  
  他望向石堡,在地上畫了個簡圖,然后再劃出一條線,道:“我們按照這個路線沖擊一路上不管遇到什么阻礙都不能停,直接沖到這個中心點,然后看看那里有什么。不管是什么東西,只能搶一把就走,停留不能過三秒。你記下了嗎?”
  
  少女點頭。
  
  “好,那我們就走吧。”安文揮出一片淡淡黑霧,將自己和少女籠罩在內,徐徐向石堡飄去。
  
  這片黑霧雖然出現得有些突兀,但大多數土著都對它視而不見,一直到它飄至石堡墻下,塔樓里的一名四臂戰士才有所警覺,扶墻向下望去。他看到黑霧,臉現疑惑,隨即張口準備大叫。但是黑霧中射出一縷黑氣,直接洞穿了他的嘴。
  
  四臂戰士瞬間失去生命,一頭從塔樓中栽落。而這時安文撤去黑霧,攜著少女躍上城墻,再飛躍而起,直撲石堡中央!
  
  兩人一前一后,迎向潮水般從各處涌出來的土著。安文手中驟然多出一把兩米長劍,大喝一聲,劍光如虹,瞬間就將前方數十名土著斬為兩截,然后一步踏前十余米,魔氣爆,將所有土著炸得后退數步。
  
  白空照跟在安文身后,蹦蹦跳跳的,手中大斬刀東砍一下,西斬一記,每出一刀,都恰好會有一名甚至多名土著將要害送到她的刀下來。有些土著運氣好,中了安文的劍氣還是只傷不死,可在少女刀下,就從來沒有一名活口,哪怕當場未死,那傷勢也絕對無法救治。
  
  兩人如同戰艦,披風斬浪,迅殺入古堡中央。
  
  少女第一眼就看到了石堡中央那棵小樹。此刻小樹有些萎靡,樹梢上還掛著三顆白果,都是又小又澀,還沒有完全長熟。
  
  她舉刀就想斬樹,但猶豫了一下,最終只是伸出手去,摘了其中兩顆勉強算成熟了的白果,把最小最澀的一顆留下,返身向來路沖去。
  
  安文倒是從容,在園子里拔了好幾棵花花草草,收進儲物空間,這才跟上白空照。但就這么數次呼吸的功夫,兩人前方就出現成群四臂戰士,其中有不少女戰士。一個照面,數團白霧就撲面而來。
  
  安文臉色大變,哪里敢擋?他一聲叱喝,在身前立起一面魔力屏障,擋下了白霧。隨即毫不停歇,拉了少女就向另一個方向沖去。
  
  魔力屏障不過稍稍阻了白霧一個剎那,就被蝕透。
  
  好在這點時間雖短,但對安文這等級數強者而言已經足夠,早就拉著少女突進到石堡外圍。
  
  片刻之后,安文和白空照在十余公里外現身。兩人都是渾身浴血,狼狽不堪。雖然這血大多是土著戰士的血,但各自身上都多了不少傷口。少女的傷大多是皮肉小傷,也就罷了,安文身上傷口可是不少,背后一道傷口深可見骨。這一刀斬透了他內甲外甲,以及護體魔氣,直指內臟。
  
  從傷口露出的骨骼上也有淺淺刀痕。不過安文的骨骼呈淡黑色,表面隱隱透著金屬光澤,和普通魔裔骨骼迥然有異。這是他自幼以秘法鍛骨,修到如今才有小成。
  
  若不是這身強橫骨骼,安文怕是會被一刀重創。
  
  兩人停下后,少女向后方望了望,說:“甩掉了。”
  
  安文長出一口氣,坐到地上,取出傷藥服下。他手一翻,看看掌心中兩顆白果,遞還給白空照,苦笑道:“這確實是好東西,都給你吧。只不過為了它們就消耗了殿下給你的寶物,似乎有些不值得。”
  
  說著,安文指了指少女的腳踝。
  
  永燃之焰賜下的那串足鏈已經暗淡無光,顯是耗盡了能量。在沖出石堡最后一道戰線時,兩人終是被土著團團圍住,一番血戰后方才突圍。
  
  安文受傷不輕,而少女則是靠著足鏈的保護,才抗過幾次致命打擊。若沒有永燃之焰賜下的這串足鏈,她身上就不會只有幾道輕傷,而是有可能被砍成幾段。
  
  看看腳上足鏈,少女歪了歪頭道:“這不就是拿來用的嗎?”
  
  “可是用在這里……”安文搖頭。在他看來,這種能夠保命的寶物,只該在最關鍵的時刻啟用。而突入石堡,原本就是不必要的戰斗。
  
  少女似乎根本沒有意識到永燃之焰的秘寶有多珍貴,即使能量耗盡,也不覺得有什么可惜。
  
  她接過白果看了半天,將其中一個給安文,說:“這應該是你的。”
  
  她將手中的白果一分為二,吃掉半顆,然后把另外半顆貼身收好。
  
  安文看不懂她為何要這樣做,將手中的白果也遞了過去,說:“你需要的話,就都拿去好了。”
  
  少女看著眼前的白果,猶豫了一會,又是搖頭,“不,這是你的。”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