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最新章節: 終章美麗新世界(07-25)      章三二八新的開始(07-25)      章三二七世界透明(07-25)     

永夜君王234 煙血柱

但是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在伙伴專心轉化原晶之時,身邊還潛伏著一群強大敵人,想想也讓人不舒服。況且愛德華和安文還不一樣。
  
  千夜略一沉吟,目光就漸漸變得冰冷,森然道:“你以為,現在還有資格討價還價?不必多說,戰過便是。我再領教一下血族圣子,在鮮血長河中究竟能排到什么位置!”
  
  此刻千夜還有數種強大手段沒有運使,愛德華的紫黑血氣雖然深沉宏大,但畢竟單薄了些。千夜有暗金血氣,完全不懼。在原初之翼上,那根黑色羽毛還沒有動用。一旦射出,怕是愛德華也無法承受。
  
  除此之外,生機掠奪一出,愛德華的爪牙黨羽就會被屠戮一空。若論群戰,千夜還真沒怕過誰。
  
  愛德華氣得臉色鐵青,暮色也沒想到千夜竟變得如此強硬。她急道:“那我們就再讓一步,出三樣東西任你們選。其中一個就是我們要在群星之井中打算做什么的秘密。”
  
  愛德華吃了一驚,道:“這怎么行?”
  
  暮色道:“怎么不行?這個秘密又不是我們獨有,就算我們不說,日后難道魔裔蛛魔他們也不會漏出去?”暮色繼續道:“時間緊迫,能到這里來的并非只有你我,帝國那邊也不只有他們三個。”
  
  愛德華沉默片刻,終于點了點頭。
  
  千夜和姬天晴、李狂瀾商議了一下,就道:“好,就要那個秘密。東西就不用拿出來了。”
  
  暮色一副早就知道你會這樣的表情,伸出手,手心中多了一枚六面棱柱型的晶體,棱體呈淡紅色,看上去像是血晶,但又有許多不同之處。
  
  看著棱柱內的氤氳紅霧,李狂瀾臉色微變,心中有某種不好的預感。
  
  暮色道:“你們人族有天風云煙珠,我們血族也制成煙血柱,可以在群星之井中汲取星辰之力,提煉源血,增強血脈能力。”
  
  李狂瀾當即道:“這怎么可能?我們在沒有天風云煙珠之前,就已多年使用群星之井。這里的星辰之力偏向黎明,對你們怎么會有用?”
  
  暮色卻不答反問“井下無數星辰,都只是黎明之力?”
  
  李狂瀾一時語塞,竟答不上來。其實她很清楚,井下星辰之力中,黎明與黑暗大致是六\/四開的比例,傾向于黑暗原力的星辰亦有不少。只是大漩渦內資源太多,黑暗種族一直沒有好的工具來汲取這里的星辰之力,所以才一直放著群星之井不管。
  
  “怎樣,現在已經將我們要使用群星之井的秘密告訴你們了。你們現在是守約,還是想開戰?”
  
  這倒是個問題,千夜向姬天晴和李狂瀾看了看,對她們的反應已經大致心中有數。二女都是心高氣傲的角色,別看姬天晴平時機變百出,但在大原則上實是異常堅持。既然已經和血族談了條件,她們都是傾向于接受。
  
  倒是千夜自己,覺得殺敵無須講究手段,現在就是將愛德華這批人干掉的絕佳時機。愛德華逃不掉原初之槍,中槍之后不死也是重傷,在今后一段時間內,千夜對手名單上就會劃去這個危險的家伙。而千夜和大多數強者不同,并不吝于用自己的傷勢來換取勝利。
  
  他仔細想想,發現這實是受了宋子寧的影響。難道說,越是聰明的家伙,就越不喜歡遵守規則,信守承諾?
  
  “好,你們可以留在這里。但需要另找一個井口。”千夜道。
  
  “這里還有其它井口?”暮色很是驚訝。
  
  “一個魔裔說的,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暮色想了想,道:“好,我們可以去試試。但如果找不到的話,我們還會回來的。”
  
  “可以。”千夜點頭。
  
  等一眾血族退走,千夜問:“血族也會利用群星之井,意味著什么?”
  
  姬天晴有些不以為然,“無非是看帝國用得久了,想過來分一杯羹。但是要收取星辰之力,哪有那么容易?我看他們多半是吃力不討好,花了大力氣,卻做個不上不下的東西出來。”
  
  李狂瀾卻搖頭,“不一定。我剛才仔細觀察了他們的棱血柱,無論從結構到感覺都和我們李家的天風云煙珠有幾分相似,外表長什么樣,反而是不重要的。天風云煙珠是我李家先祖殫精竭慮而成,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仿制得出的。所以我感覺,這其中必定還有故事。”
  
  “說不定就和你李家有關?”姬天晴也不客氣。
  
  李狂瀾苦笑,“也許。”
  
  和黑暗種族的交易,多少年前就已經存在。帝國從中撈到過好處,也吃過虧。是非功過,至少不是站在千夜目前的位置能夠評說的。聽到李狂瀾竟無辯駁地默認,他只是搖了搖頭,沒有插話。
  
  李狂瀾又道:“如果他們找不到別的井口,再回到這里,也是好事。至少我們可以看看他們是如何汲取星辰之力,棱血柱又是如何運作的。或許我就能知道棱血柱和天風云煙珠究竟有多大差異。”
  
  千夜點頭,帶著她們前去宿營地休息。經過一場不大不小的戰斗,此刻三人的狀態都不太適合制取原晶,需要再休息一天方可。
  
  大漩渦深處,高重力區,一頭漂亮的大狼正在林間穿梭。它時時停下嗅一嗅,確定了方向,就會加速,瞬間在原地消失。
  
  森林深處,站著一位少女。她皮膚微黑,身材高挑挺拔,線條勻稱絕美,全身上下都洋溢著青春和躍動的氣息。她腦后扎著一叢小辮子,梢頭則掛著貝殼、堅果之類的裝飾。
  
  她一身皮制短裝,大腿肌膚油滑得如同在放光,纖細而又挺拔的腰身支撐著飽滿的胸部,格外的火辣。
  
  她有些焦急地張望著,手中的短獵刀在指間躍動不停。在她周圍,橫七豎八地倒著數名土著,其中還包括一名四臂女戰士。不遠處的大樹上,有片醒目的侵蝕痕跡,上面還殘留著些許白霧。
  
  少女身上沒有傷,也不顯得狼狽。對付這樣一隊土著戰士,對她來說似乎十分輕松。
  
  她并沒有等很久,林間就躍出一道閃電,那頭大狼瞬間在她面前出現,抖了抖頸中那圈金毛。
  
  少女一臉欣喜,跑到巨狼面前,道:“你逃出來了?”
  
  巨狼搖了搖頭,低聲道:“我只是抽空溜出來一下,馬上還得回去。”
  
  少女顯得很是驚愕,“為什么?你不是已經離開了嗎?”
  
  “不!那是個女惡魔!她依靠名槍之力,在這大漩渦內幾乎無敵。我和你都不是她的對手。她已經記住了我的氣息,不論我逃到哪里,她都能在短短時間內找到我。如果那時我們在一起,就會被她一網打盡!”
  
  少女呆了呆,“這么厲害?”
  
  “就是這么厲害!”巨狼眼中滿是嚴肅。
  
  “那我們怎么辦?”少女顯然失去了主張。
  
  巨狼伸爪拍了拍她的頭,語重心長地道:“你是群山之巔的希望。記住了我告訴你的地方沒有?你先到那里去等我,我隨后就到。這里是高重力區,雖然六七倍的重力對我們沒有什么危險,但是生活在這里的兇獸和土著卻非常可怕。你一個人在這里,我不放心。所以你要盡快離開,向那個方向走。”
  
  巨狼指了指通向初始區域的方向。
  
  少女點了點頭,猶豫道:“可是,你才是群山之巔的真正希望。要不我去換你吧?我看那個年輕女孩似乎不是那么兇惡,或許她不會殺我。”
  
  巨狼忙道:“她還不兇惡?你看那六臂怪物說殺就殺了,都沒和它談談。另外她這個人最喜歡毛皮了,也喜歡棕色。只是因為她最討厭白色,我才沒遭到毒手。”
  
  “棕色毛皮?”少女打了個寒戰。
  
  “沒錯!”巨狼更加嚴肅了。
  
  “那,好吧。我會去你說的地方的。”少女勉強道,然后又說:“不過我會在一路上都留下記號。如果你提前擺脫了她,那就記得過來找我。”
  
  巨狼點頭。
  
  就在這時,林間隱隱傳來了一聲清脆而悠遠的口哨聲。聽到這個聲音,巨狼立刻顯得有些慌張,急道:“塔婭,我得回去了,不然的話,她會連你一起抓到的!馬上就晚上了,你要自己小心。”
  
  少女塔婭明顯被巨狼的言辭感動到了,既得離去,又是戀戀不舍,用力抱了抱巨狼的狼頭,說:“這里的夜晚影響不了我。可是,威廉,你要照顧好自己。”
  
  “我會的。”巨狼轉身,一躍而起,消失在叢林深處。
  
  少女站在原地,向巨狼消失的方向望了許久,直到一絲夜的寒意臨身,才向初始區域的方向奔去。
  
  巨狼如閃電般在林中掠行,突然停步,低頭看了看地面。在它腳邊,有一朵彼岸之花正在綻放,但未等凋零,就已消失。巨狼知道,已經進入了她的警戒范圍。它有些不安地抖了抖頸毛,加速飛奔,轉眼間來到林中一片空地上。
  
  這片空地中間燃著一堆篝火,地面上盛開著成片的彼岸之花。篝火前坐著個宛若精靈般的少女,正盯著燃燒的火焰,怔怔出神。
  
  巨狼出現時,她就有所感應,向它招了招手。
  
  巨狼似乎對滿地的彼岸之花有些畏懼,但還是硬著頭皮來到少女身邊,伏在地上。少女無意識地伸手,抓著它的頸間金毛。巨狼則瞇起眼睛,顯得十分享受。
  
  少女忽然嘆了口氣,道:“沒想到這里這么大。你說,我能找到他嗎?”
  
  “汪!”
  
  “唉,我倒是忘了你不會說話,也聽不懂我的話。不過也好,這些話,本來也不能讓別人聽到。若是有人知道了,我只能殺了他。”少女幽幽地道。
  
  巨狼忽然打了個寒戰。
[xs52]