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8-01)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8-01)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8-01)     

永夜君王222 星櫻之毒

“咦?”姬天晴大為詫異。她拿出來的都是好東西,這把戰刀雖然只是備用的武具,但也有八級水準。這么一刀劈下去,居然砍不動這棵樹?
  
  姬天晴深吸一口氣,全身上下隱隱有雷鳴之音,已是用上了開山勁。她一步上前,戰刀挾風雷之勢,狠狠斬在樹干上。
  
  又是當的一聲大響,戰刀猛地彈回,幾乎反砸到姬天晴額頭。她竭盡全力,方才控制住戰刀,但虎口破裂,血流如注。姬天晴用得出開山勁,自己卻是承受不住開山勁的反震。
  
  星櫻木受此一擊,樹身震動,一顆星櫻果脫落,向她落去。姬天晴并未察覺,等發現時已經無法避開。姬天晴臉色一變,只得揮掌斬向這顆星櫻果,就算中毒,也是中在手上,總好過直接落到身上。
  
  就在這時,千夜按下姬天晴的手,同時伸手接住那顆星櫻果,隨即遠遠拋出。
  
  星櫻果入手,只接觸剎那,千夜手心已感到一片麻木。他回手一看,見手心已是漆黑一片,上面還泛起點點金色斑點,和星櫻果的斑點一模一樣。
  
  千夜不敢怠慢,急運暗金血氣阻隔毒素。然而千夜還是低估了星櫻果的毒性,暗金血氣和毒質一場激戰,竟有些抵擋不住,手心漆黑的肌膚開始向手腕蔓延。
  
  危機時刻,千夜并不慌張,以暗金血氣重重設卡,暫時阻住毒素,然后運起晨曦啟明。位于黎明頂點的原力挾火而出,直沖掌心。千夜手心上頓時騰起緋金色原力火焰,星櫻果毒素連同表層血肉一起化為灰燼。
  
  燒掉了自己手心一層血肉肌膚,千夜卻連眉頭都不皺一下,暗金血氣隨即啟動,催生血肉生長。片刻功夫,千夜手心就已恢復,只是肌膚看著還有些嫩紅。這些新生肌體還沒有經過燃金之血的反復淬煉,也沒有晨曦啟明的鍛燒,和千夜原本的血肉差得遠,要過上一段時間才能完全恢復。
  
  經此一險,千夜對星櫻果的毒質有了最直觀的認識。
  
  他左手一張,東岳在手,身體微弓,盯著老人,緩緩地道:“你這是何意?”
  
  老人毫不緊張,呵呵一笑,撫須道:“哪有什么用意?只是小家伙自己不小心而已,怪不得別人。倒是你手上這把劍,有點……咦?”
  
  他臉色忽然變了,退了一步,似是想要拉開和千夜之間的距離。但退了一步,他就明白過來,當下臉色更是詫異,看著千夜,奇道:“年輕人不簡單啊,連我老人家都看走了眼。你難道真有什么手段,能夠傷到我老人家?”
  
  千夜閉口不答,緩緩抬起右手,以指為槍,指住了老人。
  
  隨著他的手抬起,老人臉色一連數變,終于滿臉凝重,目光落在千夜的指尖上。
  
  這一次他終于不再托大,身周涌動數圈金紅色原力光芒,護住了要害。護好自身,老人方咳嗽一聲,神色有些尷尬,道:“年輕人火氣這么大干什么?那小家伙是姬老頭兒的后人,你和我也有些淵源,我老人家豈會害你們?”
  
  千夜依舊不答,指槍始終指著老人的眉心。
  
  老人有些羞惱,道:“年輕人不要這么沒大沒小!真惹怒了我老人家,小心把你們都趕出去!”
  
  他的發作自然沒有回應。而姬天晴和李狂瀾也動了,站到了老人側后方,隨時準備出手。
  
  老人嘆了口氣,道:“現在的年輕人啊,都不知道尊老敬賢的嗎?好吧,老實說吧,這星櫻果雖然有毒,卻不致命,只要熬過藥性,反而會有不少好處。只是這個過程嘛,卻是不那么好受而已。”
  
  姬天晴和李狂瀾將信將疑,都望向千夜。只有千夜親身體會過星櫻果的毒性,才知道老人說的話是真是假。
  
  千夜細細回味良久,發覺星櫻果的毒性雖烈,但是在致命性方面卻是欠了一籌。它能夠瞬間蔓延,擴散至大半肌體,滲入肌體血肉,令人不能動彈。但是在這一過程中,真正被它殺死的血肉肌體僅僅是一小部分,而且是最弱的那一部分。假如星櫻果的毒素擴散到全身,那么其實就相當于某種特殊形式的鍛體。以姬天晴的身體素質,應該可以抗得過去。但確實如老人所說,這個過程恐怕會相當痛苦。
  
  “他說的沒錯,但也沒懷什么好心。”千夜道。
  
  姬天晴不聲不響地取出一個金屬圓桶,盯著老頭,目光不善。
  
  老頭看到這個金屬圓桶,頓時臉色一變,失聲道:“你怎么會有這種東西?”
  
  姬天晴揚了揚手里的金屬圓桶,道:“你認得它就好,我還以為你不認識呢!現在你老實說吧,究竟想干什么?不說實話的話,哼,大不了我把這東西往地上一扔,大家一起完蛋!”
  
  “如果剛剛是你中毒,你不會就把這東西給扔出來吧?”
  
  “為什么不?我都要死了,當然拖著你一起死。”姬天晴答得理所當然。
  
  老頭偷偷抹了一把冷汗,搖頭道:“胡鬧,真是太胡鬧了!姬老兒怎么能把這種東西交給你這樣的小家伙?”
  
  “我知道什么時候該用,什么時候不該用。”
  
  老頭嘆了口氣,道:“算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知道尊老敬賢。老夫也不賣關子了,這星櫻果對那年輕人沒什么用,對這個李家的小姑娘來說則是藥性過猛,但是對你卻有大用,恰好可以幫你完成玄功大成前的最后一次淬體。等到毒性擴散全身,當然用不著自己慢慢恢復,服下解藥即可。這解藥說來簡單,其實就是它的樹葉而已。假如小丫頭的體質夠強,或是有恢復藥劑,那整個淬體過程不過半天而已。”
  
  千夜道:“時間是不長,但是不是需要一定時間才能恢復戰力?”
  
  老頭道:“那是當然,畢竟淬體之后,全身各處都會有所損傷。新生肌體還需要錘煉,才能夠運轉如意。”
  
  千夜點頭,這才放心。看來老頭也不是信口胡說。但姬天晴卻不肯就此罷休,拿起千夜的手,在老頭面前晃了晃,道:“這個怎么說?”
  
  “誰讓年輕人性子急,不等我老人家說明,就出手救人呢?不過他倒是挺著緊你的,連星櫻果這種劇毒之物也敢硬碰。”
  
  姬天晴臉微微一紅,啐道:“就知道胡說八道!”
  
  老人正色道:“你放心,這年輕人說不定和我也有些淵源,一會我自會給他好處。倒是你,先去把這顆星櫻果服了吧。”
  
  老人揮手,一顆星櫻果就在原力的托送下,緩緩送到姬天晴面前。姬天晴接過星櫻果,想都不想,就一口吞了下去。千夜大吃一驚,沒想到姬天晴會如此全無保留地信任老頭,居然把星櫻果吃了。星櫻果毒性何等厲害,入腹即發,再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老人向小屋一指,道:“到房間里休息吧,那個李家的小女娃去照顧她一下,等一刻鐘后就把這些樹葉給她喂下去,不可早也不可晚。注意點,不能碰到她的身體。”
  
  此刻姬天晴已經是一臉黑氣,勉強掙扎著進屋躺下,就再也動不得了。李狂瀾接了樹葉,守在她身邊,一臉擔心。
  
  千夜看了老人一眼,雖未說話,卻讓老人眉毛不由自主地一跳。老頭搖了搖頭,嘆道:“現在的年輕人還真不得了,居然都敢威脅我老人家了。”
  
  一句說罷,他就向星櫻木一指,道:“去把這棵、這棵,還有這棵星櫻木都砍下來,然后摘七顆果子給我。”
  
  千夜提起東岳,來到一棵星櫻木前,深深吸氣,全身上下筋肉骨節震動,雷音漸起,到后來直是轟轟隆隆!
  
  他一聲叱喝,以六重開山勁驅動東岳,一劍斬出,只聽嚓的一聲,星櫻木應聲而倒。
  
  千夜收劍出指,連點數記,七顆星櫻果凌空向老人飛去。這下由至剛轉為極柔,如行云流水般自然,顯然仍是行有余力,看得老人又是長眉跳動。
  
  老頭拿起藥蔞,將星櫻果裝了,隨后指揮千夜將星櫻木枝杈削去,只剩下一根光直樹干。他拿起樹干看了看,在切口上封了一層透明膠質,就扔給千夜,道:“做的不錯,收了吧。”
  
  千夜接過星櫻木樹干,倒是有些犯難。現在安度亞空間中已經快要塞不下了,再加三根星櫻木樹干,可就真裝不了東西了。裝備空間如此寶貴,是否有必要把這三根用途不明的木頭裝進去?
  
  老頭看出了千夜的疑慮,緩道:“年輕人,我看你身上還有些殘留藥味,是否近期用過復藥劑?”
  
  千夜吃了一驚,老家伙這鼻子靈的,簡直可以列入帝國一絕了,點頭道:“確實、”
  
  “復藥劑的主材,就是星櫻木。這三根成熟的星櫻木,可以配制出六份復藥劑。”
  
  聽到這里,千夜立刻把安度亞空間里的東西理了理,將星櫻木塞進去。他自己用過復藥劑,深知有一支復藥劑在手,就相當于多了小半條命。在這里見過星櫻木后,才明白復藥劑有多珍貴。過去數年之間,天孫草場也不過出產了六劑的主材而已。
  
  瀏覽閱讀地址: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